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57篇|

終身僱用制走到盡頭,對日本反而更好?

日本企業推行終身僱用制度,讓無犯大錯的員工,即使表現平平,也可從入職安然工作到退休。如此一來,僱員更忠誠了,卻也更懶散了。公司上下得過且過、不思進取,步入全球化後,難與外國競爭。員工為保飯碗,事業停滯亦甚少轉工,而更多的冗員則對公司造成財政負擔。但如今年號變了,商界也要改變了。

請大家準時下班:日本職場告別「酒局」文化?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帶起工作方式改革話題,任職網頁公司的女主角堅守「朝 9 晚 6」,完成重大項目也不慶功酬謝團隊。但現實中的日本,「下班後去酒局」仍是常態。原意是想促進下屬和上司溝通,卻被詬病為變相加班,影響員工私人生活,加上新一代不愛交際。彭博社報道,近日就有新任銀行高層,決意改變這個文化。

城市隱性「流行病」:Burnout

Burnout,有人稱作「過勞」,亦有人稱作「倦怠」。但最貼切的形容,或許就是其字面意思 —— 把自己燃燒殆盡、行屍走肉般的狀態。在奴性深重的亞洲社會,此等「喪屍」見怪不怪,可是如今在歐美地區,「它們」亦無處不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這種現象好比流行病,蔓延全球發達國家。法國、丹麥及瑞典等國已承認 burnout 綜合症,視為請病假的合法理由。

病了仍堅持上班是何道理?

不少上班族在生病時,即使沒有辦法正常工作,仍會勉強上班,不外乎是害怕上司責怪,或出於個人「奴性」深重,覺得帶病仍工作是種美德。但苦苦堅持,只會令病情加重,一不小心傳染同事,更會破壞職場健康。近日英國廣播公司就有報道,探討上班族何以做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

甚麼福利才能留得住員工?

「打工仔」求職看重薪酬自然不過。假如兩份工作薪酬相若,另一個考慮條件可能是「待遇」。自由撰稿人 Chris Stokel-Walker 於英國廣播公司撰文表示,公司提供的一些員工福利,的確能提振員工士氣、吸引人們留下,但並非全部有效。有時,僱主覺得好的東西,在員工角度來看,卻未必如此。

日企反「傳統」,禁送人情朱古力

若論全球最討厭情人節的國家,日本該是坐亞望冠吧。明明是個西洋節日,這東洋島國卻創立了獨有習俗 —— 由女性給男同學或男同事送的「義理朱古力」。所謂「義理」即是「人情」,無論你與對方熟絡與否,甚至厭惡至極也好,都「應該」送上朱古力,以示感謝平日的照顧。而當這種文化淪為職場壓力,更令男女雙方同感困擾。

Moyashi:社畜寄生獸

生病了本應該休息,何況流感嚴重起來可致命,傳染力亦高,為人為己也應該請假休息、甚至入院隔離。於是,看畢這宗新聞,我們不能不問一個問題:那名染上流感的 OL 為甚麼還要上班?合理思考下,患流感發高燒,即使回到公司也無法工作,就算工作也不可能有效率。到頭來,工作做不好,感冒還變嚴重了。

不想工作的「假期後症候群」,如何重拾「正常」生活?

假日過後,縱然萬般不願,為了生活還是要重新投入工作。但剛返回工作崗位的你,總是心不在焉,一臉失落?請放心,你並不孤單。「假期後症候群」在不同人身上十分普遍。人的心理狀態,在假期節日期間,經歷強烈的情緒、壓力爆發,身體亦要由相應的放縱模式,調整到回復日常的工作狀態。美好時光的終結亦容易引起人的感嘆。既然日常生活已成眼前事實,儘快回復精神,才是上策。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夢之十連休?日人叫苦連天

明年日本新天皇登位,內閣會議通過特別法,爭取年內於國會通過,假如事成,從 4 月 27 日起的黃金周將有 10 天長假。返工等放工的你,很想要吧?日人的反應卻好壞參半。網上旅行服務 AirTrip 的調查顯示,逾 5 分 1 受訪者感到「不太高興.完全不高興」,有些網民更叫苦連天,直言「只有學生跟公務員才開心吧」。何以夢幻般的法定十連休,卻是不少國民的惡夢?

鄭立:半斤八兩 —— 節儉與刻薄,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半斤八兩」就是一個被刻薄的勞工,怎樣立功解決問題,最終贏過自己老闆,吐氣揚眉,取而代之的故事。站在打工仔的角度來看,實在是很抒壓,這也解釋了這故事為何在當年大受歡迎。只要你細心看的話,這電影不斷強調一件事,許冠文之所以是慣老闆,並不是因為單純的自私,而是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價值觀。

英國打工仔午飯時間減至 22 分鐘,變相每年加班 18 日

隨著辦公室文化變遷,下班時間早已延後,午飯時間往往需要扣起。這並非香港獨有的辦公室飲食文化,在英國,情況甚至更加嚴重,想像中的「嘆茶」時間無疑太過奢侈,因為一般英國打工仔的午飯時間早已縮短至每天 22 分鐘,比起 2012 年的 33 分鐘,在 6 年之內再度扣減了 3 分之 1。大多數受訪者都表示,跟工作直接有關,例如工作量過多或面對超乎想像的待辦事項。儘管人在 Office,身不由己,無法好好吃一頓飯,但還是要好好的讓自己活下去。

日本「失落一代」的職途冰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時,矢言政府將戰勝困擾日本多年的通縮問題。有意見認為,日本勞動市場緊張,但工資增長反而很少,應該推動工資增長,以擊退通縮。但對日本「失落一代」來說,要提升工資困難重重。他們初涉職場時,日本正處於經濟泡沫爆破時期,即使多年過去,這一代人的工資、前景亦比不上過去,甚至往後一代的在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