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

|共8篇|

【猶太電影節】肥皂劇能調和以巴戰火?

如果肥皂劇是三姑六婆茶餘飯後的共同話題,它又能否充當化解民族矛盾的共同語言?第 20 屆香港猶太電影節開幕電影「特拉維夫辣着咗」,去年揚威威尼斯電影節,正好是利用一齣荒誕不經的肥皂劇,調侃嚴肅沉重的以巴衝突。對敏感話題不避諱,在以色列電影中實屬難得,可謂認識以巴問題的一道輕鬆入門。

「災難日」70 年:巴勒斯坦人何處為家?

70 年前的 5 月15 日,即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的翌日,大批巴勒斯坦人被逼逃亡流離失所,從此改變整個民族的命運。他們把這一天稱之為「災難日(Nakba Day)」,紀念數十萬名同胞痛失家園,包括現年 96 歲的 Mohammad Mahmoud Jadallah。這位快將百歲的老人直言:「我們過著災難的一生。我們從未擁有快樂或平安。」偏偏美國定於「災難日」前夕,將駐以大使館遷址耶路撒冷,更好比往其心頭再添一刀。

以色列 70 歲生日,有人歡喜有人怒

以色列人在「悲喜交集」中渡過一星期。上星期三,全國默哀悼念陣亡將士和恐襲死難者,很難想像,一天後,耶路撒冷會在一片歡天喜地中慶祝以色列 70 周年國慶。而正當以色列人慶祝他們的「獨立日」之時,巴勒斯坦那邊廂卻在悼念他們眼中的「災難日」(Nakba Day)。

以色列徙置區的美國人

美國總統杜林普訪問以色列,表示中東現正適逢一個「難得機遇」達致和平。雖然事前一度聲稱以巴和談是其「終極目標」,但各方對談判並不樂觀,認為難有突破進展。3 月份,以色列官方繼 20 年來首次擴大「合法」西岸徙置區,白宮雖有微言(「無益和平進程」),但亦僅止於此,新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 David Friedman 家族本身更有份建立猶太人徙置區。美國人遷往以色列屯墾並非孤例,現時西岸徙置區中,原籍美國人就佔總人口 15%。話說回來,那麼多美國人去西岸做甚麼?

希伯來文的歷史

猶太人有幾多苦難,希伯來文就有幾多劫數,然而歷經近 2,000 年大流散與大迫害,今日一個以色列小童仍能朗讀出死海古卷上的古希伯來文,不算神蹟也是奇蹟,美國中東語言系教授 Lewis Glinert 在新作「希伯來文的故事」(The Story of Hebrew)便追述這種古老語言「孕育、摒棄與重生」的歷史。

向以色列學做民粹領袖

右翼民粹近年席捲歐美,在脫歐公投、杜林普上台之前,匈牙利、波蘭早已落入極右政黨手中,稍後還有法國國民陣線、意大利五星運動、德國選擇黨挑戰主政,當代歐美不缺民粹領袖,但真正的大師在以色列。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曾四度勝出大選,由 2009 年起蟬聯三屆,2019 年屆滿,成為現代以色列立國以來任期最長的國家領袖。究竟內塔尼亞胡有何民粹秘訣,長期保持人氣不墜?

又愛又恨的巴勒斯坦偷渡者

處於突襲恐懼下,適逢 6 月 8 至 29 日是伊斯蘭教的齋戒月(Ramadan),巴勒斯坦人的入境問題倍受防恐人員關注。以色列國防部已撤銷了齋戒期間近 8.3 萬巴勒斯坦人的入境申請,不過餘下的偷渡難題,似乎未能劃一解決。在「放生」偷渡犯與守住恐襲防線之間,約旦河西岸( West Bank)的哨兵還是左右做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