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共110篇|

Ryan Fung:石油公司漂綠同謀只有 Google 關鍵字?

世界能源轉型正在加速,但沒有人能猜到,化石燃料時代到底何時才能終結,背後原因是石油公司除了「做實事」轉型,似乎也在積極地「漂綠」,嘗試走出一條看似平衡經濟收益,又能保護環境的「去碳化」之路,實質上卻更似是自欺欺人。非政府組織「對抗數碼仇恨」(CCDH)早前發佈研究,指出幾大國際石油公司在 Google 投放大量廣告為自己「漂綠」。

紀浩基:「百事可樂,說好的戰鬥機呢?」—— 應該袋住先?還是寧為玉碎?

當然,叫你回想發生在自家身上的這類難題,有時不想提起,未敢忘記。但近日 Netflix 新推出的迷你紀錄片「百事可樂,說好的戰鬥機呢?」(Pepsi, Where’s My Jet?),就正好是個完美演繹,也許可透過這個象徵性故事,回想一下自己曾經面對過的處境。

需要裁員的亞馬遜,只能走廣告舊路嗎?

去年亞馬遜廣告業務增長 58%,收入超過 310 億美元,成為僅次於 Google 和 Facebook 的美國第 3 大網上廣告銷售商。今年首 3 季的廣告收入,已超過該公司從 Prime、Prime Video 以及電子書和有聲書收入的總和,更計劃大額投資軟件,拓展廣告業務。亞馬遜在廣告界崛起,對數百萬商戶和用家產生哪些連鎖效應?

缺乏科技含量,直播電商能走多遠?

直播購物能否成功,主要取決於鏡頭前的直播主,如李佳琦(Austin Li)等網紅只靠一次直播,就能賣出逾 10 億美元的商品。而網紅拿到的佣金多寡,取決於直播平台、追隨者數量以及銷售成績。同樣的模式套用到歐洲,卻是橘逾淮為枳。

【Soul Monday】大器超晚成的海報藝術家兄弟

4 年前,從事博物館及畫廊展覽工作的 Aviram Cohen,在紐約皇后區附近被商店和餐廳門外色彩繽紛、風格獨特的懷舊手繪海報所吸引,他希望創作者能為其妻的瑜伽及普拉提工作室繪製宣傳海報。最終,Cohen 找到 Cevallos 兄弟,他們已年屆 80,數十年來每天都在曼哈頓的公寓作畫,Cohen 於是為他們開設社交媒體帳戶,讓這對藝術家兄弟的作品自此紅遍紐約以至世界各地。

傳統廣告無效,「真誠」才能讓 Z 世代成為終身顧客

「傳統行銷方式不適用於 Z 世代身上。他們從小就習慣用智能手機,很會蒐集資訊,因此不會相信企業單方面傳送的宣傳廣告。」學習院大學特別客座教授齊藤徹指出,Z 世代的消費需求不僅缺少開發,就連大企業也難以一般的常識攻破。但換個角度來看,只要先攻下 Z 世代,即使是小企業,營收也可能暴增。

戈爾巴喬夫拍廣告的原因

戈爾巴喬夫日前去世,享年 91 歲。談起這位末代蘇聯總統,你會想到甚麼?他頭上那紅色胎記,還是偉人或罪人的爭辯?相信有一些人會記得,他曾在蘇聯解體前化身成日本紅白機遊戲角色,又於 1997 年和 2007 年分別為 Pizza Hut 和 Louis Vuitton 拍攝廣告。一個前共產黨領袖為不同資本主義產物宣傳,於西方而言,箇中反差和資本主義戰勝共產主義的意味,也許是他成為流行文化象徵的原因。

【烏克蘭戰爭】以「勇敢」作為國家品牌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夫婦早前登上美國時尚雜誌 Vogue,有人批評他們在人民陷於水深火熱時美化戰爭,但丹佛大學媒體、電影及新聞研究副教授 Nadia Kaneva 近日在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提到,烏克蘭是首個在戰爭期間發起國家品牌宣傳活動的國家,並以此作為應對軍事入侵的關鍵策略,目的是爭取實際的軍事、經濟及道德支援。

虛擬殺敵:緬甸人打機救國

網絡常用「鍵盤戰士」、「冷氣軍師」,譏笑只對螢幕發表偉論、毫無實際行動的人。不過在緬甸,留在網絡世界確實有機會出力對抗軍政府。只要在 App Store、Google Play 兩大平台下載遊戲 War of Heroes 來玩,就能「加入」人民防衛軍,化身戰士與軍政府的緬甸國防軍戰鬥。創作方 The PDF Game 承諾捐贈收益,資助緬甸抵抗力量。

紳士大哥:創造豬肉佬傳奇的市場神技與功虧一簣的死因

很多人到今天仍然覺得一位「豬肉佬」能捲起一陣熱潮是不可思議。然而從市場學角度看,這其實需要稱讚製造這陣熱潮的幕後團隊,因為他們的確成功地「造了星」。要不是整件事背後的客戶聲名問題,豬肉佬可能就此星途一帆風順。

【香港文摘】最貼地的王,最貼地的藝術 —— 訪「渠王」嚴照棠

著名通渠匠「渠王」嚴照棠,以香港街頭廣告塗鴉聞名。他的塗鴉廣告,一寫,便是幾十年了。他從 20 幾歲寫到 70 幾歲,也從街頭小巷寫到香港人的回憶裡去了。時代更迭,科技進步,依然無阻棠叔解決渠道淤塞難題。「關關難過關關過」,似乎正是棠叔的人生寫照,至於退休,他認為順其自然便好。

一圖勝萬字:海報如何從藝術變成廣告?

從宣傳電影上畫,到招募壯士從軍,鼓動人心的「推手」,往往只是一張海報。其實早於古埃及便有刻劃符號的石碑,羅馬人也會把附有公告的木匾掛在廣場,時至 15 世紀中期,古騰堡發明活版印刷,現代海報亦開始面世。但這種推廣形式發揚光大,並從藝術作品演變成商品廣告,便要從 1796 年左右,石版印刷術出現開始說起。

甚麼是漂綠?企業氣候漂綠或招人提告?

隨著投資者和消費者愈來愈關注氣候變化,企業宣傳亦更著重標榜其在環境和氣候變化方面所作的努力。聲明公司更環保,能提升品牌形象,藉此帶來額外收益;然而,在環保功績方面言過其實,又稱為「漂綠」,例如使用未經證實或有誤導性質的聲明、選擇性披露環境績效以獲取商業或政治利益等。參與漂綠的不僅是公司,政府和政客亦可以透過漂綠來誇大自身環保功績,往自己臉上貼金。

北京冬奧,開始動搖的贊助商

面對英、美、澳洲等多個西方國家先後宣佈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中國外交部回應「任何國家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行為都是沒有意義」、「沒有人會在意」。其實,外國官員來或者不來,中國都會照樣舉辦冬奧,但這股抵制北京冬奧的風潮,似乎令不少奧運贊助商在宣傳上變得審慎。

當夢入面也有廣告……

電視有廣告,觀看影片前要看廣告,社交媒體有廣告,也許只有我們入夢時,才有片刻擺脫無處不在的廣告。不過,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 Fluid Interfaces 團隊博士生 Adam Haar Horowitz、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教授 Robert Stickgold 和加拿大蒙特利爾大學心理學教授 Antonio Zadr 就在網上雜誌 Aeon 撰文,指廣告商已經開始入侵人們的睡眠,嘗試將產品植入夢中,但箇中倫理問題,仍在探討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