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

|共3篇|

南非種族隔離時代:抵制行動打破「白色經濟圈」

自 1948 年「種族隔離法」生效,南非黑人遭受的制度歧視壓迫不斷。1983 年白人政府「讓步」,籌組三院制議會,被同年成立的南非民主統一戰線(UDF)批評是白人政府分而治之的扭曲讓步。1985 年,UDF 協調以杯葛方式,抵制白人以及跟種族隔離政權合作的黑人所擁有的商店,要求讓南非黑人享有完全公民權。

當罷買成為一種抗爭方式

近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形式百變,人民除了上街抗議,發動三罷,還拒絕到中資商店消費。網民自製「黃藍餐廳」清單,供人們自行選擇。8 月中旬,「銀髮族」響應罷買行動,於沙田新城市派發傳單,呼籲眾人加入罷買行動。此招數看似獨特,但其實有深厚歷史淵源,更廣為各國示威者所用。Vox 就有文章分享罷買的歷史及成因。

中國民族主義消費

普通人在網上一句評論,可能已被一眾愛國「小粉紅」口誅筆伐為「傷害」中華民族感情。在商業層面,稍一不慎觸碰脆弱的民族感情,更可能惹來 14 億人的齊心抵制。為中國公司提供公關諮詢服務的 Elliott Zaagman,在澳洲獨立智庫 Lowy Institute 撰文,指中華人民的共同抵制行為由來已久,然而民族主義一旦失控,受損的不僅外國企業,中國政府本身亦可能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