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共56篇|

Moyashi:愚民式的正能量

愚民被說服自己無法改變現實,唯有改變自己。無力感內化到靈魂核心,結果是把閉嘴錯當和諧正面;解決問題、採取行動反成為負能量。他們就像廣告中那兩個小孩,躺在球場上苦嘆時不與我,再毫無根據地預想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們不會爬起來嘗試踢球,反而會把爬起來的人拉回濕淋淋的地上。

為何日本大學生排長龍借錢?

6 月下旬的東京,在鄰近多間大專院校的高田馬場車站旁,20 歲左右的青年魚貫進入一棟 6 層大廈,外面掛有「學生貸款專門店 想要幫您一把」的搶眼招牌。位於 3 樓的店舖被擠得水洩不通,有男性職員表示:「這一兩年,客人數目飆升。」何以學生們要排長龍借錢?「每日新聞」探討箇中因由。

陶傑:中國人政治的「2 號」問題

香港女特首林鄭月娥鬧出比梁振英時代更嚴重十倍的中國危機,卻至今為止一直不必下台。固然是中國之面子因素第一。另一原因是林鄭下台,中港兩地,人人你眼傻看我眼:都問:誰可以繼任?在這方面,林鄭無可否認比她的前任梁振英有一點政治智慧。

公務員到底效忠誰?

前年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宣佈獨立,馬德里政府馬上啟動西班牙憲法第 155 條,暫時收回地區自治權,取消自治政府各項權力,解僱高層人員。公務員 Agustí Colomines 舉起馬德里法令副本,矢言「這只是文字,不是真實的東西」,並不會服從於馬德里政府。當時一眾舊有加泰政府班子,包括公務員團隊,會默默過渡到馬德里安排的新管治團隊,還是像 Colomines 那樣抵抗?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每日快閃示威:同樣時間,同樣地點,明天我們還會再來

1989 年底,羅馬尼亞人發動革命,推翻蘇聯式社會主義政權,獨裁者壽西斯古被趕下台,由社會民主黨執掌民選政府。但 30 年來,司法制度腐敗、黑社會橫行、官員貪污等問題未見改善,激發起早已深入民心的抗爭精神。因此,在文化重鎮錫比烏的黨總部門外,出現一場持續至今已達 500 天的示威活動。

放棄公共安全責任,等同撕毀社會契約

元朗襲擊案震驚國際,警察袖手旁觀更為人詬病。根據「社會契約」的基本概念,政府必須保障人民性命財產安全,才能夠換取統治的正當性。一旦政府放棄承擔公共安全責任,也就等同單方面撕毀社會契約,種下社會失序的禍根,並足以危及統治根基。

警察無能不作為,人民喪失免於恐懼的自由

西方國家一旦遭遇恐襲,政府往往會呼籲民眾應如常生活,以示對恐怖主義的無畏。但在本港,元朗襲擊案過後的週一,區內街道杳無人煙、大小商戶紛紛落閘,恐慌情緒甚至蔓延其他地區。何以港人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陶傑:無法再回頭

香港林鄭月娥特區政府悍然實行「特黑共治」,驅使黑社會用暴力在元朗向市民暴打,警方配合,袖手旁觀,被香港瑞典商會會長,批評港警為「絕對的恥辱」。終於形成「黑警雙胞胎」,鐵證難賴。香港這個所謂國際都市僅餘的一點點形象,終於被林鄭一如所願,一手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