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

|共27篇|

【香港文摘】舊時好玩:戲院憶舊

說到戲院,無論甚麼時代,都是大家必定去過的地方。香港 50、60 年代,戲院林立每一個「環頭」(地區),甚麼地方皆有戲院,且有「院線」,戲院聯成系列,方便發行商排期。現在,都是甜美的記憶。幼年我住在尖沙咀,少年住在紅磡,都是流連戲院的兒童、少年,現在把這一段甜美的記憶與各位分享!

懷舊:我們為何懷緬不曾經歷的舊?

面對崩壞的社會政治現實,愈來愈多人懷緬黃金時代的舊香港,當中更不乏年輕世代。未曾經歷那個時代的他們,究竟何以懷舊?美國神經科學學者 Felipe De Brigard 文章分析,類似的不解背後,往往牽涉對懷舊心理的錯誤認知。其實懷舊不必靠個人真實經歷,也未必令人意志消沉,甚至可轉化為龐大政治能量,足以改寫現實。

鄭立:奇思繆想 —— 利用桌遊昆大家去玩超級無敵大電視

你拿出這東西,請不要說「玩『奇思繆想』好不好?」,因為無人知道你想玩乜。你反而應該這樣做,隨便指幾副擺明無人想玩或者很複雜的棋,等大家全部拒絕後,就拿副「奇思繆想」出來,扮成米奇老鼠的聲音,對大家說「玩唔玩超級無敵大電視呀?」,大家就會本著以為自己知道怎玩而中伏了。

平成完結前,尚在懷念昭和的光景

日本政府終於表示會在今年 4 月 1 日宣佈新年號,隔一個月後,「平成」將步入歷史。雖然經濟衰退了三十年,許多人都希望新時代會帶來轉變。但歷史是相像的,數十年後的人們回想起平成年,想必會把現在美化成某個將美好的時空。現在永遠醜惡,過去總是溫暖而使人嚮往。正如對昭和年代的想像與鄉愁,在 90 年代中後期開始成為一股文化現象。

鄭立:蜘蛛俠龍之挑戰 —— 蜘蛛人大戰香港人

這電影非常用心的把 70 年代末的香港記錄下來,你會在裡面看到遊客愛看的東西,從海鮮舫、道教儀式、乘電車,坐七十年代的渡輪,拜祭黃大仙廟,旁邊還要是未重建之前的黃大仙徒置區,裡面還有廣東話以及「精裝追女仔」裡的司徒銘議員。最後還會蜘蛛俠還會爬上康樂大廈,在啟德機場離開。

唐明:甚麼時代才值得懷舊?

但是懷舊,並不是香港人所鄙視的「老餅」,英國大學者 Roger Scruton 解釋「懷舊(Nostalgia)」這個字,是從希臘文 Nostos 而來,意思是回家的路。懷舊表達的是一種和家園離散的失落和痛苦,而古希臘人視之為一種道德。這個家園並非實質意義的存在,往往指的是精神上的依靠,懷舊的奠基文學就是「奧德賽」。

迷戀舊時代:廢棄電話亭裡的英倫時光

對很多英國人來說,回憶是寶貴的。儘管散落各地的紅色電話亭早就不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共設施,但這個極其標誌性的時代產物,卻代表了英國過去一段漫長歲月的富強和榮耀,也是英國人至今仍無法捨棄這些舊物的原因。歷年來都有英國人特意回收這些電話亭,進行二次創作,把它們改頭換面,以其他姿態重現於城市街道和鄉村小鎮上,除了作為藝術裝置擺設,亦試圖賦予一些新時代下的實際用途,譬如將電話亭換上急救設備,或者變成一家迷你咖啡館、自助圖書館甚至手機維修店。在上一個輝煌時代留下來的紅色電話亭,或在當下早已過時,但它從未被國民淘汰,甚至盡用糜軀,成為不少年輕創業者的基石。

Moyashi:都市的摧毀與再構

可能是「多啦 A 夢」和「櫻桃小丸子」之類,以日本 6、70 年代為故事背景的長壽動畫印象太強烈,許多人對下町與商店街組成、充滿活力與人情味的日本平民風景擁有無限的幻想。然而,幻想非我們異邦人的特權,日本在 2000 年代頭曾盛行過一股「昭和熱潮」。「三丁目之黃昏」(2005)將昭和 30 年代的東京下町描寫成「生活雖艱苦,但充滿希望與人情味」的生活空間。

陶傑:英國小鎭舊書店

英國許多小鎮,都有一家舊書店。舊書店是英國小鎮的一道最迷人的風景。每一家舊書店,都體現了書店主人的性格。小鎮的人口,往往只有幾萬,因此小書店如何營運,盈利若干,往往是一個謎。然而不要緊,舊書店的主人,有如一座寺院的高僧方丈,把自己埋藏在紛亂堆積如山的古書裡,自己當然也手持一卷,過著半退休半經營的生活。

潘度琳:FRIENAISSANCE —— Friends 的再復活

Friends 在美國再度風行,Netflix 功不可沒,是它令這套劇的觀眾層擴展到 90 後甚至是 00 後。在芸芸著名美劇中,「Friends」於 2015 年被 Netflix 選上成為主打經典 sitcom。新一代愛上 Friends 除了因為笑話經典外,還因為一種鄉愁。科技發展得太快,令這一代人跟上一代斷層愈陷愈深,他們難以了解父母一輩年青時到底經歷過甚麼,而當時的紐約又是怎樣的光景。這套劇恍如一扇回到過去的門,重塑了社會在 90 年代的精神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