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共93篇|

Hangry 會否令人失去善意?

肚餓確會令人容易發怒,像「Hangry(Hungry 及 Angry 的合成詞)」正是形容肚餓難當時所出現的煩躁及不耐煩感。但「餓」會否令人失去理智及善意?科學家最近開始探討人在極其飢餓時,會否影響正常工作及社交反應。

「別再勸我外向」內向者的 5 大優點

不少人認為積極外向是理想人格,嚮往高朋滿座,成為萬人迷,研究亦發現外向的人更為快樂。然而,這並不代表內向者一無是處,更不要經常對他們說「外向一點吧」。內向者沒有野心,深知自己的生命已經「非常富有和圓滿」,美國晨間新聞及清談節目 Today 嘗試為內向者平反,指出其值得借鏡的地方。

人類失落文明 —— 謙卑

一份發表於期刊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的最新報告,回顧多份曾經廣泛傳播的人格研究,偶然發掘了人類的失落文明:「其特徵在於讓人能準確認識自己的能力和局限,並以一種以他人為主而非關注自我的態度待人」。說了半天,原來就是「謙卑(humility)」二字。

為甚麼在斯德哥爾摩沒人炫富?

在香港,冷不防便會有親朋好友或同事探問:「你搵幾錢一個月?」如街頭遇上訪問,不少人亦不介意透露自己的收入或資產狀況。在許多國家,高收入是成功的標誌,甚至會以收入斷定一個人的價值。然而,在瑞典,隨便探問別人的收入卻是禁忌,那裡有種叫做 Jantelagen 的文化。

大象捨身救同伴,是想像還是真相?

早前泰國有 11 隻大象墮下瀑布 Haew Narok 身亡,事發的國家公園有管理員推斷,牠們為救家族一頭被困的小象而悉數犧牲。此一壯舉受到全球關注,但英國廣播公司(BBC)大膽提問 —— 除卻情感因素,大象擁有同理心並會捨身成仁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對於一對倖存的大象又有何意義?

La Bise:臉碰臉的禮儀

說起「French Kiss」,多數人會想起浪漫的法式濕吻,但在法國,它同時指向一種傳統禮儀 —— La Bise。有別於握手、點頭和鞠躬,La Bise 以臉頰輕碰臉頰的方式來打招呼、說再見或表示賀意。雖然是法國地道的問候方式,但如何行禮、對誰行禮都大有講究,一個不小心,反而會令人尷尬,新聞機構 France 24 就有報道作詳細介紹。

為甚麼聰明的人們,反而作出愚蠢的決定?

我們都認同集思廣益、群策群力是最有效的決策方式。有如 1 個人只有 1 個頭腦,10 個人卻有 10 個辦法,這稱之為群體智慧。但有時聰明人聚首一堂,反而會做出愚蠢的決定。英國廣播公司特此探討,為何「三個諸葛亮,勝不過一個臭皮匠」,以及如何有效運用群體智慧。

道歉的語言偽術:如何說了等於沒說?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親身會見傳媒,就「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向香港人致歉,但似乎很多香港人不領情。為何一句「真誠道歉」未能化解爭端?有研究道歉的學者提醒,在某些重大事故中,道歉同時又沒有實質行動作補救,改正錯誤,再多的道歉都只會失效,假如還借故推諉責任,更可能讓事態火上加油。

人到中年,健康老去的 7 個建議

英國作家 Annabel Streets,以及身兼電視監製及烹任書作者的 Susan Saunders 因家族病史與自身疾病,有感邁向更大年紀,維持身體健康最為重要。二人熱衷閱讀各種醫學研究,並將她們的發現寫在網絡博客「The Age-Well Project」上,更推出書本、食譜、課程及活動,推廣健康老去。

成為大人後,維繫友誼的方法

投身社會之後,社交圈子改變,要維繫學生時代的友誼並不容易,即使有心維繫,也可能以失敗告終。究竟成為大人後,如何令舊知己在最後變得到老友?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社會學副教授 Janice McCabe 最近撰文直指,若是有意義的友誼,就應好好經營,其他則讓其自然流失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