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業

|共5篇|

招聘危機:矽谷專才向 Facebook 說不

貴為矽谷龍頭之一,獲 Facebook 聘用的話,應該生活無憂,然而,對就讀頂尖學府的新一代電腦工程學生而言,他們普遍都不是這樣想。許多學生都表示,他們最不想在社交媒體企業裡工作,甚至點名將 Facebook 列入黑名單。這家幾年前還引領時代的網絡巨人,今日雖然在擁有超過 3 萬名全職員工,形象卻日益崩壞,更漸漸被年輕人視為不求創新、商業主導的腐敗企業。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Chester Ho:裁員首選 IT 部,為何是危險的做法?

在商業社會中,一家企業業績欠佳,管理層會怎樣做?

雖然各行各業對 IT 人的需求愈來愈大,但不知從哪時開始,IT 部門成為了裁員的首選。很多管理層在精簡架構的時候,單從宏觀角度來決定削減成本的幅度,而不理解到底削減了哪些職位,這個做法可以是相當危險。如果一家企業有很多尸位素餐的冗員,裁走多餘的員工是無可厚非的做法。不幸地,在很多企業管理者眼中,不少 IT 員工正是生產力低的冗員,尤其是負責伺服器、網絡、後台等基礎設備的專業人士。年報上冷冰冰的數字,確實反映著成本運用效率,但這些會計用的標準是否能夠準確地反映工作的品質?單純削減員工開支能否長遠地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並讓投資者長遠地投下信任的一票?

Chester Ho:科技人才不足還是錯配?

今次立法會選舉資訊科技界鬥得激烈,只因近年政治局勢波譎雲詭,這個席位對下屆立法會政治格局將有關鍵影響。無論是傳媒焦點還是選舉論壇,候選人都反覆攻擊對方種票,真正的政策討論著墨不多。事實上,香港資訊科技界有很多議題,除了法律規例和政府配套,企業和從業員都相當關心人才不足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