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

|共10篇|

大坂直美能否改變混血兒在日本的命運?

大坂直美最近在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上擊敗名將莎蓮娜威廉絲,成為日本網球史上第一個大滿貫單打冠軍。但以日本人的角度,雖她確實是日美混血兒,但外貌與膚色委實不像日本人,加上不太懂日語,在追求民族單一血統的國家,可以稱之為「日本人」嗎?年輕混血網球手為日本帶來榮耀之餘,也帶來了日本混血兒該如何定位的問題。

尼泊爾國旗為何別樹一幟?

當今世上,絕大部分國旗都是長方形,圖案不外乎條紋、星星或十字架,顏色都以紅、白或藍為主,但明明沒有國際條例規管國旗樣式,為何設計卻如此趨同?就在這個國際舞台上,尼泊爾偏偏就是不跟從國際慣例,國旗以兩面大小不一的三角旗組合而成,形狀奇特,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尼泊爾國旗別樹一幟?

【抉擇世盃】大家都是同族人,就必定要支持嗎?

今屆世界盃來到尾聲,將由首入決賽的克羅地亞,迎戰久未奪冠的法國。前者與東道主俄羅斯同為斯拉夫人(Slavs),按理勉強算有主場之利。但事實上,未必每個俄人都樂見克國捧盃。這不僅因為俄國是被克羅地亞淘汰出局,更因為在歷史及政治上,兩國關係複雜糾結。即使雙方同族也好,感情卻不算得親。

鄭立:小世界 —— 老掉的東西當然要換掉,國家和政權也一樣

這是個革命的遊戲,從一開始玩到最後都用同一個民族並不實際,反而是要不斷看情況扶植新興國家,讓舊的民族衰落,洗走舊世界。與其等自己的國家衰落腐敗死撐到最後,不如盡快的建立新政權,取代已經沒救的舊權力。玩者放棄舊有存在已久的廣大強國,然後建立一個新的權力,雖然一開始很小,卻因為有行動力而挑戰舊的權力然後取代它們,這樣的設計其實很反映現實。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鄭立:沙丘魔堡——當有新的環境,就會創造新的民族

不同環境會讓地球人的文化、心理、語言和身體都有所改變。這個概念,在作品「沙丘魔堡」中非常清楚。對於沙漠行星上的佛瑞曼人來說,稀缺的水就是生命的同義詞。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將沙丘變成水源豐富的環境,與外地人來星球的目的以及天下經濟完全對立。這又能用一句「大家祖先都是地球人」搪塞過去嗎?

陶傑:民族的集體癲狂

在「孫楊禁藥醜聞」升級為中國民族戰爭之際,閱讀英文則清醒兼明理,民族的集體癲狂現象,十九世紀蘇格蘭記者麥佳(Charles Mackay)的經典社會心理著述「非凡的民眾欺想與族群瘋狂」(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 ) ——書名相當華麗,因為這是維多利亞時代的文體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