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76篇|

在這裡,醫生要兼職的士司機糊口?

「德國之聲」報道,俄羅斯每年均有 1 成醫生轉行,導致人手嚴重不足,欠缺 25,000 名醫療人員。公立醫院的工作條件格外惡劣,醫護人員工時長但收入低,導致資深醫生逃亡潮出現。很多人跳槽私家醫院或製藥公司,仍在公立任職的則要「開的士賺外快養家」。

Moyashi:名叫「返工」的倫理價值

真誠地「熱愛上班」的日本人多數是年長一代,而且多數是無法抓住經濟好景尾巴的中低層工薪階層。因為他們無特殊技能,也處理不了新時代的問題,但幸運地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於他們的人生而言,除了「上班」之外再無可取之物,所以只能「真誠地」愛上工作。由此,「工作」不再是一種單純的經濟活動,用時間與勞力換取金錢,而是一種人生價值,也是倫理的基準。

與其磨爛蓆扮工,不如每日只做 5 個鐘?

德國有企業正在推行「日做五小時」的政策。企業家 Lasse Rheingans 在 2017 年收購了一間小型科技顧問公司。他意識到過往自己在辦公室中,浪費了不少時間在查看 Facebook 或回覆電郵,使他需要花額外的時間待在辦公室。於是他在新公司大膽提出,在不減工資和假期之下,把工時由 8 小時縮減至 5 小時。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自定薪水,可行嗎?

比起「不勞而獲」這種非分之想,很多人其實只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獲」,讓自己的工作得到合理的回報。一些歐美小企試行「自設工資(Self-set pay)」制度,讓員工決定該拿多少薪水,藉此吸引頂尖人材。但老闆就不怕下屬「獅子開大口」?向來等加人工的上班族,又如何為自身「定價」?

怎樣才算工作過勞?問問戰時軍火女工

勞工團體經常爭取制訂「最高工時」,除了保障僱員的合理權益,原來還可保障資方的生產力。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大量英國壯丁投入戰場,婦女則在後方貢獻,很多負責製造武器和彈藥,每每要快馬加鞭加班工作。有史丹福大學學者翻查當年的工作紀錄發現,工人工作超過特定時數後,便出現工作過勞以致生產力下跌,勞資雙方同為輸家。

澳洲新一代養上一代,但薪金何其多?

澳洲經濟增長緩慢,人口老化、氣候危機等問題迫在眉睫,但這些重擔卻主要落在年輕人身上。澳洲人過往每一代都享有比以前更高的生活水平,唯獨這一代面臨落後風險。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有專文直指,澳洲新一代的壓力乃基於經濟及人口結構急劇變化,國家政策亦令新一代要負擔上一代退休費用。

工時過長,南韓上班族如何苦中作樂?

去年,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對 39 國的工時統計,韓國排名第三,每年人均工作 2,005 小時,以一天工作 8 小時計算,相等「加班」85 小時。留在辦工室的時間愈來愈長,難免會感到日子一成不變,但上班文化又無法輕易改變。韓國上班族於是絞盡腦汁,尋思如何苦中作樂。

為甚麼聰明的人們,反而作出愚蠢的決定?

我們都認同集思廣益、群策群力是最有效的決策方式。有如 1 個人只有 1 個頭腦,10 個人卻有 10 個辦法,這稱之為群體智慧。但有時聰明人聚首一堂,反而會做出愚蠢的決定。英國廣播公司特此探討,為何「三個諸葛亮,勝不過一個臭皮匠」,以及如何有效運用群體智慧。

日本動畫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數十人死傷,令國內外動畫迷為之悲痛。事實上,據日本動畫協會統計,自 2009 年以來,日本動畫的銷售額一直穩定上升,2017 年甚至突破 2 萬億日元。然而動畫師的工作環境並未得到改善,前年,知名動畫師水野和則過勞猝死,更是震驚業界。Vox 特與多位著名日本動畫家詳談,分析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打散工」的進化

美國皮尤調查中心曾有研究顯示,在美國的兼職員工中,有 64% 的人安於現狀,而全職僱員中也有 20% 的人,亦即約 2,600 萬名僱員寧願選擇兼職。全美各地,工時不定的多層次傳銷廣告鋪天蓋地,到處是超低薪的「在家工作」職位,可見許多人都希望能找到配合自己生活時間表的兼職工作。

重新投入工作:深度專注

工作時,我們都會依靠 Messenger 或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和同事溝通。聊天視窗和工作不斷切換,看似高效率,其實每一次分心,就要花更多時間重新投入工作。英國廣播電公司(BBC)專文指出,這是大部分公司所面臨的難題。喬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兼作家 Cal Newport,在其著作中提出「深度專注」的概念,即工作時不一心多用,專心於一項工作至完成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