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Freelance 罷工有甚麼意義?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五年前,跟現在一樣,我在想,副刊工作與亂世有甚麼關係?

我們工作的性質,是介紹讀者吃喝玩樂,天天研究哪種和牛最好吃丶全港最好的叉燒在哪丶去旅行邊度平靚正。在政治上,好像毫不關聯,甚至有點對著幹的感覺,只掛住吃喝玩樂。不過我常常認為,任何題目、工作,只要認真,無聊也是一種專業,更何況,吃喝玩樂這樣高深的題目,怎麼會是無聊呢?

不過我記得,五年前,衝擊的確很大。當時我每日最苦惱的,就是如何包裝好一個專題、蒐集韓國最好的咖啡店資料,編輯工作的壓力,實在叫人吃不消。突如其來,一場雨傘運動,好像甚麼都不重要了。從來不是最政治敏感的一位,但是眼見香港沉迷政治氛圍,最微小的人,也彷彿肩負著一種責任。平日只顧哪裡食 lunch 最抵丶去日本如何爆買而不超重丶癲癲喪喪的同事,都放下自己最重要的小事,放下平日的成見,互相通報消息,自製海報、貼紙、自發上街。年輕的同事,晚晩瞓街,我這樣的一個中女,唯一可以做的,是分擔他們的工作,怎樣填滿版面,交給我;甚麼專題最快靚正,交給我。不用出差的日子,盡量去金鐘散散步,有空的話,帶點物資去。

雖然徒勞無功,但是起碼我們試過。

星期日一役,又再見證高牆如何冷漠、如何對民意不屑一顧,我們又可以做甚麼呢?

現在,沒有同事的我,美其名是自由工作者,實際上是自家作業。自己公司、自我管理,一個人面對所有客戶。罷工?等於自斷米路,得罪顧客,不會有人出警告信給我,因為銀行戶口天天提醒我了。

勿以善小而不為,也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力量,一個一個加下去就很有力量。

我很幸運,顧客都體諒我,編輯也知道在大是大非之前,一天工作,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我們甚至互相打氣。

我也很幸運,這篇稿能在關鍵一天之前完成⋯⋯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