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213篇|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放工後「熄機」,連德國也不再受用?

自從有了手機,打工仔放工後隨時都可能收到上司的電話。再加上現時因防疫而在家辦公,工作時間變得更彈性,卻也變得無日無夜,返工與放工沒了界線。德國有法例允許員工每日放工後不受打擾,但在網絡極方便、在家辦公又盛行的時代裡,人們還能夠嚴格遵守這條法例嗎?

Home Office 難專心?且聽時間管理教練之言

疫症爆發以來,為免與人接觸易受感染,在家工作成為很多人的新常態。初時或覺輕鬆,久而久之卻會被家中雜務纏擾,再加上疫情資料交流、排口罩、搶購糧食日用品等抗疫日常,都令人難以專心,通常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完成一天任務。多年來在家工作的時間管理教練曾撰文直指,在家工作難以為個人和專業時間之間劃清界限,但當她嚴格規定辦公時間後,情況出現了變化。

勞動時間不斷縮短,何以仍會一減再減?

去年 8 月,微軟公司日本分部試行「4 天工作週」,結果發現員工更為快樂之餘,工作效率亦提高了 40%。「喜訊」一出,全球打工仔無不渴望自家老闆「開竅」,但不說不知,原來人類的勞動時間已經不斷縮短,何以仍要一減再減?少做多得,又是否毫無顧慮?

「多巴胺齋戒」可減低負面情緒,重拾激情?

都市人工作繁忙、日理萬機,日常生活充斥各種等待接收的資訊。香港人流行以旅行吃喝玩樂放鬆身心。近期美國矽谷流行一項新玩意:「多巴胺齋戒」。在一段時間內隔絕外界刺激,如不使用手機、電腦或其他電子產品,只喝水而不進食,避免與他人互動,包括眼神交流。實行者相信,通過禁絕多巴胺影響,可讓大腦得以重新啟動,從而得益。

Moyashi:名叫「返工」的倫理價值

真誠地「熱愛上班」的日本人多數是年長一代,而且多數是無法抓住經濟好景尾巴的中低層工薪階層。因為他們無特殊技能,也處理不了新時代的問題,但幸運地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於他們的人生而言,除了「上班」之外再無可取之物,所以只能「真誠地」愛上工作。由此,「工作」不再是一種單純的經濟活動,用時間與勞力換取金錢,而是一種人生價值,也是倫理的基準。

為何總是不似預期?小心「規劃謬誤」

大至政策,小至功課,設定死線都是合乎情理的事。「大限將至」的壓迫感、逾期的懲罰有助推動工作,有人早早完成、免除憂慮,有人卻臨渴掘井,甚至在限期過後才將事情辦妥。此舉看似比 deadline fighter 更為差勁,但英國廣播公司文章指出,這未必與工作能力有關,而是太有自信地將死線設得過早。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怎樣才算工作過勞?問問戰時軍火女工

勞工團體經常爭取制訂「最高工時」,除了保障僱員的合理權益,原來還可保障資方的生產力。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大量英國壯丁投入戰場,婦女則在後方貢獻,很多負責製造武器和彈藥,每每要快馬加鞭加班工作。有史丹福大學學者翻查當年的工作紀錄發現,工人工作超過特定時數後,便出現工作過勞以致生產力下跌,勞資雙方同為輸家。

【Soul Monday】不加班也可賺錢的「幸福食堂」

做餐飲就是長工時兼低人工?34 歲的中村朱美銳意打破這個定律。她在京都經營的「佰食屋」,做到其門如市甚至大排長龍,但開業 7 年至今,仍能堅持公司上下「零加班」。為顧客提供美食,亦為員工帶來幸福,當中到底有何秘訣?東京電視台經濟紀錄節目「ガイアの夜明け」特意前往採訪。

不穩定無產階級:全球社會不安之源

放眼全球,傳統的精英政治沒落、右翼勢力興起已成定局。究其原因,不得不提全球化對世界經濟格局的影響。經濟學家、劍橋大學博士 Guy Standing 所著的「不穩定無產階級」,分析了新自由主義為經濟環境帶來的影響,對了解新一代所面對的經濟社會環境有不少助益。

重新投入工作:深度專注

工作時,我們都會依靠 Messenger 或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和同事溝通。聊天視窗和工作不斷切換,看似高效率,其實每一次分心,就要花更多時間重新投入工作。英國廣播電公司(BBC)專文指出,這是大部分公司所面臨的難題。喬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兼作家 Cal Newport,在其著作中提出「深度專注」的概念,即工作時不一心多用,專心於一項工作至完成為止。

專業崩壞,社會瓦解之始

「專業」曾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如 2003 年 SARS 期間,醫護人員不畏危險、謹守崗位的表現令人敬佩。可是,十多年過去,近年香港「專業」崩壞之速,有目共睹,如以「工作超過 30 小時」、「混亂和壓力」等藉口即能合理化不符指引、濫權違法之舉,相關人士每每以「專業判斷」為擋箭牌塘塞責任。社會的專業精神名存實亡,「專業」缺失,應是時候讀一讀 Tom Nichols 的「專業之死」,了解一下其背後的深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