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211篇|

乒乓外交 50 周年:與日本有莫大淵源?

中美相爭愈趨白熱化之際,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於 4 月 16 日舉行會議,兩國最後發表聲明,表示關注台灣、香港和新疆問題。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評論認為,中美日關係已步向三岔口,印太格局或會有重大改變。今天的國際格局,可以追溯到 70 年代初美國聯中抗蘇;適逢今年 4 月是乒乓外交 50 周年,很多人回顧歷史時發現,其實事件與日本有莫大淵源。

英聯邦如何可以在國際舞台發揮更大作用?

英聯邦(Commonwealth of Nations),又稱大英國協,現時有 54 個成員國,大部分都是英國前殖民地或海外屬土,遍及各大洲。過去大半個世紀中,英聯邦經歷多番變遷,但作用依然曖昧不清。倫敦大學高等研究院歷史學教授 Philip Murphy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述為何一眾前英殖國家幾經辛苦獨立後,卻選擇加入英聯邦,而英聯邦又如何可以發揮更大作用。

唇亡齒寒:學者呼籲韓國為內蒙發聲

過去 20 多年,內蒙古曾經是中共同化政策最成功的地方,局勢大致平靜。可是,中國政府於去年先後封鎖蒙古語社交平台及強推漢語教材,令當地蒙古族人群起抗爭。基於他們的同化政策愈趨強硬,近日,兩名韓國經濟研究所的學者於「東亞論壇」作出呼籲,認為韓國政府應該要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為內蒙發聲。

中國對澳貿易戰:傷人三分,損己七分?

過去數年,全球聚焦中美關係之際,中國也向澳洲發動了貿易戰,在去年 5 月起屢次以反傾銷稅為名,向澳洲的大麥和洋酒等多項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中澳貿易戰開打近一年,墨爾本大學國際關係專家 Melissa Conley Tyler 就撰文,檢視貿易戰對中澳雙方的影響。

歷史自有公論?綏靖主義的歷史評價之轉變

近年獨裁之風席捲全球,香港、緬甸、泰國都陷入一片動盪不安之中。有媒體和網民將現時的國際局勢,比喻成上世紀 30 年代二戰爆發前的狀態,形容拜登政府採行綏靖政策。綏靖政策即是透過政治讓步,滿足侵略國的野心來避免衝突。英國對德國的綏靖政策普遍被視為二戰爆發其中一個原因,可是究竟這個歷史觀點從何而來?

抗中的疫苗角力戰

中國承諾,將向 53 個國家無償提供武肺疫苗。卡塔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道,中國向外國提供疫苗的同時,國內接種數字卻遠低於輸出量約 10 倍;外界質疑此舉為其疫苗外交政策。另一方面,英國「金融時報」指,美國正同日本、印度及澳洲合作,制定向亞洲國家分發疫苗的計劃,作為中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擴展影響力的戰略應對。

無法防禦滲透的英國

據本月英國「衛報」報道,軍情五處(MI5)曾在去年認定三名中國間諜偽裝成中國新聞機構記者,並將之驅逐出境。報道同時引述消息指,軍情五處近年一直向政界施壓,要求他們更關注中國的活動。「經濟學人」前資深編輯、美國智庫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CEPA)資深研究員 Edward Lucas,日前亦在「泰晤士報」撰文提醒,英國的自滿與貪婪,蒙蔽了她的雙眼,使她無法判斷外國代理人的滲透行動。

台灣的危機,日本可幫忙?

中國以「武統」姿態,不斷向台灣施加軍事、外交及經濟壓力,美國的台海戰略部署,自然成為局勢發展的關鍵。不過,美國戰略國際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高級顧問、日本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 認為,台灣對日本的國家安全至為重要。故一海之隔的日本亦隱隱為台灣憂心,但礙於同時尋求與中國建立積極合作關係,日本正陷入能如何支持台灣的困窘中。

戰略耐性:從奧巴馬時代的北韓政策說起

新任白宮發言人普薩基在 1 月 25 日表示,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希望以「戰略耐性」原則處理美中關係。戰略耐性看似模稜兩可,令一些網民為之不解,但其實這套外交原則,是源於奧巴馬年代的北韓政策,後來被廣泛應用在其他議題上,例如對俄和對華政策。國際關係學者多年以來,就對戰略耐性一說爭論不休。

大選過後的緬甸,會向中國一邊倒?

2012 年,緬甸慢慢地由軍政府過渡到民主政體。但到了 2020 年 11 月,緬甸再次舉辦議會選舉,卻被國際組織批評選舉嚴重不公,羅興亞人被剝奪投票權,媒體採訪亦受限制。最終,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再一次大獲全勝, 分別在人民院和民族院豪奪 258 席和 138 席,擴大執政優勢。選舉過後兩個月,有學者認為緬甸未來的外交政策,會更向中國一邊倒。

陶傑:中國疫苗成外交槓桿

拜登上任,對中國外交有何轉變,雖難以推測,但民主黨對中國人權問題,卻比杜林普和共和黨更為關注。「維吾爾集中營產品問題」進入英美對華政策的視野,料美國將就此問題繼續施壓中方。中國應對之策,就是除了「一帶一路」的資金與援助,手上多了一張「疫苗牌」,可配合成為佔取最大利益的槓桿。

瑞士加入聯合國安理會 —— 中立的終結?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五個常任理事國各擁有一票否決權,而合共 10 席、任期兩年,每年改選一半的非常任理事國席位,則是其他國家爭取的目標。安理會會議不時成為不同立場、不同意識形態國家之間的角力場,但到了在 2023 年,也許會有一個中立國家成為非常任理事國。去年 10 月,候選國瑞士向聯合國各特派團作簡介時,就以「為和平加分」(A Plus for Peace)為口號。但來自加拿大的駐紐約外交事務記者 Stéphanie Fillion 指,瑞士進入安理會,將與她的外交政策原則起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