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293篇|

中國擬與 10 島國簽約,新冷戰恐延伸至太平洋?

中國外長王毅今日起訪問太平洋多國,路透社獨家取得文件指出,中方預先向 10 國領袖發出信件,附帶聯合公報草案,務求在警務、安全及數據通訊達成多邊區域協議,但至少有一個島國拒絕邀請,憂慮中國勢力擴張「威脅地區穩定」,令太平洋捲入中美新冷戰。

在疑美和反俄之間,希臘步向歐洲主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希臘是少數與其「欲斷難斷」的西方國家。本月初公佈的民調顯示,支持對俄制裁及資助烏國購買武器的希臘人僅佔 54% 及 40%,兩者均遠低於歐盟的平均值。總理米佐塔基斯卻跟輿論唱反調,公開聲援烏人抗戰。當疑美民意遇上反俄政府,這個古老國家開始步向歐洲主義。

終極東擴史:蘇俄申請加入北約

5 月 15 日,芬蘭因應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決定放棄二戰結束以來的中立政策,正式宣佈申請加入北約,相信另一個北歐國家瑞典亦會緊隨其後。中俄媒體其中一個常見說法,指北約東擴是烏克蘭戰爭的導火線。然而翻查歷史,無論是蘇聯抑或是戰後的俄羅斯,其實都曾有意甚至申請加入北約。

【北韓疫情】要核武,還是要疫苗?

北韓上週四首度確認國內 COVID 病例,是兩年多來不曾公佈病例的「零的突破」。儘管當地未有提及確診數字,但官方已下令嚴格封鎖全國。一日後,平壤終於表示,自 4 月下旬以來,全國超過 35 萬發燒病例,目前有 187,800 人正在接受隔離及治療。北韓曾拒絕主要由西方國家支援的 COVAX 疫苗分享計劃,與中國提供的科興疫苗。「華爾街日報」報道,北韓是次可能不得不接受他國的人道援助,但同時卻不太可能放棄核武計劃。

澤連斯基教你:甚麼是數碼外交?

拜登政府最近成立「網絡空間與數碼政策局」,以協調數碼外交(Digital Diplomacy)為使命。數碼外交的概念聽來陌生,其實早就滲透到互聯網的日常操作,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近月堅守基輔的同時,仍能夠以數碼技術突破重圍,頻繁演說以達成外交目標,便是教科書級別的數碼外交典範。

世界警察:聯合國安理會的初衷

俄羅斯昨日被逐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但無論澤連斯基如何抗議,俄國始終穩坐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其實安理會的設計,是源於前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構思,他汲取國際聯盟的教訓,提議由美國、英國、蘇聯和中國承擔維和責任,合稱「四警察」(Four Policemen),後來加入法國,組成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至於如何應對「警察」知法犯法,羅斯福並沒有答案。

【東線醞釀】白熱化的日俄領土爭議:北方四島問題考

2 月底,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球自由民主陣營聯手反制俄羅斯,日本也加入制裁行列,響應把俄國剔除於 SWIFT 外、凍結俄羅斯官員及普京親信的資產,並實施軍事出口限制。事件令日俄關係急劇惡化,不單「日俄和平條約」談判工作流產,俄羅斯甚至在有領土爭議的北方四島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令緊張局勢升溫。

拜登團結歐洲,但救得了烏克蘭嗎?

拜登結束訪歐行程,議定出進一步孤立普京的方向,打算把俄羅斯逐出 G20,又計劃出口液化天然氣到歐洲,以抵消盟友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演說更聲言「普京不能再掌權」,引起國際哄動。但烏克蘭官員坦言,拜登在連場峰會都沒有大膽的援烏方案,政府上下無不感到「非常失望」。

【拜登訪歐】美國能否領導歐洲援烏抗俄?

普京開戰建基於三大假設,一是烏克蘭一擊即潰、二是俄軍佔盡上風、三是美國喪失國際領導地位。前兩點證實是誤判,如今國際正關注拜登訪歐之行,能否重振美國領導北約的角色,這不但影響烏克蘭戰局,還會改變地緣政治板塊。澤連斯基則預告,這數天峰會將揭穿「誰是朋友、誰是夥伴、誰為錢出賣我們」。

【亞洲第一】入侵烏克蘭,成日本對俄外交轉捩點

作為首個就入侵烏克蘭向俄羅斯施壓的亞洲國家,日本早前獲烏國總統澤連斯基致謝。2014 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時,日本的回應顯得遲滯,僅對俄實施象徵式制裁;但受俄烏戰爭影響,加上認清已無望從普京手上取回有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現時日本政府已重新考慮更強硬的對俄外交政策。

奧爾布賴特:首位美國女國務卿與現今世界秩序

在 1997 年至 2001 年克林頓主政時期,擔任美國國務卿的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在 3 月 23 日因癌症病逝,終年 85 歲。奧爾布賴特縱橫美國外交界數十載,出任過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等重要職務,亦是歷來首位女性國務卿。就讓我們了解這位傳奇女子的一生。

小國領袖:新加坡為何會制裁俄羅斯?

俄羅斯自於 2 月 24 日全面入侵烏克蘭,造成嚴重的人道災難,自由陣營多個國家旗幟鮮明地反對侵略行動,由提供軍備到制裁俄羅斯等,給予烏克蘭各種援助。甚少在國際衝突中明確表態的新加坡,也在 3 月初破天荒對俄國實施金融制裁和出口管制,是 44 年來首度作出單邊制裁。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博士生李希瑞便在「外交家」雜誌撰文,剖析箇中因由。

美巴關係:相見如同陌路人?

巴基斯坦人口超過兩億,是世界第二多穆斯林的大國,而且是擁有核武的軍事強權,位處中亞和南亞交匯,扮演重要的地緣政治角色。過去,巴基斯坦與美國關係密切,美國會利用當地的軍事基地支援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事。可是,兩國近年愈走愈遠,俄烏戰事爆發時,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更身在莫斯科,「東亞論壇」評論就指,兩國已相見如同陌路人。

在越南,不能說的中越戰爭?

中國和越南皆是世上少數依然由共產黨執政的國家,單從意識形態來看,兩國關係理應緊密友好。可是兩國在冷戰期間曾爆發多次軍事衝突,包括知名的 1979 年中越戰爭,到今天又就著南海主權爭議而時有磨擦。中越一直亦敵亦友,過去一些包袱,也成為不能說的禁忌。「外交家」雜誌就有評論探討,越南的老師為何避免談及 1979 年中越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