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

|共5篇|

鄧寇克大作戰:法國的免費交通計劃

法國港口城市鄧寇克(Dunkirk)因二戰時 30 多萬軍人大撤退而留名青史,如今當地正上演另一項作戰計劃 —— 免費公共交通服務。正當港鐵系統故障頻生,票價又連年上漲之際,鄧寇克卻推行全民免費公共交通,服務水平竟然不跌反升。究竟這些交通措施是如何實施?背後有甚麼代價?同樣的經驗又能否移植呢?

面對交通意外,政府和企業有甚麼可以做?

早前說過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巴士公司同樣有責任。我們常常說「交通意外」,彷彿意外就是意料之外,對於交通事故的傷亡便相對容忍。除了拍攝宣傳片宣傳「路上零意外,香港人人愛」的口號,一城政府又有甚麼可以做呢?

忘我的駕駛態度,不是只有司機一人

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一家巨型專利交通運輸公司,就如一輛載滿乘客的雙層大巴,無止盡衝成本下限的紅燈,其實也屬危險駕駛。九巴 2015 年及 2016 年均錄得巨額盈餘,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從整個都市的安危考量,則未必是好事。

李明熙、Kimberlogic:阿根廷天價巴士與失望一日團

阿根廷法例把巴士分 5 個等級,最低兩等為平民級無空調及有空調,一般用作巿內公交。接著兩級是半商務及商務位,車上有洗手間及茶水供應,兩者分別在於座位可後仰 40 度及 55 度。最高級是頭等位,座位必須可後仰至少 85 度,幾乎是一個床位。我們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到西北部的 Salta,車程約 20 個小時,只有商務位和頭等位選擇,價錢相差 700 披索(約 290 港元)。上次由巴西聖保羅到伊瓜蘇瀑布的通宵車,我們坐商務位,16 個小時坐得腰酸背痛,今次決定豪一次。頭等車票每位 3,000 披索(約 1,243 港元),付款時還以為自己在買機票。

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以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