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共62篇|

鄭立:瘋狂醫院 —— 不管你是當兵還是當醫生,最後都是在當官

但最有趣的地方,倒是醫院本身。此遊戲的目標是升職當院長,醫人做手術只是手段之一,甚至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要升職需要的可不止是醫術,而是辦公室政治,所以玩家更大部分集中於如何縱橫官場,搞好關係。

鄭立:Carrion —— 與人類戰鬥的怪物,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人類

雖然設施裡的敵人,全都是有老豆老母生的無辜打工仔,但是如果他們的職責是妨礙主角的自由,那就只有將他們消滅了。不僅要消滅,還要把其資源吸收,吃其血肉,令自己壯大。你深知道,若不選擇生存壯大,消滅一切妨礙自己生存的人,輕則失去自由,重則失去生命。

電子遊戲有何藝術可言?

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作品類型,電子遊戲有其無可比擬的獨特之處,例如玩家的參與和故事的互動性。在遊戲中,玩家時常要在兩難中作出抉擇:是應該尊重當地的信仰,還是阻止女巫?應否鼓勵村民信守祖先的約定,儘管已經不合時宜?而玩家的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

鄭立:獸王記 —— 對抗怪物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

這個遊戲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內心糾結是否要成為怪物,畢竟此舉表示自己放棄了人性與良知,又與敵人有何分別呢?所以我堅持只吃兩枚仙丹,保持我作為人類的良知,享受內心的矛盾與交戰。相信我,在面對勝利誘惑時堅持道德高地,不變成怪物,能夠讓你自 high 到分泌很多快樂激素。

鄭立:大惡司 —— 政治正確丟出街的法西斯遊戲

混黑道混到成功後,還要浮上枱面當白道,自然是參與社運,進而參選,打壓對手,到處賄選,選到當政治花瓶也不夠,要直接攻入政府奪取政權,最後直接挑戰佔領軍,攻入軍營搗亂、搶掠強姦。父權法西斯極度狂放,政治正確?完全不存在。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治癒系電玩崛起:漫無目的的目的

平靜而緩慢的遊戲,在幾年前已開始崛起,近日得武漢肺炎疫症加乘,玩家更是大幅增加;當中極受歡迎的任天堂新作「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沒有打鬥、關卡,卻成一時大熱,更被「紐約時報」譽為「武肺第一遊戲」。除了動森,其他無劇情遊戲如 SoundSelf、Everything、Mountain 等都流行起來。外面世界風雨飄搖,遊戲似乎成為現代人覓得內心平靜的其中一種方式。在虛擬世界漫無目的地飄流,為何如此吸引?

鄭立:「人中之龍」裡的無南超赫伯圖奈斯教,何以不斷壯大?

教徒們投入與堅持了這麼多年,若告訴他們一直做的殊樂畢比毫無意義,這已經不是真假的問題,而是否定了他們付出的人生與光陰。這麼多年入了的錢,付出過的血汗,下過的跪,唱過的歌,虛耗的光陰,都沒有意義?那人生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他們才不要。

鄭立:地球 2150 —— 既然大家都討厭政治,不如將政治交給抽獎和電腦?

現實中,百姓動不動就想把命運交託予政府與聖人,而在這遊戲中,沒有私欲的電腦將「聖人」實現,也實現了大家都不用理政治的小確幸歲月靜好我討厭政治,然後呢?結果怎樣,你玩這遊戲就知道了。

鄭立:閃電出擊 5 ——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建制內反抗建制

是的,遵守命令是規定,不能反抗,無可奈何。可是細節怎樣執行,是否要犯錯,或者是否要賣力做得最好,甚至是故意做得不好「放水」,「執行命令」與「反抗」並不衝突。怎樣在建制內反抗建制?這個 20 年前的遊戲故事早已寫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