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190篇|

中國是弱還是強?

新冷戰爆發以來,美國應如何看待中國這個勁敵,專家們各持不同見解。有人視中國為威脅全球的超級強權,亦有人視中國為不足為懼的紙老虎,美國國防部前中國專家 Dan Blumenthal 新書 The China Nightmare 卻辯證地提出另類看法 —— 中國既強且弱,其內部脆弱正正促成其全球野心,觀點惹起專家熱議。

「戰狼畫手」:中國大外宣新路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本週一在 Twitter 發佈一張改圖,圖中顯示澳洲士兵用刀架著阿富汗兒童的喉嚨,澳洲總理莫里遜為此要求中方道歉。儘管如此,該圖作者、中國 CG 畫家烏合麒麟卻於日前製作另一圖片「致莫里森」批評對方。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定居澳洲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談及本名傅宇的烏合麒麟如何在中國聲名鵲起,成為「半官方宣傳畫家」。

陶傑:曾經,「領導世界」的成績

民主黨候任總統拜登宣佈內閣主要名單,並提名舊人布林肯出任國務卿。拜登說:「美國回來了,美國準備要領導世界。」這句話自然是針對杜林普所說的「美國優先」。然而矛盾的問題來了:拜登代表的眾所周知是左派,杜林普被視為極右。若一個左派的美國總統說:「美國回來了,美國要領導世界」,那麼美左是不是要維持全球挑動戰事四起的美帝國主義?

RCEP:中國合縱抗美的一盤大棋?

11 月 15 日,中國跟日韓澳紐以及東盟十國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親中媒體形容 RCEP 令中國突破美國包圍網,令奧巴馬時期牽頭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及進展協定」(TPP)再沒多少發展空間。中國總理李克強豪言:「協定不僅是東亞區域合作的成果,更是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勝利。」不過也有外媒指出,RCEP 只是雷聲大雨點小。

俄羅斯噩夢 —— 中亞、高加索中國化?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對部分前加盟共和國的影響力猶在,更視中亞及外高加索地區為其勢力範圍。然而,歐亞民族及宗教研事專家、前美國國務院蘇聯民族事務特別顧問 Paul Goble,日前在美國詹姆斯敦基金會撰文提到,莫斯科現時日益擔心北京會利用其軟實力,驅使中亞及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所在的外高加索地區出現「中國化」(Sinicization)。

台邦交國聖文森特大選:經濟與道德交戰

台灣現時僅存 15 個邦交國,其中一個是位於加勒比海的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當全球焦點都放眼於美國大選的時候,聖文森特亦於 11 月 5 日進行大選,並即日完成點票。是次選舉對台灣至關重要,是親台和親中勢力的對壘,關乎台灣在國際舞台的生存空間。最終親台的執政黨成功連任。

【美國大選】無論誰主白宮,歐洲都要靠自己

美國總統大選影響全球政局,今日一戰理應舉世觸目才對。但看一班歐洲外交官,卻無論誰勝誰負,似乎也不太在乎。「華盛頓郵報」分析,經歷過杜林普的 4 年任期,歐洲覺悟到「與其靠盟國,不如靠自己」,決定最終是他連任也好,還是拜登成功跑出也罷,都準備在國際舞台上,走更獨立的路線。

與香港維持移交引渡協議的,是甚麼國家?

在 10 月,歐盟三國芬蘭、愛爾蘭和荷蘭相繼宣佈,中止與香港的引渡協議。愛爾蘭外長科文尼直指,港區國安法「讓香港獲得承諾的高度自治面臨風險」。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表示,事件反映香港法治已不獲民主國家認可,「一國兩制盪然無存,是鐵一般的事實」。現時,只有極少數的民主國家依然與香港維持移交引渡協議。

夾於中台之間,加勒比共同體如何應對中國崛起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近年透過一帶一路等計劃,以經貿、債務、企業併購等手段,擴大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與中國相距一萬多公里的加勒比海,也感受到中國的影響力,但與其他地區不同,這個地區鄰近美國,亦混雜了中國和台灣的邦交國,在複雜的地緣政治局勢下,如何共同訂立對華政策,是一個大難題。

外交爭議:在德國遙控管治泰國的泰王

泰國示威愈演激烈,10 月 15 日,政府宣佈嚴重緊急狀態令,但翌日曼谷巿中心依然聚集大批示威者堵路,要求總理巴育下台、解散國會、修改憲法及改革王室,最終政府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這一輪泰國示威,牽連遠在歐洲的德國,醞釀一場外交風波,事緣泰王長居德國,並遙控主理泰國政事,涉嫌違反德國的簽證規定。

塔吉克:中國未來海外軍事基地選址?

中國近年大力擴充軍備,矢志挑戰美國軍事霸主的地位。今年 9 月,美國推出的「中國軍事與安全態勢發展報告」,又稱「中國軍力報告」就指出,中國可能會在多個國家設立海外軍事基地,例如巴基斯坦、塞舌爾、坦桑尼亞等。與其他國家比較,中亞國家塔吉克出現次數多達 17 次,佔報告篇幅最多。

不斷而斷:含糊不清的台梵關係

台灣現時僅存 15 個邦交國,當中歐洲就剩下梵蒂岡。有報道指,梵蒂岡將與中國續簽主教任命協議。雖然梵蒂岡強調有關協議只是宗教問題,而不是外交問題,但早有分析指協議是要為中梵建交鋪路。有學者就分析。自從新中國成立後,梵蒂岡與台灣的關係一直含糊不清,教廷在台灣設辦事處只是基於政治現實,與台灣斷交或許只是早晚的事。

馬爾代夫的反印度情緒,左右印中的政治角力?

對印度來說,鄰近的印度洋島國馬爾代夫,乃其國家安全及戰略範圍的重要一部分。親印度的 Ibrahim Mohamed Solih,在 2018 年選舉中取代親中總統 Abdulla Yameen,令兩國關係從谷底回升。但印度專欄作家 Seema Sengupta 警告,近期馬爾代夫民間就當地的印度軍事力量,出現了反對的聲音。

唯一沒有與中國建交的鄰國:不丹

新一輪的中印衝突已持續多時,仍沒有解決的跡象。號稱「快樂之國」的不丹,一向予人與世無爭的形象,卻不幸夾在中國和印度之間,自 2017 年洞朗地區衝突起,中國將邊界線向不丹推前 40 公里。不丹多年奉行獨特的外交模式,由印度督導,至今還沒有和中國建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