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共79篇|

德國起訴大屠殺參與者,為何這麼遲

過去兩週,德國檢察官分別起訴年屆 100 及 96 歲的前納粹集中營警衛 Josef S 及秘書 Irmgard Furchner。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今已 76 年,當年年輕的大屠殺參與者,即使仍在人世亦垂垂老矣。德國之聲報道指,德國的司法系統用了很長時間,才找到合適的法律手段,以致部分起訴遲來至今。

塔利班的伊斯蘭教法是甚麼

不少阿富汗婦女擔心,隨著塔利班回朝,自己將失卻過去 20 年得到的學習和工作等權利。塔利班則宣稱會在伊斯蘭教法(Sharia)框架內尊重婦女權利。雖然塔利班沒有申明細節,但瞭解伊斯蘭教法是甚麼、塔利班如何詮釋,大概也能估計阿富汗女性的未來。

「扭曲歷史」刑事化,只為保護真相,還是監管言論?

1980 年的光州事件,既是韓國民主抗爭路上關鍵一頁,也是死難者家屬以至國民的傷痛。今天韓國教科書都將這場血腥鎮壓事件稱為「光州民主化運動」,不過「紐約時報」報道,光州事件的定性,近日成為當地政壇爭論的對象。文在寅所屬的執政共同民主黨推動法案,將涉及光州事件的「虛假敘述」視為犯罪;保守派則批評總統,將審查制度及歷史用作政治武器。

鄭立:誓不低頭 —— 被法律送你去坐冤獄,你竟然還相信法律是公正?

80 年代香港的作品,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小孩一樣,直接指控法律系統虛偽不公,這與 21 世紀宣揚香港司法獨立、法治及核心價值公正有效,令整個世代自豪地相信香港司法神話的洗腦作品相比,絕對是非常諷刺的。

從政治犯命懸一線,看普京如何活用史太林迫害技倆

俄羅斯最有聲望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在獄中持續三星期絕食抗議,命懸一線,支持者號召今晚上街示威,事態備受國際關注。有時事評論指出,普京對付納瓦爾尼的技倆,其實活用了史太林時代的鐵腕手段,只不過外加一層法律外衣,事事以「依法辦事」作口實。

鄭立:你看過 Buck Godot 嗎?裡面的新香港沒有法律

新香港沒有法律,但不等於沒有規則、沒有秩序,人與人的倫理、習俗、道德及承諾仍然有效,正如該國的座右銘「no law doesn’t mean no rules」。看到這裡,有沒有引起你的興趣?在現實的香港,有法律卻沒有正義,胡亂立法、盲目執法、多重標準,又真的有比較好嗎?

鄭立:大富翁騙徒行者 —— 犯規的行為做了不要讓人發現就行了

所以,一個人被懲罰,不是因為犯法,而是因為被抓到。如果你犯法但沒有被發現,不單不會受罰,甚至有可能被視為英雄。不過此遊戲的法律還是公正的,如果你沒犯法而被別人濫控的話,你並不會因此受罰;但在現實的法律,卻有機會因為被濫控而家破人亡。

以打擊虛假資訊之名,行打壓報道真相之實

疫症大流行之下,更加泛濫的假新聞不只愚弄人民,更成為不少國家打壓異己的藉口。根據國際新聞協會,在去年 3 月至 10 月,已有 17 國通過打擊「網上虛假資訊」或「假資訊」的新法。但很多條文廣泛而模糊,是非黑白全由政權定斷。報道「損害國家利益」的真相,可反被指為散播謠言,新聞工作者從此失去的,除了自由,更有性命。

俄國杜絕雙重國籍公務員之法

有消息透露,北京擬禁止 BNO 護照持有人擔任公務員,甚至剝奪其投票權利,但實際操作上,當局又如何查出你持有其他護照?俄羅斯數年前就收緊法例,強制國民申報持有的外籍護照及海外居留權,否則干犯刑事罪行。警方以此對付異見人士之餘,政府近月亦開始整治持有雙重國籍的公務員。

死因裁判官的源起:對警權的制衡?

2019 年反送中運動期間,科大學生周梓樂不幸身亡,在死因庭研訊之時,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自行翻看閉路電視片段,發現疑似周梓樂從高處墮下的關鍵影像,與警方說找不到有關片段的說法明顯不同。過去,死因庭在一些如陳彥霖案等的重大社會事件中,都扮演重要角色。回顧死因裁判官的源起,其實正正是當年英國王室為制衡地方警官而設的制度。

前殖民地的獨裁標誌:煽動罪

9 月 6 日,警方國安處以「刑事罪行條例」200 章第 10 條「發表煽動文字」,拘捕人民力量譚得志,事件引發各界憂慮。人權監察直指煽動罪「基本上是以言入罪」,屢被聯合國批評違反人權準則。這條殖民時期留下來的法律,在多個前英國殖民地都引起廣泛爭議,要求廢除的聲音不絕。

鄭立:九品芝麻官 —— 原告變被告,沒有法治只有政治

正義取得勝利,是因為主角得到了比其他角色們更大的權力。沒了。不是因為他有道理,不是因為他找到了甚麼大線索,就是權力大過對方。好人得勝,背後的訊息卻沒有比較理想,勝利只因為幸運地得到權力的眷顧,放在現實,這算是甚麼好結局呢?

在美國,人們有不信奉憲法的自由

近年,香港親共陣營要求政府大力推廣基本法,吹捧基本法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堅固基石」。7 月,政府宣告逾十名民主派候選人提名無效後,指參選人需支持、推廣及信奉基本法。在法治社會如美國,憲法是最高的法律文獻,保障人民基本權利,規範國家的權力;可是人們依然有不信奉憲法的自由,甚至被鼓勵去質疑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