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122篇|

法國暑假大戰:休「七」還是休「八」?

對法國人而言,暑假乃年度大事。他們會停工整整一個月,到海邊或郊外旅遊玩樂。外地客不知就裡,往往出門就遇大塞車,到了餐廳才知「摸門釘」。可是仲夏漫長,假期選在 7 月還是 8 月好?「休七派」(Juilletistes)和「休八派」(Aoûtiens)各有支持者,並成為國內最大分歧之一。表面上純屬個人喜好,背後卻牽涉法國文化,甚至身份認同。

謎之禮儀:日本人也受不了的社交潛規則

大和民族出名禮貌周到,從鞠躬到道歉也極為講究。但近年某些社交潛規則,譬如「倒酒時要保持酒瓶的商標向上」、「蓋印時要像向身旁的上司躬身般把印微微傾斜」、「交換名片時要像『坐墊』般按職位高低由上至下收起」,不少日本人亦覺得莫名其妙。疫下改為遙距辦工,這種「謎之禮儀」更是變本加厲。

【邊一個……】人在辦公室比工作效率更重要

香港人每星期工時中位數為 44 小時,不過,上班族雖然長時間在辦公室,卻並非每分每秒都努力工作,有時甚至處於低工作效率的狀態。但對於上司、老闆甚至部分打工仔而言,重要的是打卡出勤,即使只是在辦公桌前「扮工」,或是要拖著病軀上班,人在似乎比一切重要,BBC 新聞近日就有專文解釋這種職場怪現象。

【Soul Monday】精神病康復者實現「就業夢」

「追夢」的典型想像,都是年輕人辭工去做喜歡的事。但對日本神戶一名中年漢來說,因從 23 歲起留醫精神病院 23 年,如今還要照顧同居的九旬母親,「受薪上班」反而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直至兩年前,他在地方組織的幫助下,成功以 53 歲之齡初次就業。一路走來的苦,現在終於回甘。

Airbnb —— 旅遊轉型旅居?

疫症下,在家工作變得普遍,沒有固定工作場所的羈絆,人們居於何處、如何生活、在其他地方逗留多久,似乎變得更靈活。新常態也成了 Airbnb 的改革關鍵,公司行政總裁 Brian Chesky 數月以來一直就「旅行、工作及生活之間界線愈來愈模糊」的趨勢,思考經營策略。

Mo 爸:疫情下,英國與香港的職場文化

在疫情下,世界各地於去年陸續封城,work from home(WFH)及無盡的視像會議,已變成打工仔女的常態。但在不同地方,WFH 的心態及支援亦完全不同。筆者有幸在去年疫情時期回香港工作,再於英國封城期間返回英國工作,感受兩地疫情下的工作文化差異。

為錢為名為理想,全球爭做公務員

疫症無盡,市道艱難。現時在全球各國,有意投身公務員行列的人大幅增加,但不見得全是謀著那個「鐵飯碗」。「金融時報」發現,他們想要成為公僕的原因,除了待遇較好或就業選擇減少,還因為在疫中對公共服務產生興趣,想要為民服務、回報社會。只是,疫情亦令政府收不敷支的情況加劇,要做到或是做好這份工,比以往更困難。

打破同工不同酬,由公開薪酬開始?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是世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但勞工剝削問題嚴重。例如在 2019 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因缺乏權益保障,在「勞工市場」一欄僅列全球 116 位,比新加坡低近 100 位。打工仔除了壓力大、工時超長、缺乏退休保障,還可能面對同工不同酬的問題。近年學界愈來愈多有關同工不同酬的研究,今年美國一份新報告就指,公開薪酬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開爐日:工作倫理如何把工人變作奴工

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城市,平均做足 48 小時。當有些達官貴人以香港所謂的「獅子山精神」感到自豪時,很多人即使窮忙大半生,生活質素也得不到改善,而自嘲「奴工」、「社畜」。很多發達經濟體也有工時長的情況,香港只是最極端的寫照,米德爾堡書院社會學副教授 Jamie McCallum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撰文,與大家一起探討「工作的暴政」(Tyranny of work)。

【Soul Tue】失業大軍變抗疫新兵

自去年春季武漢肺炎爆發,數以百萬計的英國人失業。其中數千人不願坐以待斃,選擇受聘於國民保健服務(NHS)及政府外判承包商,從事清潔病棟、宣傳隔離規定及安排檢測等臨時工,成為抗疫大軍的一分子。雖然薪金甚低,他們亦不打算長做,但陌生的工作崗位反能給予一些慰藉,甚至為自己的專業技能找到新目標。

蠶食人類的時間貧窮

在中文世界裡,貧、窮二字,各帶有缺少、花光的意思,例如貧血、窮盡。「貧窮」二字拼在一起的話,很自然會讓人聯想到缺少錢財、生活拮据的狀態,而政府一般也會按收入來界定貧窮。可是上述所指的,其實只是「收入貧窮」(income poverty),貧窮還有更多面向,近年就有不少學者討論「時間貧窮」(time poverty)。

【WFH 後遺】真工作,假通勤

Work from home 普及一年,每天通勤的日子漸成過去,但並非人人享受其中。對部分上班族而言,往返公司是職場與居家之間的過渡,如今失去這段時間,反而破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在多次封鎖抗疫的歐美地區,「假通勤」因而逐漸盛行,參與者以步行、跑步、踏單車等方式,模仿昔日的上下班路線。看似自找麻煩的舉動,卻帶來意想不到的益處。

地獄朝鮮不再?慢改的韓國職場文化

韓國職場以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著稱。要求定期免費加班、上司下班前沒有人敢離開辦公室、前輩對後輩刻薄粗魯等等,或是人們長期以來對當地辦公室文化的印象。不過,曾著書探討韓國社會及職場文化的記者 Frank Ahrens 認為,隨著 X 世代以至千禧一代嶄露頭角,甚至成為公司管理層,他們正認真看待這些僵化的企業體制。今天,韓國不同財閥家族中,已有約 130 名 50 歲以下的子女晉身高層,當中更有 3 人成為會長。新一代企業領袖開始接掌公司,為固有職場文化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