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共35篇|

林宇:一脈相承 —— 封殺華為與送中條例

香港作為中國經濟對外一個最得體的窗口,資金非經此地清洗流出不可,中共無理由會將這地方毀掉吧。像立法會種種惡法、DQ 議員,應該都是香港某群人為謀自身利益而擦鞋之舉。但我現在明白了,並非中共意欲把香港毀掉,而是此刻狗急跳牆,這一戰輸掉的話,可能連政權都不保,哪還管得了你香港的死活。又如果這仗得勝,世界便正式落入中共之手,那全世界都只能跟隨中共的遊戲規則,那香港的重要性也不復存在了。

3 個荷蘭法院拒絕引渡的理由

不同國家司法制度都有差異,一旦國與國之間有引渡要求,法治、人權便可能成為磋商及達成協議的考慮因素。因此,拒絕移交疑犯不必然等於包庇。近年,荷蘭法院就拒絕了一些國家的引渡要求。法庭關注對方的司法制度,以至一旦疑犯被定罪,所得待遇會否有違人權。這些拒絕引渡的理據或許帶有爭議,但亦有值得參考之處。

汶萊:君主專制下的「伊斯蘭教法」

上月,汶萊的「伊斯蘭刑法」,因允許對同性性行為、通姦者處以石刑,加上其他嚴苛條文,受盡外界批評。本月初,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宣佈,暫緩執行刑法中與死刑相關的法令。何以國君一句暫緩,已生效的律法就能暫緩?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指,汶萊是世上少數君主專制國家之一,蘇丹大權在握,他的話就是法律。

文學遊囈:的士、人權、國際法

大型交通工具乃至公共空間可以安裝攝錄鏡頭,的士則有疑問。換言之,偷拍是一個法理問題,取決於空間性質,而非人權(私隱權)問題。的士空間性質並非從來清晰(何謂「半私人空間」/「半公共空間」?),歷來亦非毫無爭議,哲學家德勒茲就曾藉此討論過法理問題。

厄瓜多爾謀殺率暴跌,歸功於黑幫合法化?

在世界任何地方,極少有政府承認黑幫是合法的。例如在香港,假如隸屬或自稱是三合會社團的成員,均屬違法;在美國,雖然參加幫派並非犯法,但不少幫派成員會參與違法行為,因此政府亦建立資料庫作監視。厄瓜多爾本是個犯罪率較高的國家,在 2007 年,政府頒佈把黑幫合法化,令人震驚,但更意想不到的是,在十多年後的今天,謀殺率暴跌了。

歐盟國家怎樣才會褫奪國民國籍?

上個月有投奔伊斯蘭國的新娘 Hoda Muthana 和 Shamima Begum 意欲返國,引起社會關注,歐洲政府並不打算接納這些「叛徒」:英國政府打算撤銷其公民身份;德國内政部和司法部亦同意此等做法並為此鋪路。德國傳媒「德國之聲」則藉此歸納出,令歐盟國家國民非自願喪失國籍的條件。

管理街頭表演,靠立法還是自律?

數月前旺角西洋菜街殺街,不少街頭表演者轉戰尖沙咀,亦惹來嘈音投訴。街頭表演被指製造嘈音、擾民的情況其實並非香港獨有。倫敦高街所在的肯辛頓 — 切爾西區(Kensington and Chelsea),當地議會打算來年起實行「公共空間保護令」,限制街頭表演。未來在這裡表演將可能被起訴。一些街頭表演可能擾民,但以等同於犯罪的方式處理問題,會否小題大做?

穆斯林與歐盟的屠宰方式,哪種較為人道?

要讓活生生的動物食為餐桌美食,屠宰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多數西方國定認為,在宰殺牲畜前,先施以電擊致暈屬較人道方法,避免牲畜死前經歷慘絕之痛。但在英國與比利時,如何屠宰牲畜也許是一道難題。有穆斯林團體認為,根據清真屠宰的原則,歐盟普遍採用的電擊方式,是不人道的屠宰法,穆斯林不應食用未經清真屠宰的肉食。最近,問題延伸到應否為穆斯林學校學生提供清真肉食,甚至觸及宗教自由的討論。

江皓昕:「檢察狂人」—— 沒有 100% 的公義,但有接近 100 分的電影

好演員依仗著好劇本,雫井脩介的原著在前,劇情主線無懈可撃,導演原田真人的改編也是大師出手,連珠炮發式的對白訊息量極高。許多乍看隨意的場口和對白,在第二次看的時候才驚覺伏筆重重,小如女主角一開場在路邊簽名的群眾運動,居然也預視了電影最終的結果。基本上沒有一場是多餘,環環相扣得要反覆思考才摸得出端倪,匠心巧妙卻又毫不賣弄。

夕立:對讀「小偷家族」、「誰知赤子心」的鬱結

是枝裕和金棕櫚得獎電影「小偷家族」在香港,甚至在整個東亞地區都大收旺場。不少影評人藉此電影回顧是枝裕和整個「家族」電影的系譜。此電影可謂他集大成之作:沒有履行養育責任的父母、養育時動了真情的假父母,兩大母題皆處理得很出色。然而平心而論,他在 2004 年執導的電影「誰知赤子心」,卻比「小偷家族」更能掀動觀眾情感,更致鬱。

死刑能阻嚇強姦事件發生?

印度的強姦新聞及個案屢見不鮮,據印度官方犯罪數字顯示,2012 年記錄在案的兒童強姦宗數為 8,541 宗,2016 年更增加至 19,765 宗。印度下議院在週一通過新法例,宣佈強姦 12 歲以下女童者,最低刑期為 20 年,最高可判處死刑。死刑能否減少犯罪,或許曾在不少國家決定死刑存廢時掀起爭議,若以印度的鄰國作例,則似乎不能支持這一論點。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

為甚麼冰島不存在槍械暴力?

美國發生槍擊案接連不斷,今年 2 月佛羅里達州發生的校園槍擊案,造成 17 人死亡;最近一次是馬里蘭州報社槍擊案,造成至少 5 死,再次引起人們熱烈討論槍械管制的問題。但在北大西洋的一個小國 —— 冰島,同樣有一個愛槍的民族。根據 GunPolicy.org 的統計,總人口 33 萬人當中,約 3 分之 1 人擁有持槍權,但是,自 2007 年至今,都沒有發生過槍殺案。難道冰島人都有善良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