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

|共5篇|

組織家庭新方向 —— 民事伴侶

兩個人一起生活,但不是直系親屬,亦非夫婦,這種關係一般不會得到法律保障。不過,文翠珊近日宣佈,英格蘭和威爾斯符合資格的同居人士,將可以選擇成為民事伴侶(Civil partnerships),令不同性別組成的伴侶及其家人可以得到更好的法律保障,但其實給予伙伴一個法律地位,法國早已有此例。

國王與他:英國皇室的同性戀事

英女皇表弟蒙巴頓勛爵(Lord Ivar Mountbatten)定於今夏再婚,典禮不及哈利王子般盛大,意義卻同樣重大。因為他的伴侶 James Coyle 也是一位「他」,亦即是英國皇室史上首宗同性婚姻。著有 Raising Royalty: 1000 Years of Royal Parenting 的 Carolyn Harris 形容:「某程度上,這可被視為皇室給同性婚姻蓋章,鼓勵接納任何人。」不過多位歷史學家相信,這對新人並非英國君主制內首段同性戀情,只是那些關係不能見光,或未弄出政權危機而已。

結婚的無政府主義

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成了香港選舉的兵家相爭之地,選戰水平終於有一項跟美國看齊。可惜的是,在此點上,最終也沒有明白何謂平權,期待參選人提出取消任何有關婚姻的條例及保障,政府要在婚姻關係上全面撤離,這樣才是真正的平權。到時男男,男女,女女,不知道是男是女,想結就結吧,誰管得你了?

【公投之前】45 年前,他的死改變了澳洲同志的命運

本周三,澳洲人透過一次歷史性公投,對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議題,表現出決定性的支持。在 1,270 萬名參與投票的公民當中,贊成者佔 61.6%。縱然公投不具約束力,也足以為國會通過同婚法鋪路。但在 45 年前,同性戀學者 George Duncan 被殺一事,對澳洲同志社群帶來的轉變,比這次公投更為重大。

默克爾因何能掌德國 12 年?

德國聯邦議院以 393 票贊成,226 票反對,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德國總理默克爾投的是反對票。 早於 2005 年,默克爾已表示:「男女婚姻與家庭是社會模範的中心,其他的生活模式不應受到可與之相比的憲制保障。」直到今次投票之前,默克爾表面上仍是反對通過議案,但呼籲黨員可憑良心投票。表明上是基民盟內部分裂,默克爾未有完全統領基民盟投票意向,實際卻是默克爾的權衡手段。「經濟學人」早前刊登文章,以默克爾處理同性婚姻議題的手法為例,剖析她連續 12 年來執政德國賴以成功的政治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