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共40篇|

香港曾媲美法國蔚藍海岸 —— 東方里維耶拉

現今香港以「亞洲國際都會」自居,1930 年代則以「東方里維耶拉」(The Riviera of the Orient)之名,媲美法國度假天堂。曾經有西方旅客投訴貨不對辦,大文豪海明威的妻子便埋怨市區臭氣熏天,張愛玲返回上海後,卻對里維耶拉意象念念不忘,最終成就出代表作「傾城之戀」。究竟這個形象從何而來?反映的又是甚麼樣的香港?

強制隔離會否改變酒店的形象?

在這次抗疫戰中,強制隔離是各國其中一個重要法寶。有些地方會以居家隔離形式,把入境旅客和密切接觸者區隔開;在澳洲和紐西蘭,政府則把豪華酒店變成隔離場所;去年 12 月 22 日起,香港政府也宣佈安排 36 間指定檢疫酒店,強制隔離外國抵港的旅客。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市場學副教授 Dan Laufer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措施對酒店業界的影響。

首間海上酒店,為何金正恩下令炸掉?

曾停駐澳洲大堡礁附近的海上酒店,以往是五星級度假勝地、旅遊熱點,亦曾是南北韓和平建交的希望。時移世易,過去 10 年,酒店已被放逐到北韓非軍事區海域,任由其老化生鏽。金正恩近日更指斥該建築破爛不堪,下令拆除,再加上全球核局勢緊張,又有疫症肆虐,酒店的未來可謂堪虞。

酒店擋住歷史景觀?雅典政府勒令拆卸

在香港警察斥 6 億公帑,在維港海邊建豪華私人會所的同時,雅典決定「還景於民」:全城最高的建築、酒店 COCO-MAT Hotel Athens,被勒令拆掉最高兩層;上星期,最高法院更裁定,日後區內新建築必須限制於 21 米高,以保證人人能享衛城景觀。

Gloria Chung:下午茶可唔可以停止 crossover

品牌下午茶出現了近十年,幾乎要做的品牌都做過了,噏得出的大牌子細牌子,就算連汽車品牌、生活家品,我都見過。大部分都是流水作業式的,整個朱古力牌仔,貼在已有的蛋糕上,就叫做 Crossover;刻意做幾個新的蛋糕款,已經算有賣點;如果連三層架,都為品牌做一個特別的,那就算是破天荒了。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為海外客失物所苦的京都酒店

近年到訪京都的外國客激增,市內酒店總是客似雲來,收益節節上升。不過多了客人,卻也多了客人遺下的物件。從食物、化妝品到飾物甚至手機,都被丟落房間之中。不少酒店會把失物寄給物主,但這種待客之道,現在卻苦了自己 —— 寄送海外的確認和手續,極為費事失時。

Gloria Chung:逆轉老牌酒店的命運

千禧世代的顧客,他們討厭一式一樣的東西,就算是連鎖酒店,如果每一間都是倒模式出來,根本不能夠吸引新世代的客群。喜來登的策略是將品牌的設計,貫穿所有酒店但是同時,加入不同的本地元素。比如悉尼這一間,就在大堂設立了一個叫做 Gallery Wine Room 的酒室,展示澳洲的葡萄酒,另外亦都會舉辦農夫市集,帶來悉尼地區的手工食品與及葡萄酒,聽落雖然有點遲了十年,但是起碼連鎖酒店也開始跟隨時代的步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