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與他:英國皇室的同性戀事

A+A-
1970 年 1 月,加拿大多倫多劇院上演 16 世紀戲劇 Edward II,圖中為愛德華二世撫摸 Gaveston 臉龐一幕。 圖片來源:Doug Griffin/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英女皇表弟蒙巴頓勛爵(Lord Ivar Mountbatten)定於今夏再婚,典禮不及哈利王子般盛大,意義卻同樣重大。因為他的伴侶 James Coyle 也是一位「他」,亦即是英國皇室史上首宗同性婚姻。著有 Raising Royalty: 1000 Years of Royal Parenting 的 Carolyn Harris 形容:「某程度上,這可被視為皇室給同性婚姻蓋章,鼓勵接納任何人。」不過多位歷史學家相信,這對新人並非英國君主制內首段同性戀情,只是那些關係不能見光,或未弄出政權危機而已。

說到愛好男色的英格蘭國王,不得不提的是愛德華二世(Edward II)。他先在 16 歲遇上加入皇家内廷的 Piers Gaveston,Edward II: The Unconventional King 一書的作者 Kathryn Warner 直指:「從愛德華的舉動明顯看出,他相當迷戀 Gaveston。」譬如他向出身相對寒微的 Gaveston,賜予「康沃爾伯爵」這個通常留給皇室成員的封號,「光用土地、封號和金錢來堆砌他」,甚至為了 Gaveston 與備受冷落的貴族們爭執。

Gaveston 因這段情而屢被流放,雖然多番被國王秘密救回,最終還是被暗殺身亡。Warner 指出,愛德華在 Gaveston 死後「持續為其靈魂祈禱,並為他風光大葬」。數年後,愛德華與新歡兼助手 Hugh Despenser 過從甚密。1326 年,Newenham 修道院的編年史稱呼二人為「國王與他的丈夫」,另一部編年史則指 Despenser「迷惑了愛德華的心」。16 世紀戲劇 Edward II 因為提及愛德華與 Gaveston 的同性戀情,把外界對國王兩段「超友誼關係」的揣測推至高峰。

另一位英格蘭國王詹姆士一世(James I)雖然已婚,但坊間相信他與 3 名男子發展感情。撰寫 King James and Letters of Homoerotic Desire 的 David M. Bergeron 認為,詹姆士與這些男寵的書信「充滿慾望」。譬如他在 13 歲結識 37 歲的 Esmé Stewart,有皇室知情人記載:「國王完全被他說服及引導…… 因為太愛他,即使眾目睽睽,也常圈住他的脖子親吻他。」後來詹姆士被迫把 Stewart 趕走,後者還在信中寫道:「我渴望死而非活,擔心那是你不再愛我的時候。」

詹姆士一世的寵兒 George Villiers 被暗殺身亡。 圖片來源: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UIG via Getty Images

可惜,詹姆士最愛的男寵是 George Villiers 才對。二人相識時 Villiers 已近 50 歲,卻無阻國王的傾情厚愛,數年後就把他破格晉升為白金漢公爵。Bergeron 記錄了兩人之間的情信,包括寫於 1623 年的那封,詹姆士直接提及「婚姻」,並稱 Villiers 為其「妻子」。直至 2008 年,這對情人曾經共住的大宅 Apethorpe Hall 進行翻新,赫然發現他們兩間睡房之間有條秘道相連。

皇室中的同性戀事,並不限於男性君主。安妮女皇(Queen Anne)雖曾多番懷孕,證明她與丈夫保持性關係,但 Harris 指她「曾與宮中多名女眷擁有非常激烈而親密的友誼」。像馬爾堡公爵夫人 Sarah Churchill,就以女主人兼私人財產守護者之姿,在朝中擁有巨大影響力。她作為輝格黨的重要人物,常向安妮出謀獻策,對政治亦指揮熟練。然而至今無人得知,她們的友誼有否越界,發展成為情人。

Ophelia Field 在 Sarah Churchill: Duchess of Marlborough: The Queen’s Favourite 寫道:「女同性戀因其無法核實的性質,成為歷史研究的一個可怕主題。而它又是政治誹謗的最佳主題。」但她亦指,檢閱女性之間的書信時,重要的是明白她們的友誼「是包含我們現在所說的浪漫或色情感覺。」她舉例:「安妮曾向 Sarah 訴說沒她陪伴的孤獨和苦悶,『我渴望再次和你一起,除非你看到我的心,否則你不可能相信我有多愛你。』大多數評論家都認為,安妮在信中的誇張只是風格。事實上,安妮並非誇大其辭,而是抑制她真正想說的話。」

縱使現有很多證據指出,這些皇室成員與他們的寵兒或其他人擁有同性關係,不過 Harris 提醒宮中對心腹的嫉妒和沮喪,不時引致同性關係的流言傳出。「若有君主的親信,以某種方式破壞社會或政治階級,無論關起門後發生甚麼,都有可能被視作問題。」她亦指出,難以將 21 世紀對性取向的定義套用在這些昔日君主身上。「當我們看這些歷史人物,他們或有同性關係,但可能與其取向無關。歷史人物常有些不同於現代人的看法。」唯一肯定的是,現代出現的問題和爭議,在歷史亦曾發生。

  • 電影 The Favourite 把安妮女王與馬爾堡公爵夫人及其表姊妹 Abigail Masham 之間的感情瓜葛搬上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