AI

|共114篇|

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科技改善人類生活,也協助我們探索未知領域,其中人工智能技術大力推進社會發展,例如協助學者進行大數據分析,產生更多理論,同時應用於機械科技,便利工商業活動。過去人們認為,文藝創作要運用人類獨有的想像力,會是人工智能較難攻破的一環。不過,今年一間初創企業就成功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人工智能寫作,是人類創意開端?

人工智能令我們生活更便利,如糾正文法、自動翻譯、建議文字輸入內容等,但倘若以 AI 公式化行文參與文學創作,相信很多人都無法接受。康涅狄格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Yohei Igarashi 撰文分析,古時人類的寫作風格,其實像當前 AI 般充滿陳腔濫調,經歷 19 世紀浪漫主義的文學革新浪潮,我們才會推崇作家的原創性;如今 AI 挑戰不必然扼殺創意,反倒激勵人類啟動更大膽的寫作實驗。

如何讓孩子跟機械人相處?

各種家居雜務機械人大舉進駐不同家庭,為家居生活平添便利。小林強調,她關心的是那些正在生活上與人為伴的社交機械人(social robot)。為人提供同伴,正是社交機械人面世原因,但「同伴」意味人類容易將其擬人化。她引用大阪大學教授,機械人學學者石黑浩提出,假如人視機械人有靈魂, 機械人就有靈魂。問題在於,人們應否如此看待機械人。

找 60 歲駕駛,接送 80 歲乘客,日本 AI 共享巴士創老人村商機

從 2011 年起,日本人口就開始持續減少,最終就連東京等大都會圈也進入人口減少的時代。所有生活相關產業,正在重新審視自己的商業模式。2019 年 3 月,三菱商事與西鐵成立新公司 Next Mobility,利用人工智能,推出因應使用者召車,隨之改變行駛路線的「Knowroute」應召巴士程式。

Moyashi:爆機自由仁 —— 從現實的那邊看過來(下)

如此一來,主張 AI 擁有自主性的「爆機自由仁」並非電子遊戲版的「真人 Show」,反而是「LEGO 英雄傳」的真人版。當物理世界能夠從虛擬世界中獲取養分,塑造屬於新世紀的真實性;虛擬世界同樣可以透過感官的再現,轉化成物理世界的資訊和經驗。

Moyashi:爆機自由仁 —— 從現實的那邊看過來(上)

(注意本文有劇透)被閃光特效轟炸完,走出電影院的你,或者會覺得這個故事新奇得來又有點似曾相識。是不是有點像「挑戰者一號」中的遊戲角色,拿到「X 光人」的真實眼鏡後,穿越到「真人 Show」的世界裡,來一場「22 世紀殺人網絡」式的冒險?

比起人,人類更相信演算法

由推薦歌曲、電影,到網頁橫幅廣告,演算法不知不覺間收集大眾的習慣及喜好,並替人類作出決定,但其用途愈見廣泛,人們又不由得擔心日常生活會就此被干預及控制。不過,美國喬治亞大學(UGA)數據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顯示,比起同伴,人們其實更願意相信電腦程式,工作變得過於艱鉅時尤甚。

【*CUPodcast】百足咁多爪:專才當道的世代,通才如何取勝?

香港學生總被灌輸一個觀念:學習得愈專業就愈好。醫科、法律等學系常被奉為圭臬。然而,David Epstein 所撰寫的「跨能致勝:顛覆一萬小時打造天才的迷思,最適用於 AI 世代的成功法」卻提出,學得專業非成功的唯一通道,有時反而是阻礙成長的絆腳石。

想殖民太空,可讓機械人繁殖機械人?

經歷一代又一代繁衍,下一代人可以學習並繼承前人的知識結晶,甚至創造更多知識。人類演化過程裡,繁殖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麼,機械人可否「繁殖」機械人,使其日益精進?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英國及荷蘭的大學研究人員,正在開發全自動機械人生產機械人系統,期望有朝一日,能派這些機械人上太空持續探索未知星球,並為人類在地球外建立居所。

由閱讀文字到剖析病毒基因:自然語言處理程式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的生活被各式各樣的文字所淹沒,例如各大媒體的文章、廣告傳銷,又或者朋友在社交平台的閒話家常。有些社會科學家會利用嶄新數碼工具,嘗析分析海量的文字訊息,當中最常用的有「自然語言處理」程式。在全民抗疫時期中,這些程式就被改為分析病毒基因,效果良好。

AI 心法:人工智能需要「睡覺」嗎?

人工智能研究員、電子遊戲設計師 Demis Hassabis,在 2010 年與友人創立了研究公司 DeepMind,並開始研究在玩遊戲上更勝人類的人工智能。DeepMind 訓練的 AI 程式 AlphaGo 在 2016 年擊敗頂尖棋士李世乭,使 DeepMind 和 Hassabis 聲名大噪。Hassabis 在「新科學人」專訪中表示,他們希望能從根本上理解並人工再造「智能」(Intelligence),以助我們了解世界、影響世界,其中之一就是加快科學發現的步伐。

自動化與 AI 取代未來工作

2021 年伊始而武肺疫情持續,不少行業仍未能如常運作。即使疫情將來退去,工作、行業模式能否「如常」,又是另一回事。早在疫情爆發前,不少人已憂慮 AI 和工作自動化會取代人類職位;疫情大流行令技術變革步伐加速。英國「每日電訊報」就專文探討,未來有哪些工種職位容易受自動化影響。

愈扶愈貧的方法:AI 演算法

踏入數碼年代,網絡經濟看來是大勢所趨,近年各地政府極力推廣電子支付,市民的生活也與互聯網關係日深。可是,網絡經濟其實暗藏很多陷阱,「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專題報道就警告,一些 AI 演算法正在製造貧窮,影響低收入家庭獲得貸款和政府補助的機會。

智能漁網及探測器,助漁業可持續發展

逢年過節,飯桌上少不了海鮮,但大快朵頤的背後,卻是商業捕魚造成的海洋危機。拖網漁船的捕魚速度,遠快於魚量的回復,海豚和海龜更被困於龐大的魚網中。一項調查指出,2017 年全球超過 3 分 1 漁獲被列為過度捕獲,以發展中國家最為嚴重。歐盟希望透過投資創新科技,如智能漁網和掃描技術,藉以解決問題。

老大哥看著你:為何全球反監控運動依然疲弱?

11 月,政府推出港版健康碼「安心出行」,程式會涉及用家的行程資料;12 月 16 日,蘋果日報獨家報道,中資機構貓眼娛樂「賤價」奪康文署票務系統標書,市民將來如要買飛參加文娛活動,個人資料如信用卡,便要經過中資系統。近年無論專制抑或是民主國家,數據監控問題都受學者和媒體熱切關注,可是多年來全球反監控運動依然疲弱,成功案件寥寥無幾,有學者就分析背後成因。

DeepMind 又贏:AlphaFold 深度學習 AI 預測蛋白質結構

Google 旗下的人工智能公司 DeepMind 又再一次聲名大噪,其名為 AlphaFold 的程式,在兩年一次名為「蛋白質結構預測競賽」(CASP)的比賽中,大勝其他隊伍。兩大頂尖科學期刊的報道標題均引述指 AlphaFold 是「格局的變革者」,「科學」期刊指「人工智能在解決蛋白質結構方面取得勝利」,「自然」期刊表示「DeepMind 的 AI 在破解蛋白質結構方面表現突飛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