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共27篇|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為海外客失物所苦的京都酒店

近年到訪京都的外國客激增,市內酒店總是客似雲來,收益節節上升。不過多了客人,卻也多了客人遺下的物件。從食物、化妝品到飾物甚至手機,都被丟落房間之中。不少酒店會把失物寄給物主,但這種待客之道,現在卻苦了自己 —— 寄送海外的確認和手續,極為費事失時。

Gloria Chung:逆轉老牌酒店的命運

千禧世代的顧客,他們討厭一式一樣的東西,就算是連鎖酒店,如果每一間都是倒模式出來,根本不能夠吸引新世代的客群。喜來登的策略是將品牌的設計,貫穿所有酒店但是同時,加入不同的本地元素。比如悉尼這一間,就在大堂設立了一個叫做 Gallery Wine Room 的酒室,展示澳洲的葡萄酒,另外亦都會舉辦農夫市集,帶來悉尼地區的手工食品與及葡萄酒,聽落雖然有點遲了十年,但是起碼連鎖酒店也開始跟隨時代的步伐了。

Gloria Chung:是甚麼讓酒店服務員真誠服務

首先利申,這不是工作出差,而是和朋友結伴的旅遊,朋友雖做酒店和飲食相關行業,但和該酒店三九唔搭八的,朋友負責訂酒店,過程中沒有跟任何酒店人員打招呼。訂此酒店,因為早聞首爾人人「Rysing」,不但當地人對 RYSE Hotel 讃不絕口,連母公司 Marriott 酒店的員工也跟我聊過酒店如何正斗。

消費心理學:罐不如杯,容器影響味道(還有售價)

「支飲管有咁粗得咁粗、冰有咁大舊放咁大舊、杯汽水咪啅一聲飲完買過第二杯囉。」電影「食神」的對白,或多或少體現了現實的餐飲管理策略。除了飲管可下功夫,假如客人點了飲品,餐廳老闆還應該考慮用甚麼器皿呈上飲品:用杯、用樽、還是直接遞上鋁罐?客人會因此願意消費更多嗎?

網紅氾濫「攞著數」,高級酒店最頭痛

打開 Instagram,網絡紅人的多姿多采生活盡入眼簾,儼如上流貴族典範,令人艷羨。不過,擁有真正號召力的 KOL 不多,留戀網絡世界虛名,充大頭鬼的網絡用家則愈來愈多。不少奢華酒店和高級度假屋的經營者對此大痛頭痛,因為這種自恃擁有網絡影響力,繼而白撞「攞著數」的所謂 KOL 與日俱增,並且用拙劣的門外漢手法,期望只靠一兩張照片或短片,酒店就願意為他們埋單,提供免費服務。

鄭立:奧地利大賓館 —— 維也納有間大酒店,3 個肥婆學踢波

在這遊戲中,你需要不斷地張羅各種客人需要的東西,不論是各種食物,還是幫你開房的工人,以及聘用員工的機會。你每回合只能拿取一種,必須取捨,也就是說你這回合拿了蛋糕,就不能聘用員工,聘用了員工,就不能裝修新房間。而且每種東西該回合的供應量還是擲骰決定的,所以要經營好你的賓館,就要在東西供應量多的時候先儲起。總之,你所準備的一切,都是為了服務客人。

日本時鐘酒店的起與變

不少香港男女因為「土地問題」,要到時鐘酒店解決性需要。但大部分房間只得張床,讓人完事後小睡一會。在日本,同是供人春宵一刻的「愛情酒店」(ラブホテル,Love Hotel),倒是招數百出,提供新穎體驗,以滿足顧客對性愛、浪漫及情趣的要求,甚至希望吸引遊客光顧,進一步拓展客源。

唐明:大中華大龍鳳

中國人開店,招牌來來去去離不開這些字:龍、鳳、金、皇、帝、豪、福、財,另外取自東主本人的名字或暱稱如旺記、小小胡、老乾媽之類則另計。懂中文的人,看見中文大字的招牌,當然沒問題,但翻譯成英文,就成了足以考起顧客的史芬克斯謎題,簡單一個「金」字就能變化出無盡的「金字招牌」。

李明熙、Kimberlogic:曼德勒的酒店與郵輪體驗

Mandalay Hill Resort Hotel 位於曼德勒山腳,在曼德勒皇宮的北面,遠離煩囂,是城中少有的高尚酒店。酒店大堂有樂手奏著緬甸樂器,魚池內有我這生看過最多最美的鯉魚群來回追逐。我們入住高層,一打開房門,就看到綠油油的曼德勒山,及山頂上金光閃爍的 Sutaungpyei 寺廟;山下是酒店的戶外泳池,及其引以自豪的 SPA 館。

李明熙、Kimberlogic:E bike 遊蒲甘

買籠基時穿著褲子,未能感受到穿籠基的快感。返回酒店脫掉褲子,穿上籠基駕著 ebike,在蒲甘巿內飆車,才真正體會到女士穿裙的涼快。緬甸人看到我的籠基,而 ebike 身後坐著白人Kim,加上一句通行天下的「Mingalabar(你好)」,大都以為我是她的導遊,直接用緬甸語跟我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