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

|共33篇|

維京人不是種族?

維京戰士其實不戴角盔、女維京戰士真實存在,並非神話傳說…… 人們對這群金髮碧眼、來自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跨過北海進入不列顛的戰鬥民族,還有甚麼誤解?原來,這條問題本身便是誤解。據近日發表於學術期刊「自然」的基因研究指出,維京不全然是一個種族,而是一種文化身份或概念。

內蒙古:曾經是中共同化政策最成功的地方

8 月 23 日,中國境內唯一蒙古語社交平台「Bainu」遭到當局封鎖;8 月 26 日,內蒙古教育廳正式宣佈,規定本來用民族語言授課的學校,新學年起都要轉用全國通用的漢語教材。一連串事件觸法內蒙古大規模示威,家長學生發動「拒絕返校」運動,據指有蒙古學生更跳樓輕生。過去二十多年,內蒙古一直被視為中共同化政策最成功的地方,甚少出現大型種族衝突,外界都關注在現時情況會否逆轉。

新疆,漢人天堂背後

今天的新疆,維吾爾族與漢族人口分別約有 1,000 萬及 900 萬。回顧 1953 年,漢族僅佔新疆 487 萬人口的 6%,而維吾爾族則佔 75%。漢族移民多年來都是新疆最大人口增長來源,到底這個大西北地方有甚麼吸引?科羅拉多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Darren Byler 曾到烏魯木齊訪問漢人移民,揭示在原居地只是低收入農村人口的他們,到新疆後如何獲得多數維吾爾所沒有的優勢。

方俊傑:不死軍團 —— 自然而然的平權

平權不需要拍一齣「爆炸性醜聞」出來煞有介事。像「不死軍團」,飾演不死人中最早出生的一個,於是做了領袖、做了主角,是很順理成章,也不用刻意強調為何是女人不是男人,為何是同性戀不是異性戀,為何新加入成員是個黑人不是白人。當所有設定,也不用刻意計算來達成大眾對公平的期望,才是真正的平權。

俄羅斯種族主義,源於無知?

有「現代俄羅斯文學奠基者」之稱的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擁有非洲黑人血統。其黑人外曾祖父 Ibrahim Petrovitch Gannibal,自小從非洲遭綁架至俄國,其後成為彼得大帝的教子兼俄國將軍。直至上世紀大部分時間,俄羅斯仍以普希金與非洲的淵源為榮。然而,有色人種在今天的俄羅斯,受到的待遇似乎相去甚遠。英國廣播公司(BBC)就訪問幾名在俄國生活的黑人,他們在日常生活裡,總有受到歧視的時候。

【也是命】非洲人在中國,受到平等待遇了嗎?

美國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黑人男子 George Floyd 遭警察壓頸制服期間死亡,至今演變成全國反警暴及種族歧視示威浪潮。中國「環球時報」如獲至寶,以「George Floyd 謀殺案暴露美國腐朽的種族主義」為題報道事件。然而,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近日的報道指,中國多年來針對黑人的種族歧視問題,亦不容忽視。

南非種族隔離時代:抵制行動打破「白色經濟圈」

自 1948 年「種族隔離法」生效,南非黑人遭受的制度歧視壓迫不斷。1983 年白人政府「讓步」,籌組三院制議會,被同年成立的南非民主統一戰線(UDF)批評是白人政府分而治之的扭曲讓步。1985 年,UDF 協調以杯葛方式,抵制白人以及跟種族隔離政權合作的黑人所擁有的商店,要求讓南非黑人享有完全公民權。

多倫多的速龍小隊,成為強隊後如何改變加拿大?

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在 1995 年於加拿大成立了兩支 NBA 球隊:多倫多速龍和溫哥華灰熊。灰熊於 2001 年遷往田納西州,令多倫多速龍成為了唯一一隊非美國本土的 NBA 球隊。今年,這支有 24 年歷史的球隊,首度昂然躋身 NBA 總決賽。多倫多速龍的成功,在加拿大全國捲起籃球熱情,不單對 NBA 的國際化政策意義重大,也標誌著加拿大人的身份認同轉變。

極速「下架」的政治廣告:重新思考移民問題

貌似鼓吹種族隔離的廣告,實際是去年 11 月才成立的新政黨「愛沙尼亞 200」的宣傳廣告。「在愛沙尼亞人民面前舉起一面社會之鏡,揭示我們社會的痛處。」黨主席 Kristina Kallas 解釋:「對廣告的反應正正顯示,這是一個痛處。」廣告劍指的是現時愛沙尼亞的種族「隔離」現象。

大坂直美能否改變混血兒在日本的命運?

大坂直美最近在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上擊敗名將莎蓮娜威廉絲,成為日本網球史上第一個大滿貫單打冠軍。但以日本人的角度,雖她確實是日美混血兒,但外貌與膚色委實不像日本人,加上不太懂日語,在追求民族單一血統的國家,可以稱之為「日本人」嗎?年輕混血網球手為日本帶來榮耀之餘,也帶來了日本混血兒該如何定位的問題。

邱翔鐘:兩位顯赫的巴裔政治明星

對於少數族裔,英國的基本原則是鼓勵他們融入主流社區,同時又讓他們保留本身文化宗教傳統。近年來,巴裔人士在政壇冉冉升起。目前英國政壇上有兩位著名的巴裔人士,其一為 2016 年當選為大倫敦市長的簡世德(Sadiq Khan),其二為今年被任命為內政大臣的賈偉德(Sajid Javid)。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後移民時代:白人才是美國的「少數民族」?

過去約 4 分 1 世紀,白人喪失美國的主流地位。2015 年,人口統計學家指加州的拉丁人口已超白人,美國人口普查局亦指,白人嬰兒不再佔大多數。到了去年,所有少數種裔的人口增長都快於白人。像 Heaven Engle 留在家鄉的工廠上班,卻因同事幾乎全是說西班牙語的拉丁美洲人,反令她自覺是「少數族裔」,跟旁人語言不通,格格不入。

當「億萬少年」遇上「瘋狂土豪」時

「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故事改編自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的同名小說,講述新加坡「超豪男友」從美國帶著他的華裔女友返回新加坡參加婚禮,女友這才大開眼界見識到這群比上帝還要有錢的「瘋狂亞裔土豪」是如何揮金如土。電影以喜劇手法,諷刺當下美國亞裔新富二代所過著的跑車豪宅式奢侈生活,但又正好道出了這 30 年來,風水輪流轉,全球經濟大局的改變。而且,「我的超豪男友」將是荷里活過去 25 年來首部由全亞裔演員演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