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91篇|

早一點收工,放地球一馬?

去年,德國解放技術研究中心聯合創辦人 Philipp Frey 主導一項破天荒研究,建議歐洲人將工作時間劇減至每星期 9 小時,以預防氣候系統崩潰。「碳排放量與工時之間有很強的正相關關係。我們大部分人在週末的碳排放量較工作日少。」既然我們的工作模式,影響我們如何消費,那在武漢肺炎重創後,我們又應否少做一些來保護地球?

廖康宇:疫情、工作與精神健康(附上研究問卷)

由於當務之急是控制疫情,各界還未有充分時間檢討疫症對社會及經濟方面的影響。有見及此,包括筆者在內的一個英國劍橋大學研究團隊,正在收集一些有關是次疫情對於工作的影響的研究數據,希望以香港為案例去了解新冠病毒疫情對於打工仔女精神健康的影響。現在附上問卷的中英文連結,希望讀者能夠多多支持。

疫情之後:4 天工作制,to change or not to change?

一場全球瘟疫,令人類生活產生劇變,包括我們的工作模式。提倡多年卻仍未普及的 4 天工作制,隨著各國逐步解封、民眾陸續重返辦公室,再次成為國際的討論焦點。抗疫成功的紐西蘭表示會身先士卒,向來傳統保守的日本,也有知名企業跟隨。這次多國重推週休 3 日制,能否成為我們的新常態?

【唔讀書?】為何獨裁政權總愛不學無術之徒?

近年香港警隊支持度屢創新低,不少市民以「毅進仔」稱呼警員,揶揄他們知識水平不足。近日保安局回覆民建聯蔣麗芸和何君堯時所公開的數字,更為這個稱呼提供了明確的數據基礎:今年新入職的員佐級警員中,近 45% 只有毅進畢業,僅約 18% 有大學或以上學歷。不過,香港其實並非個別例子,世界各地不少獨裁政權,都傾向聘請學歷和技術水平較低的人士作為他們的爪牙。

【Soul Monday】遇上武肺失業潮,中提琴手轉型了

精於電玩者,除了可以參加電競比賽爭奪獎金,一洗「打機唔可以當飯食」污名外,更可在失業時,以此作為救命稻草。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下,電子遊戲成今期流行,但新手未必能馬上掌握箇中秘技,此時玩家就可憑一己之長,充當電玩教練以糊口。

「做自己」的分寸

交友固然貴乎真誠,但在其他時候,高舉「忠於自己」的旗號,毫無顧忌直腸直肚,結果卻換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8 個大字。該在何時何地,如何「巧妙地」真情流露,讓對方樂意接受,為自己加分?心理學家試圖找出「坦蕩」和「掩飾」的平衡點,拿捏好「做自己」的分寸。

在家工作不利環境?

這陣子為避開病毒,不少打工仔暫時不通勤上班,改為在家工作。在疫症的推波助瀾下,令人再次思考遙距工作是否可成為未來主流工作模式,而減少辦公室恒常「燈油火蠟」、冷氣長開的能源消耗,不用乘車駕車上下班,似乎也對環境較友善,但英國廣播公司(BBC)專文卻指出,在家工作的碳排放量,不知不覺間會比在辦公室更高。

放工後「熄機」,連德國也不再受用?

自從有了手機,打工仔放工後隨時都可能收到上司的電話。再加上現時因防疫而在家辦公,工作時間變得更彈性,卻也變得無日無夜,返工與放工沒了界線。德國有法例允許員工每日放工後不受打擾,但在網絡極方便、在家辦公又盛行的時代裡,人們還能夠嚴格遵守這條法例嗎?

工作時使用社交媒體 —— 浪費時間還是激發腦轉數?

網上學習公司 Udemy 的數據顯示,有 6 成人在工作時一定會查看社交媒體,3 分 2 人表示在 Facebook 花費最多的時間。內華達大學研究人員稱之為「網絡閒散(Cyberloafing)」,更指此現象使企業造成每年 850 億美元損失。不過最近有研究表明,適量的網絡閒散可能對員工有利,小休有助他們重新整理工作,甚至紓緩職場壓力,令人重新振作。

勞動時間不斷縮短,何以仍會一減再減?

去年 8 月,微軟公司日本分部試行「4 天工作週」,結果發現員工更為快樂之餘,工作效率亦提高了 40%。「喜訊」一出,全球打工仔無不渴望自家老闆「開竅」,但不說不知,原來人類的勞動時間已經不斷縮短,何以仍要一減再減?少做多得,又是否毫無顧慮?

【工會抗爭】荷里活幕後血淚史

在影視界,荷里活的名字無人不知,「陣容鼎盛、天價製作」每每是其特色之一,但近日一眾幕後工作人員發起 PayUpHollywood 運動,就揭露了業內鮮為人知的苦況和薪酬過低的問題,所謂的「天價」與他們一概無關。荷里活影視業,恐怕是「表面光鮮,內裡辛酸」。

在這裡,醫生要兼職的士司機糊口?

「德國之聲」報道,俄羅斯每年均有 1 成醫生轉行,導致人手嚴重不足,欠缺 25,000 名醫療人員。公立醫院的工作條件格外惡劣,醫護人員工時長但收入低,導致資深醫生逃亡潮出現。很多人跳槽私家醫院或製藥公司,仍在公立任職的則要「開的士賺外快養家」。

Moyashi:名叫「返工」的倫理價值

真誠地「熱愛上班」的日本人多數是年長一代,而且多數是無法抓住經濟好景尾巴的中低層工薪階層。因為他們無特殊技能,也處理不了新時代的問題,但幸運地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於他們的人生而言,除了「上班」之外再無可取之物,所以只能「真誠地」愛上工作。由此,「工作」不再是一種單純的經濟活動,用時間與勞力換取金錢,而是一種人生價值,也是倫理的基準。

與其磨爛蓆扮工,不如每日只做 5 個鐘?

德國有企業正在推行「日做五小時」的政策。企業家 Lasse Rheingans 在 2017 年收購了一間小型科技顧問公司。他意識到過往自己在辦公室中,浪費了不少時間在查看 Facebook 或回覆電郵,使他需要花額外的時間待在辦公室。於是他在新公司大膽提出,在不減工資和假期之下,把工時由 8 小時縮減至 5 小時。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