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共28篇|

從文學啟發的科學

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初登場時叫人拍手稱奇,今日卻已步入研發階段。文學與科學貌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有鑑於想象是創造的第一步,前者成為後者的藍本的情況,似乎比比皆是:例如令互聯網誕生的 Dial F for Frankenstein、建構對於「虛擬實境」的具體想像的 Snow Crash 和 Neuromancer⋯⋯至於我們對於機械能計算出人生意義的想像,又有沒有可能實現?

穿越時空的幻想史

霍金曾經舉辦一個「時間旅行派對」,並廣發英雄帖,邀請世上的時間旅行者出席,最後無人前來。時間旅行雖然科學上不可能,但對美國科技史家 James Gleick 來說,穿越時空的幻想塑造了現代意識,令今人從此變成未來主義者,這項不現實而劃時代的思想實驗,絕對比其他歷史事件更具歷史意義。

江皓昕:「時間迴旋」(一)——如果天上星星都不見了

前陣子在大埔的「解憂舊書店」看到這本書,看見奇蹟價錢十蚊,也就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在早班火車上開始翻著。翻了一個多禮拜,那就翻完了,我打給我的朋友,問他記不記得在數年前曾向我推薦過這麼一本書,他說:「當然記得,那書得了雨果獎。」我告訴他,這實在是太好的一本小說了。這次他更正我:「是科幻小說。」

江皓昕:天眼,三體,大 X 鑊

小說往往預言了現實。國際搜尋地外文明計劃認為,「中國天眼」在未來十數年會是人類尋找外星人的重要角色。可以想像是,很快,來自荷里活以及中國本土的電影人,都會把這隻眼設計為他們的故事場景,也許在某個地球侵略戰的故事中佔下重要一位。其實,這一個故事,劉慈欣早已寫了,叫「三體」。作為 2015 年雨果獎得主,中國當代科幻小說的新標竿,「三體」說的正是一個中國科學家尋找外星人的故事。

唐明:凡爾納沒想過的一個疑問

神秘島的建成,首先要有好人:好人不是完人,也有性格缺點,但至少要善良和誠實,才能彼此依靠。否則即使五個人,也會變成一盤散沙,而一盤散沙是不可能擁有好生活的。今天世上有兩百多個國家,但真正建成美好家園的,為數有限,有些人明明擁有福地,也能糟蹋成活地獄。

虛擬世界有可能,但……

「我們活在『真實界』的機會只有數十億分之一。」這不是科幻小說的開場白,而是 Elon Musk--SpaceX、Tesla、Paypal 創辦人的世界觀。紅色藥丸(虛擬世界)不久前還是科幻故事的橋段,近年人工智能與 VR 技術突飛猛進,愈來愈多人認同「虛擬世界論」:藍色藥丸(真實)或許存在,但不屬於我們的時空;我們只是電腦虛擬物、人類複製品。究竟這種想法有幾可行?

江皓昕:閱讀「你一生的故事」,彷彿一連看了七集 Black Mirror

這形容可不是我創,而是我在書店猶豫該不該把書放進籃子時,上網看到一個閱後點評是這麼說。就是這一句,我把書帶回家了。優秀的書總是有這種魅力,當你讀完,你恨不得把書借給每一個朋友,日以繼夜地硬銷,甚至會有慾望到書店裡買下所有存貨,送給那些有眼無珠的朋友,待他們意識到當初有多愚昧時,你沾沾自喜:「看,我不早說了嗎?」對我來說,姜峯楠的短篇小說集「你一生的故事」(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正正就是這麼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