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創意和服務也許是無形的,但也有價

A+A-

自從成為了自由工作者之後,最大的恐懼是講價。

對於數字,我從來一曉不通,會考差點肥佬。一畢業就當了記者,薪水太低,根本無數得計。於是乎,對於錢,一直不上心,甚至是連八達通、易賞錢,乜鬼印花都沒有儲過。直到當了自由工作者,變相是自己公司、自己生意,由寫字到食物造型,能做的就做,Creative、marketing 同會計集於一身,而每次見客,最令人頭痛的往往是傾價錢,太低對不住自己,太高又怕嚇親人,開價也是一種藝術。我常常幻想自己有經理人做中間人,但最後還是一人分演好人、醜人,一邊拗完價錢,轉個頭又要好有興趣地談創意點子,真是非常尷尬,我知道有些感覺自己是 Artist、從事創作的朋友,甚至覺得難受,每天都面對這樣的問題,我集中了好一些叫人哭笑不得的對答,跟大家分享一下。


顧客:「以我們公司的名氣,很多人唔收錢都做。」
答:「所以你都沒有出糧?」


企劃已經展開,顧客突然不合理地,說價錢可以再平一點。
答:「在餐廳吃到一半,可以跟老闆說不收錢嗎?」


顧客:「之前用的誰誰誰比你更有名,為甚麼你收得比他貴?」
答:「那為甚麼不用他?」
顧客:「他沒有空。」
答:「我也常常這樣說來推客。」


顧客:「上次誰誰誰都包乜乜乜。」
答:「包,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價錢推高一點,甚麼都可以『包』。」


顧客拿著在 Pinterest 搜到的圖片,叫攝影師模仿,然後跟 Art director 說:「咁 Art direction 我畀咗你係咪唔使收錢?」


結論是要提醒大家,Freelancer 並不是 free 的,有時我們不是介意價錢低,而是介意你覺得可以不用付錢就有自助餐任吃。我知道創意和服務是無形的,很難衡量價值,但只要想想:為甚麼要請一位 Creative?好簡單,因為你自己做不到。如果「好簡單啫,你收平啲啦」,我建議那麼簡單不如你自己試試做,分分鐘你也可以加入我的行列,到時就知道香港人如何不尊重 Creative。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