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

|共30篇|

祈求和平也錯?11 歲 Rapper 被批鬥

11 歲的加沙男孩翻唱 Rap,因流利的英語,以及自信而專業的說唱腔調,其影片在網上贏得過百萬觀看次數,更得到著名 Rapper 賞識。但當男孩被傳媒問及表演背後的理念時,卻因談及「以巴和平共存」,惹來不少巴勒斯坦人非議,因對他們而言,追求和平,即背棄巴勒斯坦。

一場爆炸,造就新冷戰中東篇

以色列與阿聯酋在美國支持下建交,打破在中東的孤立狀態,或逐步組成圍堵伊朗的包圍網。同時,孤立無援的伊朗又進一步向中國靠攏,兩國最近被揭發秘密草擬 25 年戰略夥伴協議,藐視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之餘,有評論預料中國亦將會得失其他中東國家。在美中新冷戰下,連串事件可能正模塑出中東地緣政治新格局。

「平庸之惡」主角艾希曼的一生

哲學家漢娜鄂蘭在探討極權的邪惡本質時,提出「平庸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一說。她發現成就極權的人,不一定是窮凶極惡,也可能一班沒有思想,沒有個性,只懂唯命是從,在體制內等升職的人。可是這些人未必沒有後果的,「平庸之惡」的主角艾希曼,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最後也被捕和處死。

以色列第二波疫情,民眾之過抑或官員抗疫不力?

香港新增多宗本土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認為,本港有機會踏入第三波疫情,並估計與市民增加社交接觸有關。不過,亦有專家認為是政府的入境檢疫漏洞引爆疫情。無獨有偶,以色列官方近日同樣聲稱,公眾聚會增多導致疫情反彈;日前辭職的公共衛生前總監 Siegal Sadetzki,則批評是政府後續抗疫政策失誤所致。

大屠殺中被遺忘的幫兇:猶太囚監

二戰期間,德國納粹黨屠殺約 600 萬猶太人。在納粹極權之下,有猶太人逃亡,有人反抗,有人在集中營求存,但是卻有一班猶太人,選擇欺壓同胞,在集中營做囚監(Kapo),管理犯人。戰後重光,這班囚監就遭到猶太人的反撲、清算,下場十分淒涼。

【只要還活著】疫下,他們用非一般方法反抗

武漢肺炎大爆發,各國政府都採取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有些別有用心的政府,會藉抗疫之名,借機獨攬大權,全方位打壓異見者,威脅基本人權。也有人因為疫情而無以維生,希望團結起來爭取權益。可是,各國都有類似香港限聚令的措施,要在大流行期間進行抗爭,就要動動腦筋。

【猶太電影節】肥皂劇能調和以巴戰火?

如果肥皂劇是三姑六婆茶餘飯後的共同話題,它又能否充當化解民族矛盾的共同語言?第 20 屆香港猶太電影節開幕電影「特拉維夫辣著咗」,去年揚威威尼斯電影節,正好是利用一齣荒誕不經的肥皂劇,調侃嚴肅沉重的以巴衝突。對敏感話題不避諱,在以色列電影中實屬難得,可謂認識以巴問題的一道輕鬆入門。

彈弓政治史:作為現代抗爭象徵的原始武器

在現代的抵抗運動中,抗爭者經常投擲俯拾即是的石頭及磚塊,甚至配合原始的彈弓提升威力。有法國雜誌文章分析,彈弓雖然未必改變到政治現實,但卻體現人民百折不屈的自主抗爭精神;在武備精良的鎮壓機器面前投卵擊石,亦曾經為抗爭運動贏得國際同情與支持。

人工智能醫療數據庫,私隱問題如何處理?

在以色列,多數病人的電子醫療紀錄均由坊間的保健機構管有。機構之間會互相合作、分享醫療紀錄,以提供全面的健康服務。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以色列政府決定「插手」,將大量民間的病人數據,統一歸政府轄下的人工智能系統管理。以色列醫療變革,究竟所為何事?

