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

|共26篇|

國際化兩難:韓式英語當道,韓文地位不保?

文化交流往往是雙向進行,當歐美觀眾狂追韓劇「魷魚遊戲」時,南韓年青人亦愛用韓式英語(Konglish)。有分析指,受全球化及國際媒體的影響,加上渴望與世界接軌,常用外來語乃自然發展。但不少韓人及專家憂慮,這對象徵國族身份認同的韓文(한글)構成日益嚴重的威脅,甚至批評其「損害文化自豪感」。對於帶領世界流行文化的韓國而言,如斯指控是否過時?

和平統一共識,正在南韓社會淡化?

從近期電影「絕路狂逃」,講述南北韓外交官放下猜疑合力逃出索馬里,到大熱劇集「魷魚遊戲」裡拚命求存的脫北少女,韓國影視作品不乏觸及兩韓的情節或題材。而自朝鮮半島分裂以來,統一意識亦一直存在。不過,2018 年韓國國際交流財團研究生獎學金得主、專門研究南韓政治的 Dylan Stent 認為,在過去幾年間,南韓政界與民間的和平統一共識,其實正在減弱。

傳承幾近滅絕的歐洲語言 —— 立窩尼亞語

人類要透過各種共同語言交流。試設想,若世上只剩極少數人掌握某一語言,除了語言本身走向消亡,僅存的人失去「同聲同氣」的夥伴,自己的說話彷彿變成無意義的聲音,更令人有無法言表的痛苦。在拉脫維亞,就有一群立窩尼亞人(Livonians)後代,正努力保留祖輩的語言文化。

【民主退潮】歐洲最年輕國度,被親俄政府騎劫?

世界正經歷民主衰退期,東歐多國先後轉趨專制,歐洲最年輕國家黑山共和國亦不能倖免。15 年前,黑山脫離塞爾維亞統治後,走上親歐路線。但去年親俄、親塞爾維亞的聯合政府上台後,開始逆轉國策,被指扼殺黑山民族意識,把黑山語貶低為方言;有黑山人甚至憂慮,新政府會以俄國獨裁模式改造國家。

埃塞俄比亞人道危機,又一位和平獎得主的考驗

去年 11 月起,埃塞俄比亞聯邦政府,與北部提格雷地區爆發軍事衝突。聯邦武裝部隊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簡稱提人陣)的衝突至今已構成人道危機。然而,昔日主導國家政壇的提人陣,為何今日淪為打擊對象?2018 年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Abiy Ahmed),又是否繼昂山素姬後,另一個令人「跌眼鏡」的和平獎得主?

從文明中心到全球最大死城,認識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爭

最近多處地緣政局劍拔弩張,南高加索也再起戰幔,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日前就主權爭議開戰。這兩個前蘇聯國家的領土一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30 多年前已經爆發戰爭,上演多場令人髮指的殺戮,遺下一座全球最大死城、一道可見的戰爭疤痕,並為今日戰事留下伏筆。

歷史題:「納粹治下,人民得利?」你會怎樣答?

歷史科除了希望學生能熟讀歷史,還要培育學生比較、思辯史料的能力。歷史有無數苦難事件是因政權而生,提問考生有關政權所帶來利弊的試題屢見不鮮。英國劍橋大學國際文憑試歷史科試題 2013 年的歷史卷,便問及考生有多大程度同意「大多數在德國的人因納粹管治而得利」。考生需解釋其答案。

【短片】語文陶話廊:有中國人一日,魯迅就永不過時

愈來愈多國家指控中國瞞報疫情,令這次武漢肺炎大流行一發不可收拾。面對「庚子賠款」2.0 危機,外國不留情面的態度,似乎令不少中國人既意外又咬牙切齒,大喊種族主義。其實十多年前,陶傑已明言中國人花大錢買來的尊嚴和面子,全屬假象,遲早有天被戳破,原因,就在於魯迅大力鞭撻的「民族劣根性」。

在伊斯坦堡重建維吾爾族文化?

在伊斯坦堡的書店內,小朋友拿起一本家鄉新疆所沒有的維吾爾語兒童雜誌,滿心歡喜,只因在雜誌上看見母語,已是難得一見的自由。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記者走訪土耳其,了解這些離鄉別井的維吾爾族人,在惶惶不可終日下,如何為生存、自由和民族文化而努力。

【短片】老是常出現 「史詩」到底是甚麼?

「Epic」,2016 年在社交媒體 Reddit 獲選為最令人煩厭用語之一。現代人對「史詩」的定義似乎頗寬鬆,令這個字從廣告到新聞標題皆無處不在。然而,作為西方文學之源,原始史詩吟唱的是整個民族的榮光與命運,是一種古老和特定的文本。就讓我們看看古希臘和中世紀的兩部經典,發掘所謂「史詩」的本義。

中國民族主義消費

普通人在網上一句評論,可能已被一眾愛國「小粉紅」口誅筆伐為「傷害」中華民族感情。在商業層面,稍一不慎觸碰脆弱的民族感情,更可能惹來 14 億人的齊心抵制。為中國公司提供公關諮詢服務的 Elliott Zaagman,在澳洲獨立智庫 Lowy Institute 撰文,指中華人民的共同抵制行為由來已久,然而民族主義一旦失控,受損的不僅外國企業,中國政府本身亦可能後果自負。

大坂直美能否改變混血兒在日本的命運?

大坂直美最近在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上擊敗名將莎蓮娜威廉絲,成為日本網球史上第一個大滿貫單打冠軍。但以日本人的角度,雖她確實是日美混血兒,但外貌與膚色委實不像日本人,加上不太懂日語,在追求民族單一血統的國家,可以稱之為「日本人」嗎?年輕混血網球手為日本帶來榮耀之餘,也帶來了日本混血兒該如何定位的問題。

尼泊爾國旗為何別樹一幟?

當今世上,絕大部分國旗都是長方形,圖案不外乎條紋、星星或十字架,顏色都以紅、白或藍為主,但明明沒有國際條例規管國旗樣式,為何設計卻如此趨同?就在這個國際舞台上,尼泊爾偏偏就是不跟從國際慣例,國旗以兩面大小不一的三角旗組合而成,形狀奇特,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尼泊爾國旗別樹一幟?

【抉擇世盃】大家都是同族人,就必定要支持嗎?

今屆世界盃來到尾聲,將由首入決賽的克羅地亞,迎戰久未奪冠的法國。前者與東道主俄羅斯同為斯拉夫人(Slavs),按理勉強算有主場之利。但事實上,未必每個俄人都樂見克國捧盃。這不僅因為俄國是被克羅地亞淘汰出局,更因為在歷史及政治上,兩國關係複雜糾結。即使雙方同族也好,感情卻不算得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