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90篇|

跟北京分手 —— 布拉格市長反共意志從何來?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Zdeněk Hřib),因要求北京取消兩地姊妹城市協定中的「一中條款」不果,於 10 月 7 日解除與北京的城市關係;賀吉普因此受到中國外交部指斥。觀乎賀吉普及捷克海盜黨,以反共前總統哈維爾繼承者自居的政治立場,也許不必對此感到意外。

日韓貿易戰下,在日韓裔難掩憂慮

日本與韓國之間的戰時賠償問題,演變至貿易戰,至今更影響兩國不同範疇的合作。10 月的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韓國亦未獲邀請參與。普羅大眾或許認為,國與國的關係,與自己的生活距離太遠,但對在東京新宿區新大久保車站附近聚居的韓裔人士而言,則有不同的憂慮。

亞洲邁向動盪時代?

美國國會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即,香港再次成為中美博弈戰場,牽連亞洲大局。國際知名記者卡普蘭(Robert D. Kaplan)日前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分析,當前香港危機與日韓貿易戰,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反映 70 多年的戰後亞洲格局風雨飄搖,杜林普外交政策與中國當霸主的野心,是動搖既有秩序的兩大推手。

韓美聯合司令部搬遷,是好還是壞?

南韓「東亞日報」日前報道,據軍方消息人士透露,韓美近日通過磋商,一致同意「聯合司令部由龍山遷往平澤」的計劃將於 2021 年底完成。這個被當地美軍視為「第二個家」的軍事基地,究竟有何獨特之處?「華爾街日報」為此進行實地探訪,並詳細介紹新、舊司令部基地。

中國民族主義消費

普通人在網上一句評論,可能已被一眾愛國「小粉紅」口誅筆伐為「傷害」中華民族感情。在商業層面,稍一不慎觸碰脆弱的民族感情,更可能惹來 14 億人的齊心抵制。為中國公司提供公關諮詢服務的 Elliott Zaagman,在澳洲獨立智庫 Lowy Institute 撰文,指中華人民的共同抵制行為由來已久,然而民族主義一旦失控,受損的不僅外國企業,中國政府本身亦可能後果自負。

香港:冷戰格局下的「東方柏林」?

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一場「反送中」運動再次把香港推上國際舞台,外國評論多番吹捧香港為「極權汪洋中的一塊叛逆飛地」,是新冷戰下的「西柏林」。回顧歷史,輿論其實不止一次以柏林類比香港,70 年前英國外相,就曾以「東方柏林」形容之,強調在冷戰格局下,香港扮演著「自由世界」的前哨角色。

【電報外洩】網絡戰爭如何改變國際外交常規?

英國駐美大使達羅克外交電報早前外洩,內容狠批美國總統杜林普「笨拙」和「無能」,前者被迫辭官,亦再次曝露傳統外交電報的安全漏洞。美國「大西洋」雜誌整合多名歐美外交官的見解,分析近年維基解密和網絡戰爭,如何打擊政界對外交電報的信任,默默改變過百年的國際外交常規。

民主黨可如何抵制中國,又避免鸚鵡學舌?

美國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撰文提醒,對華強硬已經是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一致共識,即使杜林普連任失敗,恐怕民主黨亦不會讓步。現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所苦惱,只是如何在抵制中國同時,不會鸚鵡學舌,把杜林普的套路照搬。

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有甚麼用?

美國與伊朗關係持續緊張。週一,杜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及數名高級官員。伊朗總統魯哈尼日前對此表示憤慨,斥責新制裁橫蠻愚蠢,更指白宮陷入「智障」所控。美國本已就石油禁運等項目制裁伊朗,但伊朗總有方法迴避制裁。「華盛頓郵報」報道分析,是次針對哈梅內伊制裁之舉,並非著眼於打擊伊朗經濟,背後另有原因。

【亞洲實力指數】中國發展障礙不是美國,是其自身

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昨日公佈「2019 年亞洲實力指數」,顯示美國國力依然冠絕亞太,中國得分緊隨其後,台灣是唯一得分下滑的國家。雖然中美貿易戰是全球焦點,但研究警告中國的真正敵人不是美國,反而是其自身的政治和社會隱患。

項明生:蛋包飯想到逃犯條例

2019 年 5 月 24 日,歐盟「廿八國聯軍」外交照會林鄭月娥,就修訂「逃犯條例」提出抗議。歷史總是最好的預言。119 年之前,1900 年 6 月 21 日,慈禧發佈「宣戰詔書」,向八國聯軍開戰。同年,德國派遣軍第一步兵團,雄糾糾跨過黃浦江,操到上海南京路,為租界內的中國人提供庇護。和今天的政情,正好相映成趣。

糧食援助北韓 —— 金正恩真正關心的事?

北韓近日傳出嚴重乾旱,導致糧食供應危機。為此,南韓宣佈提供價值 800 萬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時值北韓核問題膠著,南韓及其他國家的人道援助,會否成為改善契機?假如有此「幻想」,或許過於天真。長期報導北韓消息的記者 Bradley K Martin,於「亞洲時報」撰文分析 —— 對金正恩而言,沒有任何事情比鞏固金氏統治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