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

|共36篇|

完善的公共交通能否令人放棄私家車?

不少人為方便上班、出遊、接載家人而購置汽車,但在香港駕車並非易事,由於路窄車多,遇上交通意外和大塞車等等乃駕駛者的日常。若車主放棄愛車,轉而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又能否解決問題?芬蘭初創公司 MaaS Global Oy 已開發出應用程式 Whim,致力完善交通服務,希望人們不必靠私家車也可方便出行。程式目前已應用於多個歐洲城市及東京。在赫爾辛基,有 12% 用戶表示 Whim 成功促使他們放棄私家車,同等數量的用戶亦表示他們將會這樣做。

恐共浪潮之下,赫爾辛基在冷戰時期構建的地下天堂

在冷戰時期,歐洲被一分為二,分別是英美法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以及蘇聯控制的共產主義陣營。北歐五國之一的芬蘭與蘇聯接壤,但仍維持獨立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並致力行中立國路線。可是,與強鄰相連,令芬蘭民眾長期處於恐懼之中,冷戰時,首都赫爾辛基就建造一個巨型的地下天堂,以作求生準備。

我們最「快樂」?芬蘭人的獨特幸福論

最新一份「世界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上月出爐,芬蘭連續 4 年名列首位,即使疫症大流行之下,仍是幸福之最。全球人類羨慕妒忌恨,唯獨在這北歐國家的男女,卻對調查結果表現詫異,甚至反問「是真的嗎?」。皆因對於「美滿生活」,芬蘭人自有一套,這樣與人一較高下,更非他們所好。

用 90 天,試試能否成為芬蘭專才

過去,芬蘭為世界貢獻出開放源碼操作系統 Linux、電信巨頭 Nokia 及短訊 SMS 技術,但近 10 年似乎已難以為繼。為延續科技神話,該國正努力增加科技行業勞動力,更坦承當地人才已不足應付世界龐大需求,希望透過赫爾辛基 90 天體驗計劃,吸引世界各地專業人才到當地工作。

派錢提升生育率成效如何?

香港生育率多年來呈下降趨勢,總和生育率從 1981 年的每千名女性有 1,933 名嬰名,下降至 2003 年的 901 名。2012 年雖曾回升至 1,285 名,2017 年卻又再下降至 1,125 名。這狀況同樣出現於歐洲的先進經濟體國家,一些國家採取增派育兒福利作為應對方法,但這些金錢利誘成效又是如何?

廖康宇:當文化服務經濟

創意經濟帶動的旅遊業,亦有可能改變當地原有的文化生態 —— 咖啡店作為創作人和大學生的聚腳地,原本可以是一個好好觀察當地人日常生活的地方。但當赫爾辛基的咖啡師對你講「Ni Hao」的時候,你就知道原來 Airbnb 樓下那個從來不和你打招呼的小餐廳女侍應都不算太差,至少她還保留著芬蘭人的一絲社交內斂。

置諸死地而後生的聖誕老人城市

羅凡尼米聖誕老人村不只有聖誕老人,更有精靈、馴鹿、雪橇犬、商店及餐館,提供一站式的聖誕旅遊服務,每年吸引超過 60 萬遊客到訪。正當大部分遊客都以為到了聖誕老人發源地,其實該處在 80 年代才建立,距離聖誕老人傳說中的真正發源地,仍有一段距離。原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軍隊曾將當地夷為平地,戰後由建築師巧手將廢墟重建,由那時開始,羅凡尼米才一步步成為聖誕城市。

人在芬蘭,二手購物才是生活品味

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郊區,明明馬路對面就是瑞典傢俬巨頭 Ikea,但 Kati Rossi 堅持帶著女兒和小兒子,在當地市政府設立的循環再用中心,尋找一個合適的二手書架。芬蘭人擁有良好資源再用意識,令當地一些二手店和循環物資站相當普及。「我不想買一些跟其他人家裡一模一樣的傢俬。在這裡,我只需要付出一點金錢,就能買到所需,而且,這樣做對地球更好。」

在芬蘭不能錯過的一片綠:教堂旁的小公園

香港立法會秘書處曾發表「香港的公共遊樂場」的研究報告,當中指出不少遊樂場「設計過於單調,場內的遊樂設施亦欠缺趣味及刺激性,難以吸引兒童玩樂。」芬蘭在 2018 年「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登上第一位,不少報道亦曾提及芬蘭教育著重孩子的玩樂時間,那裡的公共遊樂場又是怎樣的?

Päntsdrunk:解放身心的芬蘭人活動

自從「芬蘭人的惡夢」一書在中國出版,裡面提到「芬蘭式」的內向民族性,馬上引起巨大熱潮,網民爭說自己是「精神上的芬蘭人」,簡稱「精芬」。但是真.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其實也有奔放一面。譬如在家中脫剩內衣,自斟自飲。這種同時解放身心的活動,他們稱之為 Päntsdrunk。

夏令時間將成歷史?

有指夏令時間最初的構想者,是美國開國元勛富蘭克林。從其英語 daylight saving time 可見,是為了「節約日光時間」,使人在夏季能因時鐘撥早一小時,得到更多日照時間; 早睡早起之餘,亦能節省晚間照明能源,避免浪費。但在歐盟地區,夏令時間或許將被取消,因為不少人認為夏令時間反而對日常生活造成混亂。對北歐的芬蘭人來說,夏令時間更幾乎一無所用。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圖書館能有多吸引?問芬蘭人便知

芬蘭教育暨文化部在 2016 年公佈的統計數字顯示,總人口 550 萬中有約 200 萬人曾到圖書館借書,借書次數近 6,800 萬,就連英國駐芬蘭大使也認為,芬蘭是屬於讀者的國家。縱使國內已經有超過 730 間圖書館,赫爾辛基市議會仍批准斥資 9,800 萬歐元,建造赫爾辛基頌歌中央圖書館,人們對此浩大工程亦沒有太多反對,甚至非常期待。在芬蘭人眼中,圖書館地位有多崇高?

【冬奧奇觀】比賽時,輕鬆來編織

芬蘭天寒地凍,對於「溫暖牌」的需求甚殷,所以每家人一年四季都織個不停,當地近年更有新詞「neulosis」,意即「編織強迫症」,當地男女都會編織,更將之變成了群體活動。他們對編織的愛,更可見於近日冬季奧運會,芬蘭教練被拍到在隊員比賽時,手拿冷針密密織,一個畫面看出芬蘭人熱愛編織,更看出他們的冷靜與輕鬆,或者可以說有點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