全球最年輕記者:鏡頭就是我的武器

3 年前,只有 10 歲的巴勒斯坦女孩 Janna Jihad 無畏無懼,親身紀錄以色列在西岸等地的不公義行為,令她成為全球最年輕記者。時至今日,這位少女仍然謹守崗位,以影片向其 30 萬名 Facebook 追隨者報道拉姆安拉的實況。「這是我唯一的武器,向世界展示巴勒斯坦兒童的遭遇。」

【猶太電影節】在德國與以色列之間,思索猶太民族的命運

今年第 19 屆香港猶太電影節(Hong Kong Jewish Film Festival)即將舉行,其中兩部參展電影 Back to Berlin 與 The Cakemaker,分別以兩段旅程,穿梭德國與以色列兩地,在大屠殺的歷史起點,探討猶太人在世界的身份與定位,思索歷史的瘡疤能否癒合。

「災難日」70 年:巴勒斯坦人何處為家?

70 年前的 5 月15 日,即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的翌日,大批巴勒斯坦人被逼逃亡流離失所,從此改變整個民族的命運。他們把這一天稱之為「災難日(Nakba Day)」,紀念數十萬名同胞痛失家園,包括現年 96 歲的 Mohammad Mahmoud Jadallah。這位快將百歲的老人直言:「我們過著災難的一生。我們從未擁有快樂或平安。」偏偏美國定於「災難日」前夕,將駐以大使館遷址耶路撒冷,更好比往其心頭再添一刀。

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各國何去何從?

一如所料,杜林普單方面退出了伊朗核協議,雖然沒有多少人會為此感到意外,但此決定牽一髮而動全身,後果仍然難以預測。這邊廂歐盟聲言要堅守協議,一旦美國貿然重新制裁伊朗,與伊朗有貿易往來的歐洲多國勢必遭殃,威脅美國與英法德等傳統歐洲盟友關係;那邊廂美朝會談尚未舉行之際,金正恩會如何解讀杜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的決定,將關係到整個朝鮮半島的局勢走向。

以色列 70 歲生日,有人歡喜有人怒

以色列人在「悲喜交集」中渡過一星期。上星期三,全國默哀悼念陣亡將士和恐襲死難者,很難想像,一天後,耶路撒冷會在一片歡天喜地中慶祝以色列 70 周年國慶。而正當以色列人慶祝他們的「獨立日」之時,巴勒斯坦那邊廂卻在悼念他們眼中的「災難日」(Nakba Day)。

全球在地化考驗:當 Netflix 遇上地方政治

影視串流平台 Netflix 正在全球擴張業務,上季收入按年升 40% 至 37 億美元,升幅創紀錄新高,而全球訂戶人數已增至 1.25 億,美國以外的訂戶更佔了大多數,但 Netflix 在全球擴張同時卻存在暗湧,其在各地投資製作的劇集接連捲入各地方政治漩渦,甚至遭到杯葛抵制。雖然有輿論批評 Netflix 欠缺政治敏感度,但有電影人反指不斷觸碰「政治地雷」,恰恰體現 Netflix 崇尚自由開放的政治立場。

以色列校園安全:不靠教師靠槍管

在以色列的街上,持槍者的身影絕不罕見,但有別於同樣容許民眾擁槍的美國,當地絕少發生校園槍擊案。上週,佛州高中槍擊案死者家屬和生還者與杜林普會面時,亦點出這個強烈對比。一名家長直指,以國的學校讓外來者難以進入,絕大部分只有一個上鎖的出入口,並由一名持械保安把守,因而倖免於美式校園暴力事件。不過「華盛頓郵報」駐耶路撒冷記者 Ruth Eglash 指出,以色列的學生能平安度日,並非因為守衛森嚴,而是因為槍管極嚴。

在以色列拍 AV 的另類意義

看 AV (色情片)是為了感受性的歡愉,拍 AV 則是為了讓人感受性的歡愉,從中創造金錢價值。一買一賣,就算是沒有買賣,嵌入式廣告背後也隱藏著金錢的流動。每個國家總有自己看 AV 的途徑,以色列的色情片市場中,有人卻堅持,拍 AV 的意義不只有追逐肉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