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騷

|共7篇|

太空真人騷,陸續有來

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 SpaceX,今年秋天將首次發射民航火箭「靈感 4 號」(Inspiration4)進入太空。火箭上的四個載客名額已滿,大眾可以在 9 月 6 日開始,觀看 Netflix 與 SpaceX 合作的獨家紀錄片,一同經歷靈感 4 號的發射準備與太空之旅。未來,在不同平台,也許還有不同的太空真人騷推陳出新。

夕立:當「去一次沒有計劃的文青旅行」變成綜藝節目

在日本,單純以遊戲作弄嘉賓的節目已經買少見少;取而代之的,是這種具偶發性設計的真人騷。它既沒有「生還者」般殘酷,稍有挑戰的節目設計又能夠逼迫出嘉賓的真性情。這種節目是否符合胃口頗大的香港觀眾尚未可知,但少少緊張,多多悠閒,正是平成年代後綜藝的其中一個走向。

除了造星,還造出族群認同

香港某電台的造星節目,成為很多市民近來茶餘飯後談論的話題,同類造星真人騷近 20 年風靡全球,同樣引起過學術界的討論。雖然這些節目設計感覺千篇一律,有研究卻指出,節目組會按本土市場和品味調整,而觀眾投票互動的環節,更可能與本土族群認同產生互動作用。

武肺流行中,怎樣製作電視節目?

武漢肺炎改變了工作模式,更改變電視節目拍攝形式。病毒大流行期間,為免群聚感染,工作人員需要在家拍攝及製作。由製作人遙距作出指示,新聞主播、清談節目主持人、真人騷明星、演員在演出之餘,更要兼職攝影師及燈光師。撇除偶爾出錯、稍為犧牲畫面質素,武肺疫情下仍能繼續拍攝,更似乎成為改革電視節目拍攝模式的契機。

【真‧欲罷不能?】安心避世節目:真人騷

武漢肺炎疫情下,大眾日復日留在家中,但運動賽事、各地戲劇拍攝陸續停擺,節目選擇減少,人類對沉悶的忍耐力受到挑戰。真人騷似乎正好填補這個空白,讓觀眾在百無聊賴中窺探他人行為,道道他人長短,反而出現另類社交感覺。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電影、媒體及文化學系准教授 Tanya Horeck 就形容:「現在我們都被困住,大家正用真人騷節目,來嘗試處理封鎖期間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