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

|共75篇|

「扭曲歷史」刑事化,只為保護真相,還是監管言論?

1980 年的光州事件,既是韓國民主抗爭路上關鍵一頁,也是死難者家屬以至國民的傷痛。今天韓國教科書都將這場血腥鎮壓事件稱為「光州民主化運動」,不過「紐約時報」報道,光州事件的定性,近日成為當地政壇爭論的對象。文在寅所屬的執政共同民主黨推動法案,將涉及光州事件的「虛假敘述」視為犯罪;保守派則批評總統,將審查制度及歷史用作政治武器。

兩韓統一無期,融合中心作用有限?

在首爾西部住宅區一座樓高 7 層的新式大樓,一小群脫北者與南韓居民一起演奏手風琴、製作裝飾品,以及學習種植的技巧。這幢大樓專為使北韓移民加速融入南韓社會而建,期望為未來兩韓統一做好準備。但兩韓人民表面上看似融洽,背後仍有不少深層次的問題需要解決。

不勞而獲新境界:糞便當錢用

如果錢可以白白賺取、如果可以點石成金…… 當然,不勞而獲只是幻想,即使是比特幣挖礦,也要費神架設礦機。不過,韓國國立蔚山科學技術研究院城市與環境工程教授趙在元設計的糞便標準幣(feces standard money,fSM),或許會是「挖掘」最輕鬆的數碼貨幣。

【Soul Monday】活化韓屋,也活化舊城

南韓的城鄉人口嚴重失衡,全國逾半居民集中於首爾及周邊城市,令很多鄉村地方步向消亡,包括曾以礦業知名、近年逐漸凋零的聞慶市。幾位青年卻獨具慧眼,相中當地的荒廢韓屋及酒廠,分別改建成旅館和咖啡廳,去年為這個住了 7.1 萬人的小鎮,帶來多達 8 萬人次的訪客。從此「活過來」的,不只是舊建築,還有整個舊城市。

中亞限定韓國菜,埋藏一段韓裔滅絕史

融合不同地方菜的 Fusion 料理,是全球化下多元文化的明證,但來自哈薩克、烏茲別克的混種韓國菜,卻埋藏著一段 80 多年前的種族滅絕史 —— 1937 年史太林懷疑,居住遠東邊陲的 17 萬韓裔通敵,決意把他們流放貧瘠的中亞,造成數萬計人口罹難,倖存者只能以中亞食材入饌,意外碰撞出別樣的韓式料理。

疫症使北韓變得更危險?

朝鮮變得愈來愈孤立,是一場潛在的人道災難。2020 年全年,朝鮮與中國的貿易水平下降 80% 至 90%。據當地一些大使館稱,購買生活必需品如麵粉、植物油和糖也變得困難,服裝或鞋類等非必需品更加匱乏。 由於缺乏進口材料或資源,許多企業陷入停頓,失業率大升,有關飢荒爆發的謠言更是不絕於耳。

當「袋鼠」不可恥?南韓青年與父母們的雙贏

今年初南韓統計廳公佈,當地正值 3、40 歲的未婚男女當中,多達 4 成半至 5 成半人仍與父母同居。他們被媒體標籤為「袋鼠族」(캥거루족),長大了也離不開哺乳袋,無力自立。但事實上,部分「袋鼠仔」賺錢不少,也有「袋鼠爸媽」不願放手。對這些家庭來說,共住一室互相幫忙,反而達至某種雙贏。

韓國「非法醫療行為」將合法化?

英美兩國設有醫師助理(Physician Assistant,PA)一職,替醫生分擔診斷、開藥甚至施刀的工作。南韓很多醫院則由於人手不足,令護士們雖無此名但早有此實。首爾大學醫院近日宣佈,有意將此正式制度化,認為能幫輕醫生之餘,也避免護士被告非法行醫。但消息一出,卻在當地醫療界引起極大爭議。

韓國青年看「農情家園」—— 過時的移民觀,時髦的懷舊風

電影「農情家園」 (Minari)為奧斯卡寫下歷史新一頁,飾演粗魯外婆一角的尹汝貞獲得最佳女配角殊榮。而主人公一家在美國的窮鄉僻壤,想藉經營農場安居樂業的經歷,更打動了很多亞裔美國人。但對於這套貼近歷史、並且為國爭光的作品,韓國青年卻看得百感交雜 —— 移民觀顯得過時,懷舊打扮倒很時髦

罷食中國製泡菜,反害了韓國食肆?

