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

|共4篇|

集社區之力,搶救英國酒吧

疫情之下,酒吧不僅生意大跌,更經常因防疫規定而被迫停業。面對嚴峻的經營環境,不少酒吧只好無奈結業。英國一些地區的居民,就因為捨不得這些可以相聚喝酒聊天的地方,於是發起收購行動,將其改造成「社區酒吧」(Community pubs),提供酒水之餘,兼有郵政及銀行服務,更會照顧區內有需要人士。

【流亡他方】讓世界異見者圍爐的酒吧

在家千日好,誰想棄故鄉?無奈忠言逆耳,有些當權者又聽不得真話,迫使異見人士拋下一切,遠走他方以保性命。巴基斯坦知名記者 Taha Siddiqui 便因得罪軍方而逃至法國尋求庇護,作為流亡者,他深明那種孤單、不安和憤慨,去年初就在巴黎開了一間酒吧,讓來自全球各地的同路人聚首一堂,暢所欲言,當中包括才剛逃出喀布爾、脫離塔利班威脅的阿富汗記者。

紐約「多姿多彩」戶外派對

武漢肺炎疫情仍未退散,人潮密集的社交活動不僅增加感染風險,更令當局難於追蹤所有密切接觸者。連日來,香港「慶回歸群組」確診者不斷上升,正是因為有 300 人在晚宴沒戴口罩載歌載舞。而據「衛報」報道,紐約街頭飲酒派對成風,大批久困家中的人外出「放鬆」,帶來疫情再度爆發的隱憂。

【可做其他事】美國禁酒令催生的酒文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指「如果飲醉少少,會有更加親密行為」,故將修改法例,暫時禁止全港擁有酒牌的食肆及酒吧,售賣酒類飲品。香港「禁酒」是在抗疫大前提下出爐,而美國著名失敗政策「禁酒令」的出現,則與清教徒意識有一定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