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參考 Dixit 做一個求籤的遊戲不也是很有趣嗎?

A+A-
桌遊 Dixit 中,莊家有一個圖案並給予提示,讓玩者在眾多選擇中猜。

求籤,通常是心裡有一個無法單純透過理性去決策的疑問,便交托予神明,希望祂指點問津。不過求籤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解籤。因為其解釋空間非常大,問題通常都出在這裡。

我有個朋友在面臨人生大決策時求了一籤,而我跟他得出的結論完全相反。我認為此籤是凶籤,應該放棄這個行動;他卻認為這代表遵從自己心意就會有好結果,所以應該繼續做。結果他當然跟隨自己的解法,並得了惡果。我不知道神明是否存在,若存在的話,祂對籤文的解法應該跟我相同,只是看的人不懂。

說這個故事,不是為了炫耀我是個好的解籤佬,或者有超能力,又或是預言家;我不是吳佩孚,既不會命理也不當軍閥。而是我發覺,求籤最特別的地方,在於籤文有限,而且是一早寫好的。

人世間的問題千變萬化,神明卻只能用這些有限的籤文,給你隱喻一個答案,最終還是要你自己去參透,還有很大機會因為你的主觀願望與其他人的價值觀不同,結果誤解了籤文或作出錯誤的結論。所以,求籤與解籤本身,不就是一個和神明玩的啞謎遊戲嗎?

這令我想起桌遊 Dixit,莊家有一個圖案並給予提示,讓玩者在眾多選擇中猜。求籤呢?就是神明給你意見及提示,你還是要自行選擇下一步行動。兩者的機制很相像吧?

只要將 Dixit 的「圖案」換成「預視的未來」,並將玩者的選擇變成對人生的決策,不就是扮演神明了嗎?

換句話說,只要將 Dixit 的「圖案」換成「預視的未來」,並將玩者的選擇變成對人生的決策,不就是扮演神明了嗎?有善信來問問題,我抽到了答案,但無法直接告訴他,只能從有限的籤文中作出暗示,再讓對方自行決策,並給予分數,在旁的其他玩者亦可以作為解籤的一方參與其中,這應該會很有趣吧?

我手頭上有太多遊戲專案在做,所以應該沒時間把它做出來,如果有誰覺得這個想法有趣,不妨拿去用,我也想看看完成品會是怎樣。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