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共151篇|

人工智能可以取代體育裁判嗎?

無論是過去抑或現在,足球比賽總會出現種種爭議誤判,即使近年國際足協引進大量新技術,例如「視像助理裁判」系統(VAR)和門線技術以提高執法透明度,爭議依然存在。有科學家就幻想體育比賽可以行得更前,以人工智能取代裁判,消除爭議背後的人為因素。

人要持續學習,人工智能也要?

每當人類接觸新事物,就會結合以往所學,精進技能和擴闊知識。但人工智能欠缺這種不斷學習的能力,只能根據特定目標,於訓練階段學習;在執行任務或完成後,均無法接收其他新知識 —— 換言之,每次學習新事物,都要重頭開始。為此,美國羅徹斯特大學電腦科學家 Christopher Kanan 正在研究讓人工智能不會遺忘、持續學習的演算法。

初創公司 Harrison.ai:以 AI 臨床應用,提升斷症效率

一場疫症大流行,加劇全球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放射科醫生和病理學家在多國亦見短缺。病患甚至因輪候需時而錯過治療良機;醫者也疲於奔命,間接提高誤診風險。澳洲新創公司 Harrison.ai 研發的人工智能(AI)工具,則有望成為臨床醫生一大助力,改善醫療資源緊張地區的斷症過程,長遠造福人類。

國際象棋賽作弊掀熱議,但 AI 比你想像中更深入棋盤⋯⋯

世事總是充滿奇蹟,2020 年才取得特級大師(Grandmaster,GM)稱號、現年 19 歲的美國棋手尼曼(Hans Niemann),本月竟在辛克菲爾德盃(Sinquefield Cup)跟來自挪威的 5 次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爾森(Magnus Carlsen)對奕中取勝。本週一執黑子的卡爾森,在另一場與尼曼對奕的賽事中走一步即主動棄權,更燃起關於對尼曼作弊的指控。儘管事實未明,但在今天,AI 早已徹底改變國際象棋的面貌。

AI 作品奪藝術獎:究竟甚麼是藝術?

美國遊戲設計師 Jason M. Allen 參加人生首次藝術比賽,便成功奪冠,但作品利用 AI 繪圖技術 Midjourney 製成,只要輸入文字描述即可生成,令評審結果成為網上熱話。究竟 AI 作品是否算得上藝術?要回答這個爭議,我們終究需要解答「甚麼是藝術」這道終極問題。

人類最大威脅不是 AI,是量子電腦?

人工智能向來被視作人類生存的威脅,不但常見於科幻創作,Google 前工程師更提出 AI 已擁有意識的駭人說法。但有學者卻警惕,中美爭相研發的量子電腦才是人類最大威脅,運算能力不但遠勝今日電腦,足以瞬間破解今日任何加密內容,更能夠使 AI 變得全能,必須在研發階段進行規管,否則後患無窮。

AI 可改善頸椎骨折治療?

Mirror 演唱會受傷舞蹈員阿 Mo,據報有頸椎骨折及移位,接受手術後情況轉趨穩定。要治療頸椎骨折,把握黃金時間作正確診斷是救命關鍵,最近北美有醫學組織正在合作,以活動獎勵科技界開發醫療用 AI,協助醫生盡快確定頸椎損傷部位,期望長遠挽救更多生命。

【烏克蘭戰爭】加速 AI 殺人機器研製

普京貿然入侵烏克蘭,不但加劇全球軍備競賽,月前有傳俄製 AI 軍用無人機在戰場出沒,更觸動各國軍方神經。AI 殺人機器曾經惹起眾多道德爭議,但種種跡象顯示,各國軍方已加速投資軍用 AI,勢必改變未來的戰爭面貌,究竟當前最先進的軍用 AI 達到甚麼水平?

劍獅子丸:人工智能跟人學來的貪嗔癡

人工智能出自人類之手,人的我執我見,不論有意或無心,原來也灌注其中。當人工智能的功能更強,用途更廣,如不重新思考人心,人工智能對於其身為創造者的人類,實在福禍難料。或許,當人類希望創造善良的人工智能,首先要修行自心,成為人工智能的善知識。

「AI 造圖」軍備競賽的最新戰況

談到 AI 造圖,很多人都知道 Deepfake,但過去一年湧現的多個 AI 程式,已經將造圖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新層次。由 Disco Diffusion、Midjourney 到 DALL·E 2 測試版,用家只要輸入連串文字,便能夠無中生有多幅圖像,由大師風格的畫作、到紀實風格的照片全都能應付。這場 AI 造圖的軍備競賽,遠遠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追蹤俄軍戰犯的人臉識別技術,為何惹爭議?

俄烏戰爭為史上首次把 AI 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戰場,既協助認領遺體,亦追蹤戰犯身份。英國赫特福德大學專家 Felipe Romero Moreno 卻警告,免費提供技術的 Clearview AI 公司,以收集 1,000 億張人臉為目標,推銷予各地執法部門,早在世界各地鬧出私隱爭議。

AI 有知覺,會不會是錯覺?

Google 軟件工程師 Blake Lemoine 宣稱公司開發的 AI 聊天機械人 LaMDA 變得有意識,Google 以違反保密政策為由,要 Lemoine 帶薪休假,並回應指,團隊中的倫理學家及技術專家認為證據不支持 Lemoine 的指控。而 AI 如果擁有意識,應否擁有權利也是一道難題。但人類認為 AI 擁有意識會否只是錯覺?

自動駕駛釀交通意外,可向 AI 問責?

今年 3 月,澳洲發生首宗自動駕駛汽車的嚴重意外,有途人被撞至危殆。但在追究責任的法律程序上,人工智能作為不透明的汽車「黑盒」,即使是製造商亦無法完全掌握其運算,結果造就新研究領域「可解釋人工智能」(Explainable AI),將為未來交通意外調查的關鍵。

以人工智能模擬死者言行,是否道德?

在早前熱播的香港電視劇「IT 狗」中,人工智能能夠逼真模擬死者,持續與生者對話。原來現實中確有類似的聊天機械人,但由於人工智能讀取了死者大量個人數據,最終引起連串道德爭議,該聊天機械人最終被迫停運。加泰隆尼亞公開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Sara Suárez-Gonzalo 就分析背後的多重道德隱患。

一位電玩大亨,因政治走上軍事科技巨頭之路?

人工智能應用範疇極度廣泛,當中少不了技術尖端的軍事科技產業,近日的烏克蘭戰爭更凸顯它們何其重要。美國佔全球軍備出口 37%,軍事科技是當地一門大生意,政府一年國防預算就高達 7,820 億。這個龐大工業其中一位後起之秀本是電玩大亨,但就以軍用人工智能技術,成為新晉軍工巨頭。他名為拉奇(Palmer Luc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