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

|共64篇|

俄羅斯少子化的副作用:反 LGBT 立法

早在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扭轉俄羅斯的人口下降趨勢,已經是普京政府的首要任務。普京曾在 2019 年公開承認,俄羅斯人口減少的前景令他困擾。他的主要競選承諾之一是在 2024 年任期結束前解除人口危機。人口下降的趨勢,也成為俄羅斯政府打壓 LGBT 等少數性取向族群的理由,包括禁止宣傳同性戀,以及禁止同性伴侶收養兒女,以維持傳統家庭的價值觀。

印度絕育營 工作結紮二選一

人口大國中國上月宣佈,將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外界分析是其提高生育率政策的一部分。另一個人口大國印度,多年來則推動「絕育營」 (sterilisation camp),至 2016 年政策才步向終結。但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報道,該國女性囿於生計問題,一些地區仍然流行大規模絕育。

陶傑:中國的第二個挑戰

中國就改革開放下一步應該如何,引起重大爭論,甚至是「第二次文革」的恐懼。中國的問題是:在中央集權制度之下推行國有化,未能確保各級官員的辦事能力和質素,如何能刺激生產的積極性,以及杜絕貪污,此一舊問題尚未解決。第二是在全球化的衝擊下世界性的經濟問題。收入不穩定,許多人喪失了長期合約,工作改為短期合約,令下一代不敢結婚,生育的時間也因此延後。

因男多女少而面臨滅絕的撒瑪利亞人

以色列後代中,最為人熟知的是猶太人。但在巴勒斯坦地區基利心山至以色列城市霍隆之間,有一群同樣自視為以色列後人的撒瑪利亞人(Samaritan)定居。如今撒瑪利亞人族群只剩下約 800 人;困擾這個長期與世隔的社群的問題,是族內男多女少,要延續,恐怕必須從外界找來女性加入。

疫情引爆「Baby Shock」,日本少子化危機加速 18 年

戀愛停止,已經導致相關旅遊設施的遊客數減少,讓各個飽受疫情摧殘的產業,進一步遭受情侶消失的打擊。然而,如果整個日本「開始談戀愛」的人口真正減少了,迫使少子化比預期更加速發生,不只是日本一大社會問題,對於日本經濟的影響也遠遠不止於此。

2020 疫年,紐西蘭台灣死亡人數不升反跌?

疫症大流行至今,官方錄得的死亡數字逾 390 萬。「經濟學人」以各國大流行的死亡人數,對比沒有發生大流行的預期死亡人數,設計出統計模型,估計疫情造成的全球超額死亡人數高達  1,000 萬。大流行奪去許多性命,但在一些防疫措施較嚴格而未有大爆發的地區,例如紐西蘭和台灣,2020 疫年總死亡人數卻有所下跌。

挽救低生育率:尼日利亞婦女何以平均生五個?

中國實施「三孩政策」以挽救持續下滑的生育率,但「兩孩政策」施行數年都未能扭轉跌勢,新政策成效備受質疑。要刺激生育,不妨研究生育率稱冠的西非,人口升幅驚人的尼日利亞,每名婦女平均生 5 個孩子,究竟是政府提供誘因、抑或其他因素鼓勵當地人生育?

人口老化不是問題:社會有無盡勞動力?

人口老化下面通常接著「問題」一詞,往往讓人聯想到損害社會經濟,是發達國家的頭號發展憂慮。勞動人口追不上老年人口增加﹐意味著愈來愈少人工作以支援老年人和兒童;同時,勞動力減少會令政府稅收減少,養老金不足夠照顧老年人口。然而,這些經濟和通識教科書的想必然論述,也許要被推翻。人口老化問題不是「問題」,社會不必然缺乏勞動力。

人在中國,未婚生子如出櫃

上月,中國公佈人口普查結果,官方承認人口增長放緩,近日政府更推出三孩政策,鼓勵生育的意味不言自明。人們不想生育自然有不同原因,彭博社(Bloomberg)上月一篇評論文章便認為,需要改善婦女的生活、減輕身為人母的負擔、顧及未婚產子母親所承受的恥辱,才有望提升生育率。言猶在耳,「紐約時報」近日報道,未婚生子的中國女性,經常遭剝奪福利。

唐明:吃飯是頭等大事

根據清朝中期的紀錄,成年男子平均每日糧食約 1.5 斤,每月 45 斤(婦孺的數字當然再低一點),這樣看的話,和周朝也沒有太大分別…… 中國官方「事後」統計 1958 年糧食產量是 3,980 億斤,每畝只是 255 斤,不但不及清朝,其實只比戰國時代多了 40 斤而已。

封閉的復活節島民,如何延續社會?

南太平洋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以巨大石像聞名。12 至 13 世紀波利尼西亞人(Polynesians)抵達這座孤島,成為日後島上的拉帕努伊人(Rapa Nui)。直至 18 世紀荷蘭及西班牙探險家先後抵達為止,島民一直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獨木難成林 —— 美國一眾人類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便探索島民在探險家來到前,如何延續社會。

唐明:盛世就要人口多?

最奇怪的是,在歷史課本中,晚清 70 年(從鴉片戰爭算起)充滿了外敵入侵,無休無止的戰亂,似無一日太平,卻沒有妨礙人口增加,鴉片戰爭前後,人口不降反增,甚至增幅巨大,從 1841 到 1851 年暴漲兩千萬,這是中國歷史上從來也沒有過的「盛景」。這 70 年間唯一一次斷崖式的人口降幅,是由於太平天國。

唐明:人口負增長,不要大驚小怪

為甚麼他「盡心愛民」,卻不見人口增多?而鄰國的君主不見得像他這樣「用心」,人口卻沒有減少呢?這個問題問得好,今天也沒有過時:為甚麼有的國家,政府從來沒有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要麼效忠女皇,要麼敬拜上帝,可是其他國家的人卻用腳投票,那些國家,好像從來不用擔心人口問題。

公義還是基本需要:該如何界定貧窮?

2 月 25 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實現了 9,899 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壯舉」。可是有評論質疑,中國所依據每人每年收入約 3,218 人民幣的貧窮標準過低。同時,疫情打擊經濟,令貧窮成為各國的關鍵詞,就讓我們反思一個經濟學上的老問題:究竟該如何界定貧窮?

被吞併的第 7 年,克里米亞有甚麼變化?

俄羅斯 2014 年吞併克里米亞半島至今已有 7 年,今年 3 月,有消息指俄羅斯正於烏克蘭東部邊境及克里米亞集結部隊,兩國會否爆發戰爭成熱議。再次陷入不穩局勢的克里米亞,當地人生活有何改變?在俄國人口轉移政策下,克里米亞居民「換血」又有何進展?

【圖解】瀕危語言

保育語言並不是陌生的話題。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瀕危語言紅皮書」,1950 年到 2010 年之間共有 230 種語言消失。根據語言研究機構 Ethnologue 的研究,目前全球共有 7,139 種語言,其中 3,018 種語言的使用者不足 1,000 人,屬於瀕危語言。世界過半人口使用的語言只有 23 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