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共77篇|

發展 AI + 機械人上,日本也要失敗?(上)

軟銀集團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堪稱 AI 狂熱信徒,2016 年聯手沙特阿拉伯主權基金成功募集超過 1 千億美元,成立「願景基金」,今年亦將啟動第二期 Vision Fund Phase 2,目標是成為「AI 革命的指揮家」。不過,從軟銀過去 3 年在 AI 的投入與發展,情況恐怕沒有孫正義宣稱的這麼樂觀。

如果有一天,連機械人也會痛

流行文化從一直孜孜不倦地探討,到底機械人會否有天演變出情感與自主思想:由「智能叛變」中的機械人叛軍到「觸不到的她」裡的人工智能情人,我們似乎愈來愈接受機械人擁有情感與思想的可能。然而,如果機械不僅能擁有如人類般的思維,甚至還能實質感覺到痛、癢、冷、暖,人類與機器的實質距離還有多遠?

有人臉辨識,也有反人臉辨識?

在公共和商用層面,人臉辨識技術磨刀霍霍,在明在暗準備大規模應用。小如手機的人臉解鎖,大如中國使用針對維吾爾族的人臉辨識系統,掌握他們的行蹤。美國兩座城市率先提出,禁止警察等公共機構使用人臉辨識技術。但來自政府層面的限制畢竟少數,假若不想被識別,一小部分反抗者和學者正在尋找直接顛覆技術基礎的方法。

推翻傳統教育,塑造「不被 AI 取代的人才」(上)

原本學校教育是為了培養優秀人才而存在,但不論是吉藤健太朗(Ory 研究所創辦人)或是林高生,他們卻因為脫離了學校的常軌,才取得今日的成功。兩位都異口同聲提到,「容許徹底鑽研自己的興趣」成了他們「從零到一」,藉此成功創業的關鍵。

Moyashi:讓 AI 畫漫畫?

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邪道。但對消費者而言,說不定沒有所謂。起碼這在廣告業已經成為潮流,不會有人堅持執字粒印廣告。「爆漫」的故事中,這種做法也得到市場成功,在商業上無法否定其可行性。只不過是劇情上的安排,在精神毅力論下被強迫自爆。

伍常:人工智能藝術的時代來臨?

回顧去年 10 月底我們在台北舉行的「水墨現場」首發記者會,我們向在場觀眾介紹了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並展示 A.I. Gemini 初次實驗創作的人工智能畫作。同月,一件由法國創作團隊研製的人工智能合成畫作,在世界的另一方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高於拍賣估價 45 倍的價錢成交。這兩件本來毫無關連的事件,彷彿預示了不論是西方當代藝術抑或是華語文化圈主流的水墨藝術,已經開始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

人與機械人的終極關係:戀愛

美劇「西部世界」講述人類在主題樂園中,對模擬真人的機械「接待員」為所欲為。而在現實,的確有人嘗試開設機械人妓院。不過,洩慾工具也許不是人與機械人的最終關係。作家及記者 Greg Nichols 認為,某天機械人將跨過與人類之間的鴻溝,與人類戀愛。

面部識別,打擊非法販賣黑猩猩

中國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尤其用於人民身上的人臉辨識系統,更為新彊和平穩定發揮重要作用。不過,臉部識別技術除了可用在人類身上,亦可成為拯救無辜動物的工具。專家開發「猩臉辨識」系統,並用於社交網路上,查找被非法販運到各地的黑猩猩。

紅眼:「銃夢:戰鬥天使」—— 人機界線,電影世界的界線

當世人看厭了乏善可陳的 3D 電影,占士金馬倫提醒觀眾,並非 3D 電影已經過時,是別人做得不夠好而已。就像故事裡面橫空出世的女主角艾莉達,甫一亮相,便將賽道上其他三頭六臂的濫製生化人比下去,兩者完全不屬於同一技術規格。與占士金馬倫打造的「艾莉達」相比,過去我們在電玩遊戲和電影中看到的 3D 角色,都好像只是一些稍為立體的圖像。

電話商機:為何還有人相信直銷電話?

Cold Call 騷擾無日無之,來電中十有八九,都是照本宣科的電話銷售員,擅自宣傳貸款、美容和纖體等「莫須有」服務。掛線的次數多了,自然就會質疑,這種煩人煩己且百發百失的職業,為何仍然存在?原因其實簡單不過 —— 至少在美國,此行還是大有「錢」途。

哪個詞語,最能把人和電腦區分開來?

早前 Google 發表新技術,機械助理以人類語氣打電話為用戶預約時間,機械不再帶合成「口音」,更可以模仿人類思考時發出的嘆詞,整個對話中,接聽者完全沒有察覺到端倪。長此下去,若非看見真人,在電話或是在網上的另一端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已難分辨。要識破人工智能的超完美模仿能力,有何方法?麻省理工學院最近就進行研究,調查人類如何從用字上作「人機之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