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登月第一人 —— 嫦娥應悔竊玉丹,將錯事鑄成

A+A-
電影「登月第一人」劇照。

登月第一人」並不太美化主角,也不太講他的抱負,這電影對主角的定位,就是一件「中坑」。主角是一件長相平凡,已婚的、木獨的寡言中坑,他對登月這件事,並沒有很迷人的抱負。他的言行,反映他把登月看成是打好份工。

主角的目標就是做好太空人的職責,完成國家給予的登月任務。但是社會上也有很多反對登月計劃的聲音,理由就像裡面的抗議者說,花那麼多錢把幾個白人中坑射上月球,只是為了在太空競賽上爭面子,為何不能用來改善黑人貧民的生活呢?作為登月者的他,自然也變成了眾矢之的。而主角是個執行這個計劃的公務員,對於不少人而言,他並不是英雄,反而惡名昭彰。

聽到這些對白,是否似曾相識。如果你把登月計劃,聯想成現在香港爭議中的眾多大白象工程。可能有些人對於登月計劃一直以來的正面形象,就立即打了折吧?

示威者以歌曲諷刺白人登月,黑人捱餓;電影「登月第一人」劇照。

在我看,我倒覺得這一部分才是電影的精華,本來我們這些觀眾,只是來看人物傳記的花生友。但電影一演到這裡時,大家立即就很容易有共鳴,親政府的人很可能立即就覺得自己和主角感同身受,覺得我在做偉大的功業,卻有班蛋散在阻頭阻勢。而平時反對這些工程的人,則難免覺得自己就是站在對立面,甚至有被醜化的感覺,變成了反派。

如果你是一個反對那些工程的人,看這電影時,又一直的代入自己在主角的立場,去到這一點出了衝突時,感覺應該很有趣。你赫然發覺,登月這件事,是從家庭、團隊、同伴到社會,都在一起付出的。

對不惜付出自己生命去完成志業的主角而言,這一切皆是雜音。可是對此沒有興趣的人的角度看,這些一心想登月的人卻是任性自私,只是為了面子與執念,做一件極度浪費危險的事情。

電影「登月第一人」劇照。

把這個寫出來,你可以想像到這電影的導演,會有多大的公關災難吧?他選擇站在中間當個佔中壞分子,結果就是兩邊不討好,被兩邊都罵個狗血淋頭。但現實就是如此,你站在哪一方都沒有辦法說自己完全有理,登月很偉大,可是也很浪費,你無論怎樣論斷,都不可能完全正確。

導演大可以完全略過這部分。只講怎樣登月,不講有人抗議,更不需要講那些人在抗議甚麼。那麼,就不會惹來那麼多罵聲與麻煩,但我挺欣賞這導演,不管他是有膽去碰這種灰色地帶,還是單純沒意識到,而出了意外,他成功到做到了一件事:就是把登月這件看起來很正面的事情,變成了灰色。這不是很有趣嗎?

就像嫦娥當初偷后羿的長生不老藥,也不是為了登月,只是最後她在沒意識到之下,就成為了「登月第一人」。這看起來是件錯事,對當事人也可能是錯事,卻留下了千古的影響力,就像這電影一樣。無論你怎看這電影,他都成功將太空計劃從白色,變成灰色了。

好吧,我認了,我只是為了硬拗這文章的標題,才寫上面那一段的,其實這電影跟嫦娥真的一點關係也沒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