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

|共35篇|

K-pop 明星共通點:抑鬱?

韓國歌手雪莉近日於家中去世。有指雪莉因不堪網上人身攻擊及抑鬱,最終選擇自殺。前韓國「國民日報」記者權準協於美國 Vice 媒體撰文談及雪莉一事,憶述自己過去任職報道 K-pop 新聞的文化記者時,曾採訪不同 K-pop 明星。在訪談中,權氏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抑鬱。

日韓貿易戰下,在日韓裔難掩憂慮

日本與韓國之間的戰時賠償問題,演變至貿易戰,至今更影響兩國不同範疇的合作。10 月的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韓國亦未獲邀請參與。普羅大眾或許認為,國與國的關係,與自己的生活距離太遠,但對在東京新宿區新大久保車站附近聚居的韓裔人士而言,則有不同的憂慮。

韓美聯合司令部搬遷,是好還是壞?

南韓「東亞日報」日前報道,據軍方消息人士透露,韓美近日通過磋商,一致同意「聯合司令部由龍山遷往平澤」的計劃將於 2021 年底完成。這個被當地美軍視為「第二個家」的軍事基地,究竟有何獨特之處?「華爾街日報」為此進行實地探訪,並詳細介紹新、舊司令部基地。

如果有一天,連機械人也會痛

流行文化從一直孜孜不倦地探討,到底機械人會否有天演變出情感與自主思想:由「智能叛變」中的機械人叛軍到「觸不到的她」裡的人工智能情人,我們似乎愈來愈接受機械人擁有情感與思想的可能。然而,如果機械不僅能擁有如人類般的思維,甚至還能實質感覺到痛、癢、冷、暖,人類與機器的實質距離還有多遠?

跨國婚姻背後,韓男的家暴問題

早前網上流傳一段影片,拍得一名南韓男子赤裸上身,毆打從越南來的妻子,旁邊站著的幼兒哭個不停。大批網民發起聯署,要求嚴懲施暴男子。兩天後,警方以懷疑傷人及虐兒的罪名將他拘捕。事件在南韓引起極大迴響,不只基於案情嚴重,還因為韓男對外籍妻子根深柢固的家暴問題。

上流寄生族實況:南韓人為何要住「半地下樓」?

「上流寄生族(기생충)」這部在康城影展勇奪金棕櫚獎的作品,不只是以一種黑色幽默,描述住在「半地下樓」的窮人家庭,如何侵蝕安居豪宅的富裕家族,更是以這種非比尋常的居住環境,具體揭露嚴重的階級差距。但這種畸形的居住空間,是怎樣誕生並延留至今?

韓國遊戲產業正被中國吞併?

在 2019 台北國際電玩展上,設有一道 9 米高 32 米闊的投影水幕,播放著韓國網絡遊戲公司 NCSoft 手機遊戲「天堂 M」的新職業宣傳影片。如此排場,只因為此遊戲自推出以來,便一直在台灣 Google Play 的排行榜上,但韓國遊戲公司的風光,還可以長存嗎?

杯水車薪的養老金,自殺的南韓老人

香港政府收緊長者綜援計劃,養老及退休制度的討論仍在繼續。不過,南韓長者面對的退休困境,可能比港人更嚴峻。「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現時在南韓處於退休年齡的老人,由於缺乏家人供養、難以尋找工作及退休金不足,連維持基本生活也成問題。

由奴隸建設的兩韓關係

自兩韓領袖會面以來,南北韓不斷互相釋出善意,關係愈趨改善。繼早前韓朝互贈柑橘、松茸後,雙方日前宣佈建設連接兩國的鐵路和公路項目。基建項目意味需要投入勞動力,但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北韓的經濟建設,一直以來均依賴奴隸式的勞動制度。然而,在這件事上,專注與朝鮮建立良好關係的文在寅,似乎對朝鮮的人權狀況有所迴避。

南韓舉國停擺一天,只為一場考試

剛過去的 11 月 15 日,對不少人來說或只是平凡的一天。在南韓,當天是高考大日子,超過 50 萬高考生,迎來可能決定餘生命運的一日。雖然前特首曾蔭權曾勉勵考生:「考試雖然重要,但並非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這句說話放在南韓也許並不適用。南韓學生普遍相信,高考決定學生能否上大學,進而影響其工作前景、收入,以至居所環境和未來的社交關係。

假如兩韓和平統一,美軍應留守嗎?

南韓總統文在寅上月到訪平壤,並與金正恩簽署「平壤共同宣言」,呼籲結束敵對關係。兩韓領袖年內三度會面,和平似有降臨半島之勢。假如韓朝真能實現和平統一,那又是否代表此前一直駐韓,以防朝鮮南侵的美軍部隊,已完其成歷史任務,應揮師回國?

方俊傑:「北寒諜戰」—— 填充一本南韓近代史

當文在寅與金正恩稱兄道弟之際,真應該看一點韓國電影。看「與神同行」沒有用,應該看這齣冷門得多的「北寒諜戰」。沒有喪屍沒有地獄沒有炮火,只有一連串對白,但如果你對歷史或政治或國際關係有少少興趣,應該可以看得投入。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着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