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共5篇|

氫能:德國擺脫俄羅斯能源的指望

俄羅斯佔歐盟進口天然氣的比例高達 4 成,俄國入侵烏克蘭後,歐盟決定於 2023 年之前將俄國天然氣進口量減少 3 分之 2 來切斷聯繫,意味著各國現在必須從其他地方獲取天然氣能源。在戰前,德國是其一高度依賴俄氣的歐洲國家,烏克蘭戰爭顛覆了德國的能源政策,自戰爭開始以來,德國已將其對俄羅斯石油的依賴從 35% 降低到 12%,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從 55% 降低到 35%。除了從其他國家獲得天然氣,尚未大規模應用的氫能也更得到重視。

唐明:還是社會主義的柏林好?

令所有人都覺得租金相宜,可負擔,那麼「所有人」的前提必須是,所有人的薪水差不多,所有人的開銷差不多,所有人的住房需求差不多,所有人的家庭規模也差不多:大家都要住在柏林繁華熱鬧、安全便捷、寧靜優雅的地方。換言之,柏林也不存在不方便、不安全、不整潔,不夠格調的地方,歌劇院、咖啡店、美術館、運動場、醫院、幼稚園、銀行和律師的寫字樓,包括五星級酒店和米芝蓮餐廳的分佈,各區都一樣。

【抗疫下一步】要離家,先有「免疫護照」?

COVID-19 爆發之後,不少國家實行隔離令,社會民生經濟活動大多停擺。停擺愈久,對各地傷害愈大,難道疫情一日未完,所有人都只能坐以待斃?歐洲多國現時正考慮抗疫的新對策 —— 以病毒抗體決定誰可以出門。首先進行大規模抗體測試,得到「免疫護照」(Immunity passports)的人即可回復正常生活。

希特拉要上位 自創德國救星人格

1923 年夏天,縱使當時德國的政治經濟亂局及國內情緒,有助時為納粹黨黨魁的希特拉實踐野心,國內並沒有人認為他是德國應許的政治領袖,甚至對希特拉此號日後驚天動地的人物毫無認識。這是希特拉自己的錯,在 1923 年前,他十分抗拒宣傳照片拍攝、少讓外界了解他的過去生活,所以無論他演說有多動聽煽情,他的人氣還是限於瓶頸 —— 為了突破此困局,希特拉決定自創另一「人格」,重塑公眾形象,說服人民他是國家民族救星。

意義繁多的德國行人交通燈

撫心自問,大家天天走在路上,低頭望手機,舉頭看甚麼?相信絕大部份時間,你舉頭都只為望一望交通燈。香港的行人交通燈,設計十年如一日,「紅公仔」和「綠公仔」的存在,只為教你何時停步何時走。但在德國多個城市,紅綠燈不僅用來指揮交通,從紀念城市歷史到爭取同性平權,不同故事和訊息,都可在紅綠交替的交通燈內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