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114篇|

由「病毒源頭」到「全球抗疫先鋒」的中國宣傳

從外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於 2 月初製作的「意大利人擁抱中國人,支持抗疫」短片,到近期「中國派遣特別醫療隊前往意大利」片段,可見中國對自身的宣傳,已由較早前的「我不是病毒」,走到今天的「馳援外國」。有專家指出,隨著中國武漢肺炎新病例下降,中方開始動用各種宣傳機器,改善國際形象,並將其威權體制描繪成應對危機的理想方式。

武漢肺炎,讓東南亞不再依賴中國?

近年,中國已成為東盟十國裡,其中九個國家的最大進口國,且對十國均是日益重要的出口市場。但武漢肺炎打擊全球旅遊、航運以至生產鏈,依靠中國投資、遊客消費的東南亞固然首當其衝。疫情或同時讓人窺見,一個不再過分依賴中國的東南亞。

援助中國抗疫惹禍,文在寅面臨彈劾危機

南韓淪為武肺疫情最嚴峻國家,口罩供應至今還未穩定下來,處處是輪候口罩的人龍。究其原因,很多南韓人都咬牙切齒,指責總統文在寅白白送出 200 萬口罩給中國;正當中國有地區禁止南韓人入境,南韓卻還以反歧視為由,拒絕向中國全面封關。疫情失控不但招致 145 萬人聯署要求彈劾文在寅,有南韓學者更慨嘆,南韓人反中情緒愈趨高漲,是文在寅親中政策一手催谷而成。

口罩互贈外交:慷國庫之慨,叫國民受苦

日韓深陷武肺之禍,兩國大鬧「口罩荒」。眾人為買一盒,不惜排隊半天,甚至推撞打罵。此時中國伸出「友誼之手」,「贈送」數十萬個口罩及其他防疫物品。但為何日韓人民不知「感恩」,反而大肆批評?因為當初正是一批政客慷國庫之慨,把口罩「送中」,落得今日「一罩難求」的田地。

中國直接操控了哪些國際組織?

在今次武漢肺炎危機中,世界衛生組織的表現強差人意,反應遲緩,而且譚德塞一面倒親中的態度,更被網民戲謔世衛應改稱「中國衛生組織」。現時聯合國共有 15 個專門機構,最出名是世衛、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尚且不計算譚德塞一類的中國老朋友,中國代表已經直接進佔了當中 4 個專門機構的主席之位。

「東亞病夫」是中國人自我創造的污名?

一場武漢肺炎叫全球聞中國人色變,早前有美國評論更以「亞洲病夫」描述中國,觸發中美外交風波。中國人如此敏感,皆因在民族集體記憶中,「東亞病夫」是西方羞辱同胞體弱多病的用詞、是「百年國恥」的象徵。但台灣歷史學家楊瑞松研究卻發現,甚少文獻佐證西方曾經以此侮辱中國人,「東亞病夫」當中的羞辱含意竟然還是中國人所賦予,卻要把話塞到西方嘴裡,背後與中國民族認同中的集體受辱情結息息相關。

「戰疫」時刻,解放軍在哪兒?

身為人民子弟兵,為人民服務的中國解放軍,理應出現在「戰疫」最前線。但武漢肺炎期間,解放軍在哪裡?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成員 Elizabeth Phu,與智庫新美國基金會南亞資深研究員 Anish Goel 認為,解放軍在疫情期間不見蹤影,反映對許多國家而言,不能再指望中國的人道救援承諾。

攻入國際戰線:中國政府的 Twitter「外交」

武肺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月初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會上強調「要做好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工作,統籌網上網下、國內國際」,「講好中國抗擊疫情故事,展現中國人民團結一心、同舟共濟的精神風貌,凝聚眾志成城抗疫情的強大力量」。中國一班外交官隨即「翻牆」,到 Twitter 發表利己帖文,並駁斥不利指控。

陶傑:只知道關起門來

東印度公司此時已與中國人有幾十年的交手,不相信其誠信,恐此中有奸計,代表或受扣留為人質,也不能接受見皇帝三跪九叩之禮。福康安的「邀請」,東印度公司拒絕。後來經理將決定知會倫敦董事局,東印度公司的董事認為前線經理失去了與中國接觸的機會,於是以補行祝壽為名,再派公使來華。

美國外交政策有何錯誤?

延宕多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終獲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在國際政治的大棋局中,香港的地緣政治角色將產生怎樣的變化?會否走向論者所謂的「中美共治」新格局?值此之際,一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 Michael Mandelbaum 的舊著「美國如何丟掉世界」,分析後冷戰時期的美國外交政策成敗,對了解時局或有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