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象

|共7篇|

當你的國家愈來愈多大白象和摩天大廈……

建築物高度一再刷新,或許值得媒體報道。但挪威奧斯陸大學政治學研究生 Haakon Gjerløw 和教授 Carl Henrik Knutsen 的研究,更關心不少摩天樓皆出自非民主國家的原因。二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專制領袖比民主領袖,更鍾情於造價高昂但低效的建築項目。

鄭立:登月第一人 —— 嫦娥應悔竊玉丹,將錯事鑄成

就像嫦娥當初偷后羿的長生不老藥,也不是為了登月,只是最後她在沒意識到之下,就成為了「登月第一人」。這看起來是件錯事,對當事人也可能是錯事,卻留下了千古的影響力,就像這電影一樣。無論你怎看這電影,他都成功將太空計劃從白色,變成灰色了。

鄭立:夏威夷 —— 夏威夷,就是華夏威震蠻夷

「夏威夷(Hawaii)」三個字,你聽到會想起甚麼?陽光沙灘?水果?草裙舞?還是偷襲珍珠港呢?我的話就是偷襲珍珠港,如果真的是偷襲珍珠港,這個桌遊就應該是一個日軍打美軍很熱血的軍事桌遊吧?可是不是,這遊戲一點也不陽光,你怎會想到一個叫夏威夷的遊戲,內容竟然是學習扮演政府高官搞基建?

籌期妙法:累進交通罰單

在芬蘭,超速駕駛可以罰款 5 千元,也可以索價 50 萬元--不過絕非勒索。在相對均富的北歐社會,連罰單都奉行累進制,交通警截停超速司機後,會查照當事人的繳稅紀錄,據此估計收入,再按指引開出罰單。2002 年,Nokia 一位主管駕駛哈雷機車超速每小時 25 英里,勒令須繳近百萬港元罰款。香港百萬富翁密度比例冠絕亞洲,假如將累進制應用於交通罰則,相信庫房進帳甚豐,甚或供得起大白象(不超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