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共119篇|

俄羅斯少子化的副作用:反 LGBT 立法

早在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扭轉俄羅斯的人口下降趨勢,已經是普京政府的首要任務。普京曾在 2019 年公開承認,俄羅斯人口減少的前景令他困擾。他的主要競選承諾之一是在 2024 年任期結束前解除人口危機。人口下降的趨勢,也成為俄羅斯政府打壓 LGBT 等少數性取向族群的理由,包括禁止宣傳同性戀,以及禁止同性伴侶收養兒女,以維持傳統家庭的價值觀。

冷靜熱線:要根絕家暴,先給男人示弱的空間

疫下的不安及焦躁,加上長留家中「困獸鬥」,全球均見家暴問題急劇惡化,而受害者多為女性。政府往往只依循舊制,出錢出力保護婦女遠離辱罵和拳頭。但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當局反為男士成立求助熱線,讓他們透過對話學習控制情緒和行動,以及正視暴力的根本原因 —— 認定男人必需強勢的「男子氣慨」。

印度絕育營 工作結紮二選一

人口大國中國上月宣佈,將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外界分析是其提高生育率政策的一部分。另一個人口大國印度,多年來則推動「絕育營」 (sterilisation camp),至 2016 年政策才步向終結。但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報道,該國女性囿於生計問題,一些地區仍然流行大規模絕育。

「小飛俠行動」:美國如何在冷戰時期秘密接走上萬名古巴學童

在獨裁國家,很多人即使因為種種原因無法逃離,但仍會希望年輕一代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在 1960 年到 1962 年,古巴正推行各種社會主義改革,同時肅清不少異見分子。這個時候,美國秘密展開了一場極大規模的救援行動,兩年之間接走超過 1.4 萬古巴學童,這場今天很少被人談及的壯舉,被稱為「小飛俠行動」。

陶傑:中國的第二個挑戰

中國就改革開放下一步應該如何,引起重大爭論,甚至是「第二次文革」的恐懼。中國的問題是:在中央集權制度之下推行國有化,未能確保各級官員的辦事能力和質素,如何能刺激生產的積極性,以及杜絕貪污,此一舊問題尚未解決。第二是在全球化的衝擊下世界性的經濟問題。收入不穩定,許多人喪失了長期合約,工作改為短期合約,令下一代不敢結婚,生育的時間也因此延後。

「隱沒」於澳洲社會的無家女性

早前有港產片聚焦於本地露宿者,並打破大眾對街友的性別定型,認識到四處流浪的不只有「漢」,無家的婦女卻更常被忽視。澳洲亦有同類情況,全國近半「街友」都是女性,大多遭受家暴而流離失所,卻因帶著孩子而不便睡在街頭,只能輾轉於廉價的旅館、合租屋乃至汽車後座,令這個問題「隱沒」於社會,缺乏適當援助。

從東京移居度假勝地,日本人追求「心靈盈餘」更勝物質富裕?

1960 年代,東京第一次舉辦奧運。瀨戶內海的淡路島上,許多初中畢業生正站在港口碼頭、車站的月台前,流下依依不捨的眼淚。他們離鄉背井,只為了前往大都市,到巷弄裡的小工廠或商店等就職。儘管愁容滿面地橫渡瀨戶內海,心中卻是充滿著對未來優渥生活的期待。當年的淡路島長年人口持續外流,如今在半個多世紀之後,卻發生了前所未見的變化。

東奧過後,日本極簡主義興起?

相較於第一次東奧舉辦時,日本正進入高度增長期的 1964 年,二次東奧時的日本,正值經濟成熟期的 2021 年。兩個完全不同的時代,日本都獲得了舉辦奧運與殘障奧運的機會,甚至二度舉辦之際,碰上足以動搖固有價值的疫情。唯有開始思考今後日本應該追求的根本目標,才可能讓本屆奧運的舉辦更具意義。

疫情引爆「Baby Shock」,日本少子化危機加速 18 年

戀愛停止,已經導致相關旅遊設施的遊客數減少,讓各個飽受疫情摧殘的產業,進一步遭受情侶消失的打擊。然而,如果整個日本「開始談戀愛」的人口真正減少了,迫使少子化比預期更加速發生,不只是日本一大社會問題,對於日本經濟的影響也遠遠不止於此。

南非新婚姻法:齊人之福,女性也值得擁有?

南非深陷第三波疫情,以感染個案及死亡人數計算,現為最受打擊的非洲國家。但對當地人而言,在整個社會面臨生死關頭之際,個人的終生幸福似乎更值得關注,甚至為此吵得天昏地暗。只因在上月初,內政部公佈的「婚姻綠皮書」建議,把一妻多夫制度合法化。女性應否享有齊人之福,從此引起全國上下的爭議。

當「袋鼠」不可恥?南韓青年與父母們的雙贏

今年初南韓統計廳公佈,當地正值 3、40 歲的未婚男女當中,多達 4 成半至 5 成半人仍與父母同居。他們被媒體標籤為「袋鼠族」(캥거루족),長大了也離不開哺乳袋,無力自立。但事實上,部分「袋鼠仔」賺錢不少,也有「袋鼠爸媽」不願放手。對這些家庭來說,共住一室互相幫忙,反而達至某種雙贏。

人在中國,未婚生子如出櫃

上月,中國公佈人口普查結果,官方承認人口增長放緩,近日政府更推出三孩政策,鼓勵生育的意味不言自明。人們不想生育自然有不同原因,彭博社(Bloomberg)上月一篇評論文章便認為,需要改善婦女的生活、減輕身為人母的負擔、顧及未婚產子母親所承受的恥辱,才有望提升生育率。言猶在耳,「紐約時報」近日報道,未婚生子的中國女性,經常遭剝奪福利。

未成年照顧者:老化日本的代罪羔羊

日本政府首次就未成年照顧者(Young Carer)進行全國調查,近日發表的結果顯示,大約平均每 20 名中學生,就有 1 人要擔起本該由成人所負的責任,恆常操持家務、看護病患或照料幼兒。不少人因此身心疲憊,盼能多點睡眠及溫習時間,但直言「再怎樣求助也無人關注」,倍感孤立無援。隨著人口持續老化,新世代恐成「代罪羔羊」。

疫症再加制裁,令北韓男女地位逆轉

大韓民族素有「大男人」的刻板印象,但本月有日媒及北韓消息人士指,平壤男女的地位出現逆轉跡象。妻子成為養夫活兒的經濟支柱,堂堂「一家之主」的男士反而擔起家務,有些人更去「吃軟飯」,照顧獨身女性的起居飲食甚至性生活。這種令外界詫異的變化,與國際制裁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