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

|共54篇|

新憲法強調環保、墮胎權,為何智利人投票否決?

智利新憲法公投,在強制投票下遭近 62% 票數反對,意味著該國仍將維持 1980 年代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軍事獨裁統治背景下的憲法。2020 年 10 月另一場公投裡,近 8 成智利人曾贊成更換憲法,時至今日,新憲法草案卻遭大多數人否決。不同媒體分析,過於激進的變革、部分充滿爭議的條文,是導致這份長達 170 頁、共 388 條條文的新憲法草案最終失敗的原因。

瑞士不信任政府的解決方法:公投

瑞士日前舉行公投。四項議題中除了否決「取締動物實驗」外,通過「禁止煙草廣告」、否決「取消證券發行印花稅」、否決「資助媒體計劃」的結果,均與瑞士聯邦議會及政府立場相左。瑞士資訊(Swissinfo)報道指,公民在四項議題中有三項不支持政府觀點,或許與疫情環境有關。

唐明:還是社會主義的柏林好?

令所有人都覺得租金相宜,可負擔,那麼「所有人」的前提必須是,所有人的薪水差不多,所有人的開銷差不多,所有人的住房需求差不多,所有人的家庭規模也差不多:大家都要住在柏林繁華熱鬧、安全便捷、寧靜優雅的地方。換言之,柏林也不存在不方便、不安全、不整潔,不夠格調的地方,歌劇院、咖啡店、美術館、運動場、醫院、幼稚園、銀行和律師的寫字樓,包括五星級酒店和米芝蓮餐廳的分佈,各區都一樣。

無自治權人民,誰主其命運?

不講不知,今個星期是聯合國「聲援非自治領土人民國際週」,顧名思義就是支持無自治權地區的人民,相信無數人會對號入座。現實中符合「非自治領土」定義的地方僅得 17 個;香港和澳門雖曾上榜,但 1972 年也在中國要求下除名。究竟地方人民是否自治,是誰說了算?

【蘇格蘭脫英】獨立公投重來,也與武肺有關?

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月初表示,在國會任期內會頒佈第二次獨立公投的立法草案。有分析指「脫英」呼聲再起,與武漢肺炎疫情有關。但當地政治記者 Jamie Maxwell 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保守黨及其黨魁、英國首相約翰遜,才是最大推手。

階級分化愈演愈烈,歐盟何去何從?

觀乎近年有關歐盟的公投,選民取向往往按收入及財富區分,階級分歧相當明顯。法國經濟學家、「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堤指出,上層階級往往支持歐盟一體化,下層則相反,原因在於歐盟的自由經濟合作偏袒富裕階層,工人階級則幾近無受惠甚或危及生計。皮凱堤追溯歐盟在 1930 年代的起源,表明歐盟並非只有一種經濟掛帥的未來,階級分化有能力亦有機會解決。

加拿大艾伯塔省也要脫加(Wexit)?

近年各地要求主權獨立的聲潮愈漸響亮,繼 2016 年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後, 加泰隆尼亞也於隔年進行獨立公投。今年 10 月,加拿大選舉成績揭曉,主張加拿大西部「脫加(Wexit)」的保守黨,於選舉中成功拿下數個西部省份,為脫加打下根基。究竟這只是政治噱頭,昂或是人民心底的聲音?原來艾伯塔省脫加,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了。

【獨立成風】新國度即將誕生?

縱然大國經常強調領土完整,但回顧現代史,分裂才是世界潮流,每隔數年便有新國家誕生,至今全球國家超過 190 個,湊成一幅多采多姿的世界圖像。位於西太平洋的島嶼布干維爾(Bougainville),島民將於明天開始公投,為島嶼命運自決。由於民調顯示絕大多數民意支持獨立,令當地有望成為下一個新生國度。

政治問題經濟解決?印尼對西巴布亞管治失效的教訓

來自印尼西巴布亞地區的大學生,上週涉嫌侮辱國旗被捕,遭警方侮辱為「猴子」,激發西巴布亞人上街爭取獨立。省議會大樓付之一炬,大批印尼軍警前赴鎮壓。有澳洲學者批評,非人化的「猴子」稱呼,暴露印尼統治的種族主義本質,而政府試圖以經濟解決政治問題,更無從化解政治危機,把西巴布亞推向管治失效的深淵。

【公投修憲】分居 4 年方可離婚,是尊重婚姻還是負累人生?

在愛爾蘭,難以「分手」的夫婦多達 11.8 萬人,只因當地擁有歐洲最嚴苛的婚姻法。根據憲法規定,一個人在過去 5 年內與配偶分居 4 年,方可申請離婚及再婚。他們在漫長的等候過程,耗費大量金錢及時間,亦造成不必要的焦慮。如今愛爾蘭選民將以公投決定要否修憲,移除「 4 年」這個時間框架。

石 Sir:脫歐與我何干?

不過脫歐亂局,對石 Sir 這一類港人移民而言,影響實說不上很大。強硬脫歐,最終受害的,不是那位家住古堡級大宅的 Jacob Rees-Moggs,亦不是在報章隨便打嘴炮也生活無憂的 Boris Johnson,更不是孩子有德國護照的 Nigel Farage,而只會是伯明翰附近車廠被裁員失業的工人。

為何公投不似預期般民主?

近年國際上的公投愈來愈頻繁,由英國脫歐到加泰隆尼亞獨立,事無大小都交予全民公決,理應最是民主。但原來早有政治學家質疑公投制度,將錯綜複雜的政策議題,簡化為「同意」和「不同意」的選項,要求公民在短時間內表決,不但無法化解爭端,更可能埋下禍根,違反基本的民主原則。

馬其頓改國名公投失敗,戲肉卻在後頭?

巴爾幹半島素來有「歐洲火藥庫」之稱,位處其心臟的馬其頓共和國,多年來與希臘就其國名爭議不斷,雙方終於在數個月前破天荒和解,「馬其頓」承諾改名「北馬其頓」,以換取加入北約和歐盟的資格。正當國際社會以為兩國宿怨就此化解,馬其頓的改國名公投,竟在投票率不足法例規定下觸礁。究竟公投失敗後,馬其頓何去何從?下一步又會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