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共54篇|

鄭立:大惡司 —— 政治正確丟出街的法西斯遊戲

混黑道混到成功後,還要浮上枱面當白道,自然是參與社運,進而參選,打壓對手,到處賄選,選到當政治花瓶也不夠,要直接攻入政府奪取政權,最後直接挑戰佔領軍,攻入軍營搗亂、搶掠強姦。父權法西斯極度狂放,政治正確?完全不存在。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治癒系電玩崛起:漫無目的的目的

平靜而緩慢的遊戲,在幾年前已開始崛起,近日得武漢肺炎疫症加乘,玩家更是大幅增加;當中極受歡迎的任天堂新作「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沒有打鬥、關卡,卻成一時大熱,更被「紐約時報」譽為「武肺第一遊戲」。除了動森,其他無劇情遊戲如 SoundSelf、Everything、Mountain 等都流行起來。外面世界風雨飄搖,遊戲似乎成為現代人覓得內心平靜的其中一種方式。在虛擬世界漫無目的地飄流,為何如此吸引?

鄭立:「人中之龍」裡的無南超赫伯圖奈斯教,何以不斷壯大?

教徒們投入與堅持了這麼多年,若告訴他們一直做的殊樂畢比毫無意義,這已經不是真假的問題,而是否定了他們付出的人生與光陰。這麼多年入了的錢,付出過的血汗,下過的跪,唱過的歌,虛耗的光陰,都沒有意義?那人生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他們才不要。

鄭立:地球 2150 —— 既然大家都討厭政治,不如將政治交給抽獎和電腦?

現實中,百姓動不動就想把命運交託予政府與聖人,而在這遊戲中,沒有私欲的電腦將「聖人」實現,也實現了大家都不用理政治的小確幸歲月靜好我討厭政治,然後呢?結果怎樣,你玩這遊戲就知道了。

鄭立:閃電出擊 5 ——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建制內反抗建制

是的,遵守命令是規定,不能反抗,無可奈何。可是細節怎樣執行,是否要犯錯,或者是否要賣力做得最好,甚至是故意做得不好「放水」,「執行命令」與「反抗」並不衝突。怎樣在建制內反抗建制?這個 20 年前的遊戲故事早已寫了出來。

【宅在家救星】電子健身遊戲:解悶又減脂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政府宣佈學校停課,不少公司亦讓員工在家辦公。人們長時間留在家中,不單無聊,日常活動亦大大減少。吃得多,動得少,長時間久坐怎麼辦?「紐約時報」就有文章介紹遊戲新趨勢「健身遊戲(exergaming)」,結合遊戲與運動,玩家玩遊戲的同時鍛煉身體,解悶又減脂。

鄭立:X-COM —— 為地球封關,防止非法入境的遊戲

這遊戲最有趣的地方,是組織收入依靠全球各國課金。如果外星人搞到某國一頭煙,你又處理不好,就會被該國一怒之下 cut funding,甚至退出計劃慳返啖氣。你解決不了對方的問題,講甚麼「全球共抗外星人莫忘初衷」,只會換來一聲「咳吐」,這真的十分的現實。

坐困疫城的他們,在虛擬世界身心更健康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政府實行封城,零售與飲食生意慘淡,電影與大型賽事遭停止。數以億計的人被困在家裡無所事事,於是紛紛轉向網絡遊戲,打發時間。當大部分行業因疫情而重挫,電子遊戲行業非但不受影響,甚至能從這場國家級的「閉關」中得益獲利。

限制玩家遊戲時間,網上遊戲反而賺得更多?

網上遊戲成癮有損健康早已不是新聞,但好玩的遊戲往往令人欲罷不能,靠意志力縮短遊戲時間無疑非常困難。如果說吸引更多的死忠玩家、並延長他們的遊戲時間,可以為遊戲公司帶來更多廣告費或周邊收入,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但如果說限制遊戲時間也是一條增加收入的偏方,你又是否相信?

鄭立:從三國志遊戲學習怎樣操弄百姓民意

那些人不知道誰才是好人,誰比較有道德而較支持誰嗎?這遊戲教你,百姓是不談這個的。他們也不知道誰打贏了會對世界比較好,其實你也不知道,至少他們升一升民忠誠度就有免費東西吃,減低了家庭負擔。這很實在,總好過聽一堆口惠不實的人講「漢室會戰勝歸來」甚麼的。

鄭立:「暗黑破壞神」裡有人發明了大砲和熱氣球?

原來第 5 關的鐵匠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野蠻人肌肉佬,卻幾乎發明了熱氣球和大砲。但只因為當地的文化完全不認同他的想法,不願意同意,也不願意給他材料去實行,所以一個天才橫溢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就這樣被藏在野蠻人堆裡當鐵匠,為其他人弄弄刀劍,而野蠻人就繼續是野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