一段拍攝中國人大量醃製泡菜的影片,近日在韓國各大網絡論壇流傳,片中可見製作過程極不衛生,令大批韓國人望而生「畏」,開始罷食中國製泡菜。民眾支持本地貨,理應是舉國讚好,但南韓飲食界卻叫苦連天。只因在這個泡菜大國,多數食肆採用的都是 Made in China,結果這個「貪平」之舉,如今反成「趕客」之由。

美色誘惑 —— 南韓 80 年代反北韓宣傳單張

南韓的「禁止散發反北韓傳單法」將在本月底生效。韓戰停戰以來,韓國人向朝鮮邊境放熱氣球散播宣傳單張的心理戰場面也許不復見。談到反北韓傳單心理戰,80 年代的南韓,曾興起向北韓投放美女照片傳單,嘗試以美人計分散北韓士兵注意力及招降。

首爾外的大學城,還有生存空間嗎?

只要首爾疫情稍為放緩,在弘大、梨花等知名學府附近,又能再次看見年青人身影。但在首都圈外,多個大學城本已受為收生不足所困擾,疫情又使多數院校轉向網上授課,人流進一步減少。許多依靠學生光顧的商店或租房,生意一落千丈,甚至接二連三倒閉。本該朝氣勃發的街道,現在卻靜如死城。

噪音問題,只能默默忍受?

居家抗疫,既怕無盡 Zoom 會議,更怕鄰里噪音多。在南韓這個約 3 分 2 人口居於大廈的國家,樓層間的聲浪滋擾已是公認問題。去年起盛行在家工作後,由此引發的爭執再度飆升,早前有藝人被揭發放任孩子在家跑跳,樓下住戶忍無可忍在網上投訴,甚至演變成網絡公審。政府成立專責部門調停,甚至與大型發展商討論,想從建築方式入手解決難題。但為何韓國男女,仍難逃離噪聲地獄?

增聘公務員來解決問題,卻帶來更多問題

南韓行政安全部本週公佈,2020 年韓國居民登記人口約有 5,183 萬,較前年減少 2 萬多人,原因是該國首次出現「死亡交叉」現象 —— 出生人口 27 萬多,死亡人口卻逾 30 萬,造成人口負增長。弔詭的是,文在寅執政以來,平均每年增加近 3 萬名公務員,比李明博在任時多出 14 倍。為何服務對象減少了,提供服務者反而變多?

地獄朝鮮不再?慢改的韓國職場文化

韓國職場以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著稱。要求定期免費加班、上司下班前沒有人敢離開辦公室、前輩對後輩刻薄粗魯等等,或是人們長期以來對當地辦公室文化的印象。不過,曾著書探討韓國社會及職場文化的記者 Frank Ahrens 認為,隨著 X 世代以至千禧一代嶄露頭角,甚至成為公司管理層,他們正認真看待這些僵化的企業體制。今天,韓國不同財閥家族中,已有約 130 名 50 歲以下的子女晉身高層,當中更有 3 人成為會長。新一代企業領袖開始接掌公司,為固有職場文化帶來改變。

人民幣和玻璃心,韓流如何取得平衡?

隨著韓國娛樂事業向外擴張,它亦成為亞洲國家的「火藥庫」,一張照片、一件 T 裇甚至一句說話,都足以引爆國仇家恨。 加上近代史中,經歷過外強侵略、殖民統治的歲月,宗教的影響力較在歐美社會為大。為免惹禍上身,大型藝能事務所均有一套行事「指南」,有關係者形容,當中「歸納了不同國家的工作團隊,在政治、宗教、歷史等敏感話題的對應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