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共91篇|

鄭立:Portal 2 —— 要個蠢嘅不如要個奸嘅?要個奸嘅不如要個蠢嘅?

蠢人活在自己的世界,沒有能力判別是非對錯,導致敵我不分,在害你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沒有害人,這樣反而更危險。奸人尚且懂得盤算,不會做對自己有害的事,蠢人則是害了你而不自知。當他也分不清怎樣才是在害人時,又怎樣阻止他?

戈爾巴喬夫水管大作戰:蘇聯授權的紅白機遊戲

1991 年日本推出一款紅白機遊戲,以蘇聯末代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代言」,玩家要從東京接駁水管到莫斯科,促進日蘇友好,誰不知遊戲推出數個月,現實中的蘇聯便土崩瓦解。遊戲今年復刻推出,卻抹去了所有戈爾巴喬夫的印記。

鄭立:Scavengers —— 回流人士與本地人為何非要互相排斥?誰分化了他們?

本是同根生,大家都是劫後餘生的人類,為何不能團結?問題是,當大家都在爭取同一片生存資源,爭不到很可能會走投無路時,又要怎樣團結呢?有些人以為人類不能團結,是因為有壞人在分化,卻不知道貧賤夫妻百事哀,沒有東西比資源不足更能分化人類。

鄭立:Scavengers —— 執行任務比起跟敵人交戰更重要,請不要分心

大家認為很重要的射擊、格鬥能力與武器,其實只屬次要,面對壓力時的冷靜判斷、專注不分心的態度,以及隱藏自己行為的沉默更加重要。遇上敵軍而不交戰,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務並不奇怪,這比起一堆大家開槍鬥準的外掛遊戲更有意思。

電子遊戲的虛擬攝影是藝術嗎?

打戲最著重遊戲性(gameplay)、音樂、劇情,抑或全部?畫面,可能是一部分人的終極追求。今天很多電子遊戲都具有完善而自由度大的截圖系統,遊玩過程看到心儀的畫面,可用不同角度、濾鏡截圖。機能、畫面技術不斷精進的遊戲世界,即使玩家進入同一場景,每次都可能會找到微細的變化。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虛擬攝影師」們正藉這些遊戲截圖,提倡新藝術形式。

鄭立:有多少人像我一樣,當年只因為看了動畫,就買了笑傲江湖?

做好基礎東西是實用之舉,做好旁枝末節卻會帶來好銷量。買家往往會先被旁枝末節吸引購買,玩了之後才根據遊戲的基礎實力而留下來,實力和外表一致、質實剛健的,雖然令人欽佩,在商業上卻不太會成功;「笑傲江湖」沒有做好基礎,即使能引我購買,也未能讓我留下來。

任天堂社長的經營之道一:向敵人學習

以「現金豐沛」聞名的任天堂幾乎無債務;截至 2020 年 9 月,手上握有的資金,包括現金、存款與有價證券在內,將近 1.4 萬億日元。主力遊戲機 Nintendo Switch 與遊戲軟體「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以下簡稱「動森」)的熱賣,預估 2020 年度淨利,將創下 12 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鄭立:空牙 —— 真懷念那個為機械賦予自己個性的 80 年代

在 7、80 年代,大家都偏好為機械賦予自己的個性,有錢的大人改裝汽車機車,青少年自己塗裝模型,小孩則自行改裝四驅車。只要能加入自己的個性,明明性能沒有分別,就是特別滿足。而「空牙」正正抓到那個年代的精髓。

鄭立:縱橫七海 —— 台灣版的「大航海時代」有 F-16 戰鬥機

「縱橫七海」最大的特徵就是寫實,跟「大航海時代」那些把所有東西都美化浪漫化的遊戲不同,它完全表達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現實。那些原居民全部都難以溝通,要求也千奇百怪,例如要你和肥婆結婚、叫你去被食人族吃、用彈叉射月亮、以斧頭切丁丁之類,相當難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