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131篇|

印中邊界衝突風險

2017 年,印度及中國的邊防部隊曾在洞朗對峙約兩個月;本月 5 及 9 日,兩軍再度發生衝突。近年相關邊界衝突雖然沒有演變成戰爭,但政治學者 Sumit Ganguly 及國際關係學者 Manjeet S.Pardesi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距離 1988 年兩國同意「互相理解」邊界問題已有 30 餘年,今天兩國的邊界衝突,值得擔憂。

英國保守黨向中國獻的媚,換來了甚麼?

自 2010 年前時任保守黨黨魁卡梅倫(David Cameron)帶領該黨贏得大選以來,英國政壇一直由保守黨主政。2015 年,英中兩國領導人分別表示兩國關係邁進「黃金時代」。不過,在不同媒體評論中國議題的英國作家 Robert Foyle Hunwick 認為,保守黨多年來對中國的屈從,並未有為國家帶來任何幫助。

一人的抗議,突顯中國已染紅澳洲大學

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學生 Drew Pavlou 曾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武肺爆發後,他一身保護裝備,到學校孔子學院抗議,諷刺中國是病毒來源,被校方指控違反學校規則、騷擾教職員及學校、損害大學聲譽,需要接受紀律聆訊,並威脅對其採取法律行動。事件再次突顯澳洲專上教育正逐漸失去西方教育精神,為了利益轉投中國懷抱。

各國準備,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了嗎?

武漢肺炎疫情勢將嚴重打擊全球經濟,中國或會在此時用上兩大法寶,拓展國外影響力,第一個是債務外交,以貸款從政治和經濟層面上控制小國,另一個就是併購外交,透過國企和親共企業,買起外國具戰略價值的企業和資產。各國都在調整策略,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

【偷雞稱霸?】中國南海人工島礁的隱患

中國上月初擊沉越南漁船,最近又派勘測船在馬來西亞水域活動,激怒東南亞鄰國。但是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的主任 Greg Poling 認為,中國的威嚇行為從來不是新聞,新鮮的是東南亞鄰國的反應,他們已經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應付不暇,而這場瘟疫中至少有一部分源於中國的過失。 

【因疫成便】小國愈借,中國愈強的債務外交

近年,「債務陷阱外交」成為國際關係的重要關鍵字,多用於形容中國在南亞、太平洋島國和非洲的經濟援助。論者多指中國刻意向一些小國提出大筆難以償還的貸款,當借貸國未能還債時,就被迫在經濟、政治,乃至國家主權上讓步。而在武漢肺炎還未退卻之時,中國就正在調整債務陷阱外交。

致在華非洲人:息事寧人才是常識吧

本月,在中國廣州生活的非洲黑人聲稱受中國人歧視,在民間層面,遭房東趕走、酒店餐廳拒絕接待;到被警察監視、驅趕甚至沒收護照。同月 10 日,尼日利亞眾議院議長 Femi Gbajabiamila 就事件召見中國駐當地大使周平劍,讓人以為非洲領袖們為一眾僑民挺身而出。但非政府組織 Appreciate Africa Network 創辦人 Samantha Sibanda 坦言,對非洲領袖們其後退縮感到失望。

【冤有頭】在美國提告,向中國索償,可行嗎?

武漢肺炎大爆發,令全球數以十萬計的人喪生,各國也要面對災難級的經濟衰退。很多人把矛頭直指中國政府刻意瞞報,好比當年切爾諾貝爾核事故,令災情一發不可收拾。美國密蘇里州政府,就率先在 4 月 21 日入稟地區法院,控告中國。可是,要分析向中國索償可行與否,我們就要先了解國際法中的主權豁免(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y)原則。

在華非洲學生的哀歌:中非民間衝突史

近日,廣州政府以抗疫為名,驅趕市內的黑人,致使他們無家可歸,惹來非洲各國的外交抗議,也令中國的醫療外交蒙上陰影。外交部部長王毅為事件降溫,聲言「中非友誼堅如磐石,不會受一時一事影響」。然而,從 60 年代,毛澤東推動「不結盟運動」,大量非洲生來華開始,中非的民間衝突就時有發生。

中國醫療外交:非洲人吃這一套嗎?

武漢肺炎差不多傳遍世界每個角落,而在醫療系統極為脆弱的非洲,確診人數早已超過 15,000人,情況令人擔憂。在疫情爆發初期還未波及到非洲時,中國商人在當地四處搶購醫療物資;中國疫情高峰期過去後,就向非洲開展醫療外交,透過協助當地對抗疫情,試圖增加影響力。可是,中國的醫療外交,在非洲卻不是人人受落。

【抗疫旗手】古巴「醫療外交」的由來

古巴公共衛生部負責執行外國任務的代表 Delgado Bustillo 向半島電視台透露,有數十個國家正請求醫療援助,衛生部將根據自身能力回應。一直遭美國實施貿易禁運的古巴,在國際被邊緣化,但原來古巴派遣國際醫療救援的做法,由來已久。

世衛成員一定是主權國?

世界衛生組織近年腐敗不堪,在今次疫情更被指醜態百出。世衛助理總幹事艾爾活,接受香港電台英語節目「脈搏」訪問時,更加「cut 線」迴避台灣成員資格問題。事件一再發酵,先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指港台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再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世衛成員是以主權國為單位。但事實上,世衛成員也包括一些非主權國。

闖出武肺大禍,中國卻如日中天?

武漢肺炎爆發之初,不少分析師斷言,疫情是對中共管治的一記重擊,甚至形容是中國的「切爾諾貝爾」。但到今日病毒肆虐全球,有評論警告,中國正試圖營造抗疫成功的形象,扭轉劣勢,讓人民相信外國更危險,有政府監控反而更安全,對外又宣傳「中國模式」更優秀,趁機在國內外謀取政治紅利。

俄中家仇國恨,盡在政治現實中消失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 但可以缺一大塊。後半句由網民所作的調侃,或許深深刺痛不少愛國人士的心。但對中國來說,為甚麼有些家仇國恨必須牢牢記住、代代相傳,有些則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甚至選擇性失憶?在俄中的黑龍江邊境,過去曾發生大屠殺事件,但出於兩國現時的合作需要,這些慘無人道的往事,似乎同遭兩國刻意隱藏。

由「病毒源頭」到「全球抗疫先鋒」的中國宣傳

從外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於 2 月初製作的「意大利人擁抱中國人,支持抗疫」短片,到近期「中國派遣特別醫療隊前往意大利」片段,可見中國對自身的宣傳,已由較早前的「我不是病毒」,走到今天的「馳援外國」。有專家指出,隨著中國武漢肺炎新病例下降,中方開始動用各種宣傳機器,改善國際形象,並將其威權體制描繪成應對危機的理想方式。

武漢肺炎,讓東南亞不再依賴中國?

近年,中國已成為東盟十國裡,其中九個國家的最大進口國,且對十國均是日益重要的出口市場。但武漢肺炎打擊全球旅遊、航運以至生產鏈,依靠中國投資、遊客消費的東南亞固然首當其衝。疫情或同時讓人窺見,一個不再過分依賴中國的東南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