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

|共26篇|

上流寄生族實況:南韓人為何要住「半地下樓」?

「上流寄生族(기생충)」這部在康城影展勇奪金棕櫚獎的作品,不只是以一種黑色幽默,描述住在「半地下樓」的窮人家庭,如何侵蝕安居豪宅的富裕家族,更是以這種非比尋常的居住環境,具體揭露嚴重的階級差距。但這種畸形的居住空間,是怎樣誕生並延留至今?

韓國遊戲產業正被中國吞併?

在 2019 台北國際電玩展上,設有一道 9 米高 32 米闊的投影水幕,播放著韓國網絡遊戲公司 NCSoft 手機遊戲「天堂 M」的新職業宣傳影片。如此排場,只因為此遊戲自推出以來,便一直在台灣 Google Play 的排行榜上,但韓國遊戲公司的風光,還可以長存嗎?

杯水車薪的養老金,自殺的南韓老人

香港政府收緊長者綜援計劃,養老及退休制度的討論仍在繼續。不過,南韓長者面對的退休困境,可能比港人更嚴峻。「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現時在南韓處於退休年齡的老人,由於缺乏家人供養、難以尋找工作及退休金不足,連維持基本生活也成問題。

由奴隸建設的兩韓關係

自兩韓領袖會面以來,南北韓不斷互相釋出善意,關係愈趨改善。繼早前韓朝互贈柑橘、松茸後,雙方日前宣佈建設連接兩國的鐵路和公路項目。基建項目意味需要投入勞動力,但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北韓的經濟建設,一直以來均依賴奴隸式的勞動制度。然而,在這件事上,專注與朝鮮建立良好關係的文在寅,似乎對朝鮮的人權狀況有所迴避。

南韓舉國停擺一天,只為一場考試

剛過去的 11 月 15 日,對不少人來說或只是平凡的一天。在南韓,當天是高考大日子,超過 50 萬高考生,迎來可能決定餘生命運的一日。雖然前特首曾蔭權曾勉勵考生:「考試雖然重要,但並非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這句說話放在南韓也許並不適用。南韓學生普遍相信,高考決定學生能否上大學,進而影響其工作前景、收入,以至居所環境和未來的社交關係。

假如兩韓和平統一,美軍應留守嗎?

南韓總統文在寅上月到訪平壤,並與金正恩簽署「平壤共同宣言」,呼籲結束敵對關係。兩韓領袖年內三度會面,和平似有降臨半島之勢。假如韓朝真能實現和平統一,那又是否代表此前一直駐韓,以防朝鮮南侵的美軍部隊,已完其成歷史任務,應揮師回國?

方俊傑:「北寒諜戰」—— 填充一本南韓近代史

當文在寅與金正恩稱兄道弟之際,真應該看一點韓國電影。看「與神同行」沒有用,應該看這齣冷門得多的「北寒諜戰」。沒有喪屍沒有地獄沒有炮火,只有一連串對白,但如果你對歷史或政治或國際關係有少少興趣,應該可以看得投入。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着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

男主內又何妨?韓男請侍產假增多

「男在外、女主內」的觀念,在南韓社會根深柢固,即使政府向初生嬰兒父親提供長達 1 年的男士侍產假,初期仍只有零星申請個案,但風氣正在緩慢改變,今年上半年全國已有 8,463 名男士放侍產假,較去年同期大增 66%。這看似是普通的家庭福利政策,背後其實關乎到南韓國力之盛衰。

拒服兵役者坐牢?男人應盡責任?

韓國隊世界盃小組賽出局,孫興慜再一次失去免除兵役的機會成為議論話題。另一方面,韓國憲法法院早前裁定,政府需為拒絕服役的公民提供其他形式的替代役。不過,這並不意味大家關心的球星能避過兵役,因法庭裁決是針對「良心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裁定現行「兵役法」第五條,並未為有關人士提供其他替代役的選擇,屬違反憲法。

韓劇通往世界,最大功臣是字幕?

韓國 K-pop、電影不只風靡亞洲地區,更輸出至全球,近年就連韓劇,都深得西方觀眾歡心。韓劇要走進西方世界更有一個關鍵要求,就是字幕要好。新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在韓國電視台熱播,亦在 Netflix 上作全球播放。該劇監製馬正勳說:「自 2000 年代初以來,這個行業的規模增長了 3 倍。」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將韓劇賣埠。最新年度官方數字顯示,韓劇出口總值 2.39 億美元。他說:「我們有一半收入來自國際銷售。當中 70% 來自亞洲,30% 來自美國。」

南韓護膚品走向世界之道

哈韓從不局限港人,尤其是愛美的女士們。全球市場研究諮詢公司 Mintel 的報告顯示,南韓的美容市場位於全球頭 10 名內,預計今年的銷售額超越 131 億美元,當中以面部護膚品最受歡迎,市場佔有率達到 50%,相信在 2020 年前銷售額將至 72 億美元。報告更指,5 分之 1 的南韓面部護膚產品,原來都是面膜。

Gloria Chung:平昌冬奧 —— 選手都在吃甚麼?

來自 92 個國家,2,925 位選手競逐韓國平昌冬季奧運會,各自需要 1,300-7,000 卡路里,不同運動的選手需要不同的餐單。除了隨隊的大廚,韓國平昌的選手村內,亦有大會餐廳,由 180 位大廚打理,每天供應 7,000 份美食,24 小時源源不絕,在網上可參看到餐廳 18 頁長的餐單,當中有泡菜、拌飯、韓式燒牛肉等,亦有平昌的名菜辣炒雞扒以及草堂嫩豆腐,讓各國選手可以不外出就試到當地美食。

韓妹超早熟,化妝品轉攻幼齡小學生

俗語說:女大十八變,不過這說法對於韓國新生代已說不通了。因為韓國女生小學未畢業已開始學會化妝。根據韓國網購平台的銷售數字,在 2017 年,低齡顧客層的美妝產品銷量急升 29%,當中口紅銷量更大幅飆升 549%,翻了 6 倍有多。韓國女性的化妝風氣嚴重低齡化,在 2016 年,接近 4 分之 1 的小學生都表示會化妝上學,若只計女生,比例更高達 42.7%。除了受明星效應及美容廣告的影響,這風氣更顯示了年輕人正面對著的社會問題 —— 整個韓國都是「外貌協會」。從校園到職場,韓國陷於過度著重外表長相的氛圍,為剛諳世事的新生學童帶來極大的壓力。

Gloria Chung:給中國人看上的濟州

中國制裁韓國一年多了,首爾明㓊街頭的遊客,大多都是說廣東話的。在濟州就完全相反,濟州島離中國很近,距離北京只有 2 個半小時的航程,從上海去只需 1 個小時,最重要是內地人到濟州不用簽證,因此近 5 年,當地的旅遊和經濟幾乎由中國獨佔,隨著全韓國最大的度假村「濟州神話世界」在 12 月中開幕,濟州,將成為另一個中國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