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

|共44篇|

陶傑:中國的第二個挑戰

中國就改革開放下一步應該如何,引起重大爭論,甚至是「第二次文革」的恐懼。中國的問題是:在中央集權制度之下推行國有化,未能確保各級官員的辦事能力和質素,如何能刺激生產的積極性,以及杜絕貪污,此一舊問題尚未解決。第二是在全球化的衝擊下世界性的經濟問題。收入不穩定,許多人喪失了長期合約,工作改為短期合約,令下一代不敢結婚,生育的時間也因此延後。

中國離婚冷靜期,有用嗎?

根據今年 1 月 1 日廢止的中國「婚姻法」,「男女雙方自願離婚的,准予離婚」,若單方面向法院申請離婚,法院調解無效後亦准予離婚。不過,自今 1 月初開始,中國人要離婚,多了一道「三十天冷靜期」。彭博社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認為,離婚冷靜期反映中國政府在需要促進生育率的前提下,改變了過去對婚姻聽之任之的做法。

武肺時代:婚紗也要變?

武肺疫情令不少準夫婦要推遲婚禮,而由於限聚,辦得成也無奈要縮小規模。但即使困難重重,仍無阻他們舉辦疫症限定的「微型婚禮」。在微型婚禮上,由於規模小,出席親友不多,新娘不用再穿上隆重而華麗的婚紗,她們在網上購買連身裙、連身褲,甚至迷你裙,再佩戴白色口罩,即可行禮。

「夫妻相」真的存在?

我們時不時都會聽到有人稱讚夫妻們愈來愈有「夫妻相」,可能會令人聯想到美滿、和諧的婚後生活,令兩人長相變得相似。過去亦有研究提出,夫妻婚後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外表趨同的現象。但日前發表於科學期刊「自然」的研究則顯示,所謂的夫妻相不是後天趨同形成,而是早在選擇伴侶的階段便出現。

【疫期限定】去直布羅陀結婚吧!

武漢肺炎成為原定今年結婚的人的惡夢,婚期隨著疫情變化要一改再改,即使能夠舉辦,參加人數受到限制,也難以滿足一眾親朋戚友。據「紐約時報」報道,歐美等地多對準新人已厭倦無了期等待,為結婚飛往英屬領土直布羅陀,只因當地邊境仍然開放、限制條件較少。

疫情下的婚戀關係中,日企找到了多項商機

武肺之下,夫妻相處時間突然大幅增加,使親密關係易生磨擦,離婚、家暴情況接連發生。日本民宿公司在疫情下失卻海外住客,於是轉而為有需要的伴侶提供短期住宿。但另一方面,單身人士在長時間獨處下,尋找結婚對象的意欲大增,日本婚活(相親活動)公司因而抓緊機會,提供網上服務吸引新客戶。疫情引致兩性關係變化,促進另類的新興經濟。

在馬國申請一夫多妻,先問大婆意見有用嗎?

「可蘭經」規定男性穆斯林「可以擇娶你們愛悅的女人,各娶兩妻、三妻、四妻」。馬來西亞雖是世俗化伊斯蘭國家,但亦有專為穆斯林人口而設的伊斯蘭法庭(Syariah Court)。國內的穆斯林男子再娶其他妻子前,須先向法庭申請。而 Nenney Shushaidah 作為當地首名伊斯蘭教法高等法院女法官,職責之一便是審核申請。

墨西哥式婚禮:親友結婚了,我臨時「甩底」

香港愈來愈少新人大排筵席,墨西哥人的婚禮規模卻仍然很大,賓客通常以 500 名起跳。但弔詭的是,很多答應到賀的,最終不會現身。從事到會服務的 Cecilia Lara 指出,有時僅得 5 分 2 人出席,「甩底」者遲至儀式前數天甚至數小時,才會向主人家「告假」,結果來不及改動酒水菜餚的數量。

天主教獨身改革第一步 —— 已婚男性任神父?

1139 年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起,天主教司鐸獨身的規定開始確立。近年,漸有呼籲改革之聲。本月 17 日,梵蒂岡一份制定 10 月會議議程文件,當中討論亞馬遜流域地區事務,提到教會應考慮允許已婚男子晉鐸。天主教會在當地缺乏足夠的神父人數,允許已婚男子成為神父,是其中一個解決辦法。

阿姆斯特丹旅遊新方式 —— 結一日婚

阿姆斯特丹的遊客超載問題,已影響其宜居性,當地開始採取行動限制當地旅遊業及規範旅客行為。但另一方面,卻有非主流導賞團邀請遊客與當地人結婚一天。「假結婚」包括短暫的蜜月,及探索城市中不太「大路」的景點,以求改善當地人及遊客之間的關係。

爭取「夫婦別姓」的日本男子

有別於一般日本男性,青野慶久在婚後選擇隨妻姓。但他除了他本身的銀行戶口及護照等需要改名,也要更改其公司股票名而花費了 81 萬日元,令他感到費時失事。他在去年聯同另外 1 男 2 女,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訴,指「戶籍法」規定兩名日本人結婚後需用同一姓氏,但日人與外國人結婚則可選擇別姓,屬於違憲。本週,東京地方法院判決「戶籍法」未有違憲並駁回訴求。對此感到遺憾的男士,卻不只青野一人。

「我能出售梨子,為何女兒不能?」中國農村禮金暴升現象

中國男女比例失衡,男性結識女性、娶妻本來已較困難,有些地方的禮金,更是定價高昂。近日就有傳村莊因禮金公價過高,地方官員要出手阻止,為禮金數目設限。「彭博」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早前就撰文,分析中國的新娘價格(bride prices)現象。

組織家庭新方向 —— 民事伴侶

兩個人一起生活,但不是直系親屬,亦非夫婦,這種關係一般不會得到法律保障。不過,文翠珊近日宣佈,英格蘭和威爾斯符合資格的同居人士,將可以選擇成為民事伴侶(Civil partnerships),令不同性別組成的伴侶及其家人可以得到更好的法律保障,但其實給予伙伴一個法律地位,法國早已有此例。

千禧情侶:我們不是不婚,只是我們不急

受人口老化問題困擾,各國政府積極催婚,比當父母的還拼命。年青人似乎不為所動,踏入 30 大關也沒想要成家立室,不少人甚至享受純當床伴。但交友網站 Match.com 的最新研究發現,千禧世代對終身大事甚為謹慎,所以只是不急並非不婚。研究戀愛關係的人類學家 Helen Fisher 形容,他們追求「速食的性,緩慢的愛」,雖把上床看得隨意,卻把婚姻看得實際。

唐明:王子鬧婚記

但婚事終於淪為一場笑話,不僅牽涉到新娘新郎個人的人品,而是暴露出整個英國文化傳統的崩壞。有英國人說,王子愛娶哪個姑娘是他的事,但面子是所有英國人的事,「你不要尊嚴,我們還要呢」。身為王子,已經享有過多殊榮,還想跟普通人一樣任性,自把自為,不顧體統,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越南未婚媽媽,租「丈夫」假結婚

今時今日,越南仍然流行早婚,全國 15 歲以上的男女當中,接近七成都是已婚人士。結婚的人多,婚宴場合固然也多,沒想到連帶出租「替身」新郎/新娘的服務,竟也蓬勃起來。但與日本 OL 租「朋友」合照不同,這些越南青年花錢請人「扮」結婚,不是為求一己虛榮,而是不堪社會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