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共44篇|

鄭立:地球 2150 —— 既然大家都討厭政治,不如將政治交給抽獎和電腦?

現實中,百姓動不動就想把命運交託予政府與聖人,而在這遊戲中,沒有私欲的電腦將「聖人」實現,也實現了大家都不用理政治的小確幸歲月靜好我討厭政治,然後呢?結果怎樣,你玩這遊戲就知道了。

鄭立:閃電出擊 5 ——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建制內反抗建制

是的,遵守命令是規定,不能反抗,無可奈何。可是細節怎樣執行,是否要犯錯,或者是否要賣力做得最好,甚至是故意做得不好「放水」,「執行命令」與「反抗」並不衝突。怎樣在建制內反抗建制?這個 20 年前的遊戲故事早已寫了出來。

【宅在家救星】電子健身遊戲:解悶又減脂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政府宣佈學校停課,不少公司亦讓員工在家辦公。人們長時間留在家中,不單無聊,日常活動亦大大減少。吃得多,動得少,長時間久坐怎麼辦?「紐約時報」就有文章介紹遊戲新趨勢「健身遊戲(exergaming)」,結合遊戲與運動,玩家玩遊戲的同時鍛煉身體,解悶又減脂。

鄭立:X-COM —— 為地球封關,防止非法入境的遊戲

這遊戲最有趣的地方,是組織收入依靠全球各國課金。如果外星人搞到某國一頭煙,你又處理不好,就會被該國一怒之下 cut funding,甚至退出計劃慳返啖氣。你解決不了對方的問題,講甚麼「全球共抗外星人莫忘初衷」,只會換來一聲「咳吐」,這真的十分的現實。

坐困疫城的他們,在虛擬世界身心更健康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政府實行封城,零售與飲食生意慘淡,電影與大型賽事遭停止。數以億計的人被困在家裡無所事事,於是紛紛轉向網絡遊戲,打發時間。當大部分行業因疫情而重挫,電子遊戲行業非但不受影響,甚至能從這場國家級的「閉關」中得益獲利。

限制玩家遊戲時間,網上遊戲反而賺得更多?

網上遊戲成癮有損健康早已不是新聞,但好玩的遊戲往往令人欲罷不能,靠意志力縮短遊戲時間無疑非常困難。如果說吸引更多的死忠玩家、並延長他們的遊戲時間,可以為遊戲公司帶來更多廣告費或周邊收入,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但如果說限制遊戲時間也是一條增加收入的偏方,你又是否相信?

鄭立:從三國志遊戲學習怎樣操弄百姓民意

那些人不知道誰才是好人,誰比較有道德而較支持誰嗎?這遊戲教你,百姓是不談這個的。他們也不知道誰打贏了會對世界比較好,其實你也不知道,至少他們升一升民忠誠度就有免費東西吃,減低了家庭負擔。這很實在,總好過聽一堆口惠不實的人講「漢室會戰勝歸來」甚麼的。

鄭立:「暗黑破壞神」裡有人發明了大砲和熱氣球?

原來第 5 關的鐵匠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野蠻人肌肉佬,卻幾乎發明了熱氣球和大砲。但只因為當地的文化完全不認同他的想法,不願意同意,也不願意給他材料去實行,所以一個天才橫溢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就這樣被藏在野蠻人堆裡當鐵匠,為其他人弄弄刀劍,而野蠻人就繼續是野蠻人。

電玩原想擺脫現實,何以遊戲設計愈來愈真?

如果玩電子遊戲是逃避現實的消閒娛樂,為何不少遊戲都追求逼真擬仿現實?像長壽的「模擬市民」系列,鉅細無遺地複製日常生活細節,要玩家應付各類繁瑣雜務、肩負額外的個人責任。英國肯特大學文化研究學者推出新書,解構遊戲與現實微妙的虛實關係。

鄭立:從「還願」看防火長城的數碼文字獄

讓創作者人人自危的世界,是由硬性擋住你的防火長城與審查,隨機爆發的炎上文字獄,以及接受這兩者去勸受害者讓步的鄉愿者組成的。真的能分開經濟政治的人,本來就能超脫立場地欣賞別人的東西。但只是少數人如此,熱衷於製造文字獄的人恐怕是更多。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就要明白分開兩者需要的修養,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紅眼:「昨晚過得很愉快吧」—— 遊戲世界與現實的最短距離

今季短短 6 話的「昨晚過得很愉快吧」,故事改編自金田一蓮十郎的同名漫畫,兩個素未謀面的宅男宅女,因為遊戲角色的性別產生美麗誤會,一個以為對方是男生,另一個以為對方是女生,錯有錯著,便由遊戲世界一同冒險,發展到同居關係。傻氣單身宅男與剛失戀的漂亮宅女,朝夕相對,曖昧不明的感情逐漸昇華,但天底下怎會有這麼夢幻的女孩子。是有的,宅女主人公的本尊,本田翼就是了。

韓國遊戲產業正被中國吞併?

在 2019 台北國際電玩展上,設有一道 9 米高 32 米闊的投影水幕,播放著韓國網絡遊戲公司 NCSoft 手機遊戲「天堂 M」的新職業宣傳影片。如此排場,只因為此遊戲自推出以來,便一直在台灣 Google Play 的排行榜上,但韓國遊戲公司的風光,還可以長存嗎?

入學新門路:電競獎學金

以往,沉迷電子遊戲會被視為沒有出息,但隨著有玩家贏得世界大賽吐氣揚眉,並得巨額獎金,精通電玩的形象變得更正面,為精益求精,近年更發展到可組隊參與電子競技(e-sports)。名為「競技」,也意味著其已漸漸提升到運動項目層面。一直以來,大學及中學都會為出色運動員提供獎學金,以鼓勵其為校爭光,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加現時已有不少院校為電競選手提供獎學金,似是正式對電競予以肯定。

電競補習班 —— 親子樂的契機?

為了令子女學業成績更進一步、或培育一技之長,經濟條件許可的父母會送他們去補習班、興趣班,或聘請私人老師,但孩子未必想像得到,父母會因為自己打機不夠好而聘請教練。最近在歐美地區大熱的電子遊戲「要塞英雄(Fortnite)」,家長為了讓子女獲勝,不惜花費金錢,為子女甚至自己聘請教練,當中的理由各有不同。

電子遊戲一定要刀光血影?輕鬆類遊戲魅力何在?

電子遊戲已是生活的一部分,雖然類型林林總總,主流市場卻仍以動作或競技為主。有人沉浸在刀光血影的激烈廝殺;有人享受戰勝一場競技的快感;但更多時候,玩家卻是怒摔控制器,消閒不成反鬱悶。其實若只求放鬆心情,work life balance 一番,還有輕鬆類遊戲可供選擇,它們在歐美正如雨後春筍般冒起。

Moyashi:你玩我玩你

不論一個遊戲如何自由,與玩家所發生的互動,都必然是一連串程式碼、透過輸出媒體所示現的影像聲音表象。玩家不可能體驗程式設定及輸出媒體支援以外的刺激。換句話說,所謂的「自由」只可以是被設計的「開放」中,有限度地實踐。沙盒遊戲並非沒有規則,充其量只是讓玩家難以察覺規則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