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工作者

|共10篇|

「打散工」的進化

美國皮尤調查中心曾有研究顯示,在美國的兼職員工中,有 64% 的人安於現狀,而全職僱員中也有 20% 的人,亦即約 2,600 萬名僱員寧願選擇兼職。全美各地,工時不定的多層次傳銷廣告鋪天蓋地,到處是超低薪的「在家工作」職位,可見許多人都希望能找到配合自己生活時間表的兼職工作。

Gloria Chung:創意是如何組成的

可是總是有些人都想要箝制 Creatives,「佢又掛住發白日夢啦!」「都唔知去咗邊度玩!」,甚至有些公司發明,Creatives 都要返九至五。好在我沒有返過那些工,而好老實,在香港叫自己做 Creative,其實有時心裡有愧,不過也是打工仔,寫字的時候就是文字機器;當食物造型師的時候,就是客戶經理;大部分時間,也不過是個銷售員,推銷自己的鬼主意、眼界、時間,不敢想像自己是如何有「創意」,怕被人冠上藝術家之名。

Freelancer:自由地工作,自由地被剝削

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可以自行選擇工作,有自由的工作時間,可以自己當自己老闆,這樣如閒雲野鶴般的工作方式,實在令人稱羨。但自由總有所代價,美國自由作家及編輯 Sarah Grey 就以「過來人」身份撰文,對自由工作者的 4 個固有定型作出澄清。

專訪夏永康:變遷的時代是美麗的

在即將舉辦首個慈善攝影展前,夏永康在工作室忙得抖不過氣,應付一個接一個的記者。「Wing Shya(夏永康),沒人不認識他吧。」從雜誌攝影師,到為王家衛拍電影,夏永康是這樣為人所熟悉的。人們常問夏永康的轉捩點是如何發生,但其實,他的人生充滿轉變。

【斜號族】陳珍妮:多項職業如股票對沖

新年前夕,三年前還在政府新聞處朝九晚六的陳珍妮,這天不受僱於任何一間公司,午後跟合作伙伴開會,然後在中環的咖啡廳與我見面,遞上的名片印上六種身份:雙語司儀、節目主持、巿場推廣、撰稿員、翻譯、語言訓練,她說,訪問後還要再趕到九龍開班教語文課。奔波忙碌,身份日日變,「我無諗過會變成咁的」。

【問斜號族】鬥贏租 走更廣路

2007 年,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Marci Alboher 寫了一本新書 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提出當今除了白領藍領、朝九晚五或是夜班工人,還多了一種工作模式,而這模式將是全球新趨勢:一個人擁有多重職業,而不再滿足於專一職業。然後,這書名中出現了兩次的斜號,成為了後來人們稱這種多重職業族的名稱:斜號族(Slashies),因為他們的職業和身分無法只用一個代名詞來代表,而需要用多個斜號來區隔不同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