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

|共96篇|

意大利雕塑,應靠工匠還是機械臂

意大利城市卡拉拉(Carrara)盛產大理石,由文藝復興時期之前開始,已是著名雕塑家選取材料的熱門之地。時至今日,石材雖沒有改變,但雕刻者卻逐漸由工匠轉為機械人。這種趨勢引起了爭論,雕塑器械公司認為這些技術對意大利藝術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但也有傳統工匠認為,不用人手雕刻,雕塑會喪失熱情及吸引力。

面對水位上漲,威尼斯人能否避免水淹古蹟?

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亦為低窪地區帶來災難。意大利威尼斯有「水都」的美譽,是該國其中一個最熱門的旅遊城市,可是近年氣候變化令海平面上升,威尼斯水浸問題亦愈來愈嚴重。2019 年,因為漲潮加上暴風雨,威尼斯遇上 50 年來最嚴重水災,令到市內不少古蹟受損。文化網站 Atlas Obscura 就指,現時不少威尼斯人正努力進行預防工作,避免再一次水淹古蹟。

打印大衛像,還原了甚麼?

在 3D 打印技術愈趨成熟,使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通才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的雕刻名作「大衛像」,在 500 多年以後出現「雙胞胎」。這個高達 5.2 米的複製品,以樹脂打印而成,大理石原件所有特徵都得以保留,最大差異只在於重量,打印版連底座重 550 千克,比原來雕像輕 10 倍。只是,若能利用科技複製出仿真度高的大衛像,這件著名藝術品能否仍保有其獨特價值?

的里雅斯特:一個璀璨港口殞落的故事

今年 3 月,學術網站 ChinaFile 邀請一眾中國研究專家探討香港的未來,當中,旅居香港多年的東亞事務專家 Edith Terry,把香港比喻為一代歐洲名城的里雅斯特(Trieste)。的里雅斯特曾經是奥匈帝國重要的出海口,為中歐、意大利乃至世界文化的交匯地,城市繁榮璀璨,孕育出很多藝術傑作。可是一戰後,當地被拼入意大利,歷經二戰和冷戰,慢慢步向衰落。

【Soul Monday】交通「指揮家」復工 盼羅馬重拾活力

受威尼斯廣場鋪設工程影響,這些交通警暌違一年,在上週才回到工作崗位。雖然由於抗疫封鎖,當地車流銳減,指揮工作不如以往繁重,但他們此刻復工,仍成功吸引大眾關注。53 歲的 Fabio Grillo 從事這項工作已有 16 年,作為市政警察小組的資深成員,他說:「在這個困難時期,我認為復工被視為事情恢復正常的跡象。」

播疫還是自強?爆疫下仍工作的銀髮族

武肺疫情中,老人絕對是高風險群組,像意大利染疫死亡者平均年齡在 80 歲左右,其中大多患有糖尿病或心臟病等長期病。而意國 65 歲以上人口比例高達 23%,為免有生命危險,他們一概被政策及家人限制外出。但有長者因禁足而感痛苦,因他們仍有工作,並非既有印象中,要被照顧且不事生產的老人。

獨立書店的可能:在米蘭賣書的唐吉訶德

為抗衡 Amazon 及其他競爭對手,米蘭賣書人 Luca Santini 在其實體書店倒閉後,開始踏起紅色賣書單車,將書送到讀者家中,讀者都稱他「賣書的唐吉訶德」。武肺疫情前,他在這場「惡鬥」中本無勝算,但疫情下反令讀者重新發現獨立書店「以人為本」的好處。

首波疫情之後,意大利痛定思痛

意大利是首個受武漢肺炎疫情重撃的歐洲國家,也是世界上死亡個案最多的國家之一。兩個月的封鎖禁足令,還有疫情失控期間,深切治療病房爆滿、教堂裡棺材堆積、軍隊貨車協助殯葬公司運送遺體等恐怖畫面,當地人至今仍歷歷在目。為免重蹈覆轍,在遏制疫情死灰復燃方面,意大利比鄰國更加努力,或有望減輕歐洲新一波疫情帶來的衝擊。

意大利熱那亞新橋建成,卻解決不了問題?

2018 年 8 月 14 日,意大利北部城市熱那亞(Genoa)塌橋事故造成 43 人死亡。悲劇兩週年前夕,新建的聖喬治橋(San Giorgio bridge)趕及揭幕啟用,取代倒塌的莫蘭迪橋(Morandi bridge)。但新橋高速建成,似乎仍不足以重新連接這座港口城市的居民。有專家認為,依山面海的熱那亞,至今仍依賴老舊的陸上交通系統,長遠並不能解決問題。

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便會自此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沒外國遊客的博物館,才是真遊歷?

武肺疫情前,整個意大利都是遊客,博物館、古蹟總是要「擠進去」,參觀時又要與人比肩接踵,使當地人望之生畏。所以即使身處保有眾多珍貴景點的地區,他們也不曾好好遊覽。不過,乘著封關期間,本地人終於得以靜心欣賞歷史文化遺跡。

意大利醫護:「我們曾經是英雄,現在卻被遺忘」

醫護在疫情期間,冒上生命危險拯救病人,成為眾人心目中的「救人英雄」。然而,在意大利疫情轉趨緩和後,世人似乎開始忘記他們的功勞。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當地醫護經歷長時間照顧大量危重病人,以及目睹疫症中最可怕的情況,已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及疲憊,現正是他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