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共12篇|

唐明:舊不如新,新不如仿舊

濟南老火車站建於 1904 年,出自德國建築師的設計,後來當地人回憶,因為德國建造工程精良,用材上好,所以清拆的時候極為費力。反對的人問:如果原有的火車站太小,不夠用的話,還有拓建、分流等其他選擇,為甚麼一定要拆?於是,「領導」發話,一錘定音:因為這是列強侵華的象徵,看著不舒服,拆了以後再建一個更好的,話咁易,「難道中國人造的,還比不上殖民者造的?」

李明熙、Kimberlogic:繁囂、霧霾以外的北京

走過故宮,到鼓樓東大街附近的老胡同時,Kim 指著麵包店櫥窗一問:「David Beckham 是甚麼食物?」這次又給考起了。事實返到中國,好多時餐牌上的英文都要再次給她翻譯,而且是英文翻譯英文。但這次「牛肉鬆小貝」及「海苔牛肉鬆小貝」同時叫做 David Beckham,即使知道碧咸的國內譯名是貝克漢姆,但「小貝」是甚麼呢?唯有舉手投降。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下)—— 每一程也是種新體驗

西伯利亞鐵路列車車款眾多,我們由莫斯科分四程車坐到北京,就坐了 4 款不同等級的列車。Irkutsk 到烏蘭巴托,及再到北京的兩程直通車,我們都坐二等車。如願以償,沒有其他人訂上層位置,我倆獨佔四人車卡。而到烏蘭巴托的列車是 Firmeny,軟墊床鋪,但卻沒有餐卡,不過車上熱水 24 小時供應,可以沖杯麵、茶或咖啡。我們乾糧充足,連滴漏咖啡亦早有準備,令其他乘客羡慕不已。

中國最賺錢的脫貧之道:情婦

中國幅員遼闊,貧富落差巨大,生於偏遠地區的窮鄉家庭可能一輩子都無法享受經濟起飛的成果。不少農村女性逐漸遷移到城裡謀生,當中有些人醒覺,與其靠幹部官員的改革政策,更有效快捷的方法其實是被幹部看上,成為他們的情婦。很多來自農村的女孩子,先在酒店、骨場和夜總會從事各種性服務,繼而成為被包養的情婦,獻出青春和美麗的本錢換來金錢:「你要成為他在 20 歲那年想得到的女朋友。」

新的一年,民工不再漂向北方

一首「漂向北方」,道出遊子赴京打拼之苦,經各大歌星輪流翻唱,從去年紅至今時。在這春運之際,擠於車廂抱著行李,聽黃明志說著「我站在天子腳下/被踩得喘不過氣」,確實入心入肺。加上當局近來大力驅趕「低端人口」,外省人在城內難以立足,更是心灰意冷。很多民工趁著回鄉度歲,決心一去不返,結束「北漂」生涯,不再漂向北方。

張景宜:新年相遇在京城 漫步藝術商業間

趁著開年不太忙,周末到北京找港漂美女,看看她最近負責的寫字樓和商場項目。今次讓她安排,住在東區英資酒店,價錢並不貴,而且很有香港的感覺。她給我家的感覺,我也還她一個台北的味道。星期天我跟台灣朋友抓她到北面的購物中心逛逛。她懂琴棋書畫,而我懂得買演唱會和博物館門票,外面風大,氣溫去到零下十度,決定好好在芳草地的美術館和電影院度過星期天。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故宮」頭炮,反映林鄭真個性

從市場學而言,選擇「故宮博物館」作頭炮,其實十分不智,及迷信點講:「不吉利」。「故宮」兩字帝皇獨裁意味太濃:一個皇帝,加上一大班宮女太監足不出城,與世隔絕,自以為天下我有,自己皇位自己傳,禁宮之內,陰風陣陣,冤獄壓迫,殘暴變態,而且當時世界巨變已生,全球經濟及科技神速進步,全球化加劇,明清皇帝等同守舊固執,脫節自大,尤其在大家心目中,清慈禧不是甚麼好東西,當日本成功轉營,中國還是給紫禁城之內的一班人拖著後腳,無法前行。

奧運閉幕,然後呢?

每屆奧運,主辦方總指望能藉此振興本土經濟,提升國際地位,然而事實是奧運過後東道主多元氣大傷,因而有經濟學分析指主辦奧運不合經濟效益,得不償失。8 月 5 日(香港時間周六)是巴西奧運開幕的日子,二十多天後,奧運光環稍縱即逝,巴西將會如何?從前在籌備奧運期間,勞民傷財所建的比賽場地,不少歷經為期兩周的奧運賽事後,驟成廢墟,再無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