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統治

|共15篇|

東亞專制主義模式:由普魯士說起?

中國自改革開放後,強勢崛起,一躍成為經濟大國。中國展現了與西方自由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證明了經濟發展與民主改革並不必然共存;東南亞的新加坡同樣走上這條非民主的發展道路,而且經濟起飛比中國更早。有學者把這種發展模式稱為專制現代主義,並指其可追溯至 19 世紀的普魯士。

「白紅白」旗 —— 白羅斯示威者的國旗

白羅斯總統選舉引發的示威仍然持續。示威行列中,不時會發現有白紅白橫條旗飄揚,上面間或有一面盾徽。這面白紅白旗,屬於 1918 至 19 年短暫存在的白羅斯人民共和國(Belarusian People’s Republic),多年來一直與紅綠旗爭奪國家象徵地位。在反對人士心中,更是代表自由的旗幟。

當國家走向一人獨裁,鎮壓就愈激烈

近年,學者都擔憂民主在退潮。民主國度的人對選舉失去信心,民粹勢力抬頭,專制國家的政府同時變得更專橫獨斷,也細分出不同的政體模式。美國密芝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家 Erica Frantz 的研究團隊就發現,近年很多專制國家不單變得更專制,而且更走向一人獨裁的模式;而當一個國家愈獨裁,就會更常訴諸武力鎮壓。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知己知彼】獨裁者維繫政權的法則

常言道「暴政必亡」,但現實中的暴政不會自然消亡,有些獨裁者罪惡滔天,卻終其一生大權在握,還安享晚年。兩位美國政治學家撰寫著作「獨裁者手冊」,排除意識形態與政治道德因素,單純從現實政治出發,以冷酷筆觸客觀分析專制政權的存亡,總結各國獨裁者維繫政權的通則,也側面說明革命成功的關鍵。

當你的國家愈來愈多大白象和摩天大廈……

建築物高度一再刷新,或許值得媒體報道。但挪威奧斯陸大學政治學研究生 Haakon Gjerløw 和教授 Carl Henrik Knutsen 的研究,更關心不少摩天樓皆出自非民主國家的原因。二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專制領袖比民主領袖,更鍾情於造價高昂但低效的建築項目。

電子「鎖國」?關閉互聯網一年的乍得

想像一下,長達一年不能使用互聯網,你的日子會如何?假如這是一個實驗,要招募足夠參與者已十分困難。但在非洲中部國家乍得,這場政府宣佈、全民參與的「實驗」,已持續整整一年。生活於乍得的 Salim Azim Assani,便在 365 日的封殺網絡生活中,想方設法突破國家封鎖。

北韓人的「宗教」:每週一次的自我批評小組

覺得自己行事有誤,我們可以自省,或向身邊人尋求指點、意見。假如有人定期舉辦聚會,讓你三省吾身,對個人應該大有裨益。世上確有這樣的聚會,假如想參加,請到北韓。然而,參加「自我批評」大會的北韓人,必須徹底否定自己,以達到組織要求。

陶傑:歷史無間

釋廣德自焚之後,美國甘迺迪政府支持南越軍人發動政變,推翻了吳庭艷政府。美國扶持過許多傀儡政權,於是行事專橫,有恃無恐。吳庭艷不是第一個,後來伊朗的巴列維國王也走上同一道路。今日的越南,經歷了共黨統治,又走向改革開放,越南共產黨醞釀黨內投票選出總書記。400 年繞了一大圈,豈之天姥暗中加佑?

20 種方法對抗暴政

「暴政」往往令人聯想到秦始皇、尼祿一類古代暴君,最近一波也是在 20 世紀裡。不過,放眼今日,何嘗不見暴政或張狂或萌芽?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 Timothy Snyder 回顧上一個既短且促的「極端年代」(Age of Extremes),早前著書 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從 20 世紀暴政史整理出 20 項教訓,警惕世人慎防歷史錯誤。該書建言雖以美國為對象,但放諸各地一樣可資借鑑。

世界民主大退潮

現今世界資訊傳遞迅速,在這處發生的二三事,下一刻或有巨大影響,改變世界政治氣候。就如 1990 年,柏林圍牆倒下及孟德拉獲釋,兩件事令全球掀起一波樂觀主義,認為各國會朝著民主和自由化邁進。然而,廿多年過去了,今日專制國家仍比民主國家多,相比以往,目前的政治氣候更不利民主,甚或可斷言:世界民主浪潮正在潮退當中。

【棕國好狗】道聽塗說,妄聞堅詞

狗在棕國,身不由己。由「神獸卡」作者阿塗創作插書的「棕國好狗」,其故事設計已經相當幽默,處處散發著不可理喻的殘酷。書中所描述的專制霸權,整個「棕國」只容許棕色之物存在,也就是一個國家一隻顏色。以本物的顏色來判別身份的合法性,這童話式的文字糖衣一旦剝開,矛頭顯然直指著膚色、種族歧視等議題,也令人聯想到文革時代紅衛兵抄家清算、批鬥不斷的惡行。

錄梁栢堅先生,去年為阿塗和棕國寫下的片言隻語,在這邪惡而專制的政府破港,繼續快樂,繼續力抗。

鄭立:不要建立失敗的共和國

如果你跟一些出身專制國家的人,特別是擁護政府的人談話,跟他們談論民主與專制制度時,他們不時會拿出很多奇怪的論述。他們會主張,民主國家的決策沒有效率,專制國家的決策有效率,所以專制國家就是好好好。然後,就是那個其實有相當民主化的新加坡出場的時候。通常這種人會無視了地球上大部份專制國家都是失敗國家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