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共75篇|

鄭立:空牙 —— 真懷念那個為機械賦予自己個性的 80 年代

在 7、80 年代,大家都偏好為機械賦予自己的個性,有錢的大人改裝汽車機車,青少年自己塗裝模型,小孩則自行改裝四驅車。只要能加入自己的個性,明明性能沒有分別,就是特別滿足。而「空牙」正正抓到那個年代的精髓。

鄭立:縱橫七海 —— 台灣版的「大航海時代」有 F-16 戰鬥機

「縱橫七海」最大的特徵就是寫實,跟「大航海時代」那些把所有東西都美化浪漫化的遊戲不同,它完全表達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現實。那些原居民全部都難以溝通,要求也千奇百怪,例如要你和肥婆結婚、叫你去被食人族吃、用彈叉射月亮、以斧頭切丁丁之類,相當難相處。

疫症遲遲未消退,機舖都要 game over?

繁華喧鬧的遊戲機中心,曾經在日本鬧市隨處可見,特別在入夜以後,店裡盡是來消遣、喘一口氣的人。不過,年初至今,東京都等地接二連三頒佈緊急狀態宣言,商戶需要提早關門,大小機舖錯失黃金營業時段,卻又不像食肆可獲政府的現金補償,令這個本已夕陽西下的行業,加速步向衰亡。

鄭立:除了關公,連麥當勞叔叔都大戰外星人?

之前有一套叫作「戰神」的電影,講關公大戰外星人,使很多人頗為驚艷,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印象,其實麥當勞叔叔也大戰過外星人?如果你還有記憶的話,你可能玩過這個世嘉的遊戲,叫作 McDonald’s Treasure Land Adventure,你沒看錯,這是個以麥當勞叔叔為主角,製造出來宣傳快餐店的遊戲。

任天堂 Game Boy 的水平思考哲學

過去一年,因為疫情關係,各地嚴格推行社交距離措施,多個娛樂產業近乎停擺,例如電影和大型盛事。然而,唯獨有個行業能一枝獨秀,那就是電玩業。人們宅在家中,打機成為主要的消閒玩意。洛桑國際管理學院的資深研究員 Tomoko Yokoi 就在福布斯撰文,以知名遊戲商任天堂的故事,講述水平思考(Lateral thinking)哲學。

鄭立:莎木 2 —— 芭月涼離開香港要唱通街,到底基於甚麼心態?

現在看來,芭月涼的行為難免讓人覺得矯揉造作。不過這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遊戲的背景是 80 年代,那個時候還未流行上網,大家分隔兩地的話,就真的很難接觸得到了。不能像今天一樣,即使身在外國,還是能跟朋友每天保持聯絡。

鄭立:叮噹大富翁 —— 有了「處境掉換槍」,我還努力來幹甚麼?

處境掉換槍之惡,在於它使你一切的私有產權不受保障,你購入的資產、你銀行戶口的錢、你所擁有的一切職能,都可以一瞬間全部消失。你可以在別人的意志下,一瞬間變得一無所有,當制度保障不了私有產權,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不會想努力累積一切,當你意識到這點時,「叮噹大富翁」就變得不好玩了。

鄭立:七笑拳 —— 為救女友深入地下迷宮打阿婆

一般遊戲都必須在開始前選出主角性別,但「七笑拳」卻可以隨意作出性別轉換,而且還會影響劇情,例如一開始遇到學長游帶刀時,如果主角是男的就要跟他打架,女的則會逃跑。至於其轉換方法,這裡就賣個關子,你自己去玩就知道了。早在 30 年前就找 transgender 當主角,很超前吧?

鄭立:瘋狂醫院 —— 不管你是當兵還是當醫生,最後都是在當官

但最有趣的地方,倒是醫院本身。此遊戲的目標是升職當院長,醫人做手術只是手段之一,甚至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要升職需要的可不止是醫術,而是辦公室政治,所以玩家更大部分集中於如何縱橫官場,搞好關係。

鄭立:Carrion —— 與人類戰鬥的怪物,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人類

雖然設施裡的敵人,全都是有老豆老母生的無辜打工仔,但是如果他們的職責是妨礙主角的自由,那就只有將他們消滅了。不僅要消滅,還要把其資源吸收,吃其血肉,令自己壯大。你深知道,若不選擇生存壯大,消滅一切妨礙自己生存的人,輕則失去自由,重則失去生命。

電子遊戲有何藝術可言?

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作品類型,電子遊戲有其無可比擬的獨特之處,例如玩家的參與和故事的互動性。在遊戲中,玩家時常要在兩難中作出抉擇:是應該尊重當地的信仰,還是阻止女巫?應否鼓勵村民信守祖先的約定,儘管已經不合時宜?而玩家的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

鄭立:獸王記 —— 對抗怪物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

這個遊戲最好玩的地方,在於內心糾結是否要成為怪物,畢竟此舉表示自己放棄了人性與良知,又與敵人有何分別呢?所以我堅持只吃兩枚仙丹,保持我作為人類的良知,享受內心的矛盾與交戰。相信我,在面對勝利誘惑時堅持道德高地,不變成怪物,能夠讓你自 high 到分泌很多快樂激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