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

|共24篇|

高官們張弛「有度」的「言論自由」

極權時期,所有言論均受監控,必需經過審查,反而知道言論的限制在何處。約 4 年前,前蘇聯國家烏茲別克首位總統、強人卡里莫夫逝世,逾 25 年的獨裁統治也因此結束。在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帶領下,該國進行政治和經濟改革,在 2019 年獲雜誌「經濟學人」評為「年度國家」。但新政權雖著意於進步,言論自由的界線卻曖昧不明,令公眾人物不清楚自己所說的話,何時會觸及政權神經。

英式幽默:諧趣劇的意義

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頭條新聞」違規,港台於 5 月 19 日向警隊道歉,並一度決定本季後暫停播放。員工工會與廣播處長梁家榮商討後,成功爭取保留節目,但主持人吳志森對於能否保持創作自主感悲觀。「頭條新聞」於 1989 年 4 月首播,承襲英式諧趣劇的傳統,一直嬉笑怒罵,諷刺時弊,至今三十餘年。港英的典雅遺風,還剩下多少?

林喜兒:「矽谷群英」最終回 —— 站在道德這一邊

今年 HBO 另一齣曲終人散的長壽劇集,「矽谷群英」(Silicon Valley)可能不是最主流,卻有其 niche market。除了「毒男」,單純的「mean 精」 ,對於這齣笑盡矽谷企業文化、影射科技龍頭 CEO 的喜劇也會愛不釋手。因為即使不諳科技,甚至有時對於劇情提到的一些技術摸不著頭腦,卻依然會被那些無聊抵死、賤格嘲諷擊中要害。當然美劇的成功之處正是劇本的嚴謹,寫矽谷的人和事可不是亂來,相信行內人會看得更滋味。

紅眼:繼續做個過了時(效)的刑警

在今日這個圖片、影像甚至閉路電視片段都可以輕易造假的後真相年代,在法律(制度)和真相之間,站在真相一方這種逐漸過時的堅持,珍罕老派的「刑警魂」,顯得滑稽而又天真可愛。今日還會用上天真可愛來形容警察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這種過了時效的刑警喜劇。

「不冒犯任何人」的年代,喜劇創作將被扼殺?

公認世界上最成功的電視喜劇之一、90 年代的「宋飛正傳」曾經有一句格言:「No hugging,no learning(不和解,不學乖)」。無論發生甚麼事,經歷甚麼考驗,這齣劇播出多年來,劇中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自戀、小器、短視,但是很受觀眾歡迎。今天的觀眾是不是覺醒過頭,無法被逗笑了?

方俊傑:「大老作家」—— 虛偽才有前途

「大老作家」改編真人真事,講一個擅長撰寫名人傳記的落難作家,為生活,偽造名人親筆書信以作售賣用途。因為文筆過人,所以目中無人,不肯社交應酬,連整理儀容也不屑。這個世界,不是容不下臭寸或者孤僻:已成功者,有幾難相處,也會被視作型格的一種;未成功的話,則除非靠阿爸阿媽可以成事,完全不用倚賴他人輔助,否則,幾有才華也註定被遺棄。何況,有沒有才華,其實主觀,世界話你無,得你自己覺得自己有,即係無。

鄭立:蛇形刁手 —— 灰姑娘全部角色男體化再變成功夫片

成龍飾演的簡福,一開始是個被收養的孤兒。被師父看不起之餘,又同時被同門的師兄弟們欺負虐待,被人打兼做雜務,雖然很想學功夫但沒資格學,眾多師兄弟在練功時,他在抹地,想偷學武功還要被罵和虐待。後來因為偶然善良幫了一個老人,原來他是蛇形拳的師父,決定要傳授他武功。這根本就是「灰姑娘」的劇情吧?

鄭立:恭喜發財 —— 我們香港人全是孤兒仔,你哋唔自愛,無人救到你哋

最近沙中綫出現沉降,應該會令很多人想起這套 30 多年前的賀歲片,這套賀歲片就叫作「恭喜發財」,台灣叫作「神仙龍虎豹」,這應該是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場景。只是當時這是幻想,今天不會變成事實吧?

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方俊傑:「街頭祖霸王」—— NBA 球星的名牌效應

勁就勁在班演員是 NBA 名宿,化個老妝來扮耆英。感覺似足當年劉德華、張學友、郭富城 cosplay 拍攝「超級學校霸王」。不熟悉佔戲最重的現役球員 Kyrie Irving?陪襯的球星還包括 Shaquille O’Neal 及 Reggie Miller 兩位球王級人馬,連我這個喜歡足球遠多於籃球的觀眾都不可能沒有印象。現在是自己拿自己的本行來開玩笑,硬笑料就更加硬。

鄭立:最佳損友闖情關——王晶教你如何進行不對稱間諜戰

最佳損友系列除了笑片外,貫穿的主題竟然是「間諜戰」,只是第一集主角是被滲透的一方,而第二集則是主角去滲透敵陣。和第一集「最佳損友」呼應,讓主角勝利的還是人與人的感情與關係,再次戰勝了陣營和門閥的壁壘。間諜這種看似充滿陰謀詭計的題材,考驗的卻是人類之間真誠的感情,在我們常常要顧慮被鬼滲透的問題時,是否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太不注重人與人關係的質量,才導致必須疑神疑鬼?

鄭立:最佳損友——超越敵我陣營的力量是人與人的感情

我今次談「最佳損友」這個電影,對大部分人而言,它就是王晶的無厘頭式笑片。但對我而言,我卻認為這是一套主題為道德的啟蒙作品。這個故事是兩種價值觀的對抗、兩種不同道德的對抗。徐定富作為反派,重視的是「表面的、社會性的道德」;而徐定貴作為主角,最後救贖他的是「內在的、自我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