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影片

|共31篇|

在串流當道的時代,錄影帶仍有市場?

VHS 錄影帶曾是最重要的消閒娛樂之一,但在各種光碟甚至是串流服務出現之後,這種觀看影片的模式已被徹底淘汰。不過,人們似乎沒有完全捨棄 VHS,像日本最大影視連鎖店 TSUTAYA 的澀谷旗艦店,就在疫情期間擴充錄影帶區,提供大量未有 DVD 化及數碼化的電影錄影帶庫存,意外地吸引不少 20 多歲的年青人租借。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的電影愛好者近年亦發起錄影帶交流運動,更發現仍有不少人存有錄影帶和卡式錄影機。

方俊傑:帕瑪 —— 流逝的美好

又例如這齣「帕瑪」,你跟他熟不熟?這跟「陳先生」或「黃仔」等名字有甚麼分別?與「月黑高飛」同年的 Forrest Gump,至少會被譯成「阿甘正傳」,不是叫做甚麼「弗雷斯特.甘」。每一次,看到香港曾經很叻很特別很美好的事情,在悄悄消失,也會忍不住一陣難過。

方俊傑:封城之盜 —— 新常態下的尷尬劇情片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這齣電影,我會說尷尬。如果想說說新常態對人類帶來的衝突,應該似電影前段,借一對普通人的生活,反映所有人面對的苦況,讓最多的人找到最大的共鳴,從而看看有沒有得到點點安慰;偏偏,到後段,筆鋒急轉,將共鳴感輕鬆踢走。

林喜兒:Des —— 如何去說一個連環殺手的故事

Des 在第一集已解答了「誰是兇手」與「如何犯案」兩個疑問,因為人體殘骸阻塞渠道而揭發案件,而兇手 Dennis Nilsen 甚至主動告訴警方怎樣處理屍體,更表明受害者多達十數名。所以故事剩下來的都是「why」,兇手的背後動機和心理狀況,就是重點所在。

伍常:The Social Dilemma 的一大警告

換句話說,有些公司賣服務,有些公司賣產品,但社交媒體賣的卻是用戶的個人資料。在這個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的時代,「If you are not paying for the product, then you become a product」,就是那麼簡單。(等你還自以為是至高無上的「用家」,實在是笑話。)

林喜兒:Brave New World —— 只剩下性愛與毒品

當你想像在蠻荒世界過著憤世、不安卻擁有自由意志生活的人,來到這個美麗的監獄,將會掀起甚麼革命時,一集兩集三集過去,除了是連場的性愛派對與無時無刻吞「Soma」之外,劇集卻對沒有私隱、謝絕一夫一妻、抗拒家庭價值這三大規條衍生的新世界、新人類的描寫都流於表面。

Netflix 擬增「速看」功能,是破壞還是增值?

近日 Netflix 被揭測試新功能,供用戶自選影片播放速度,可快可慢悉隨尊便。一眾電影人隨即炮轟,指此舉破壞觀影體驗甚至侮辱創作者。Netflix 急發聲明,強調測試僅限手機及平板電腦,又指短期內並無計劃推行。但話說回來,Netflix 何以這樣做?還不是因為用家 —— 亦即是你 —— 想要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