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職

|共34篇|

畢業等於失業:中國版

經歷了一個不平凡的學年,香港應屆大學畢業生告別學生身份在即,要在疫情打擊下的經濟環境中求職,又是一道難關。不過,香港畢業生們並不寂寞,遙望神舟大地,今年破紀錄約 900 萬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職場。不過,在中國僱主們正考慮裁員或凍薪的當下,職場是否準備好接受 900 萬生力軍,自是另一回事。

【唔讀書?】為何獨裁政權總愛不學無術之徒?

近年香港警隊支持度屢創新低,不少市民以「毅進仔」稱呼警員,揶揄他們知識水平不足。近日保安局回覆民建聯蔣麗芸和何君堯時所公開的數字,更為這個稱呼提供了明確的數據基礎:今年新入職的員佐級警員中,近 45% 只有毅進畢業,僅約 18% 有大學或以上學歷。不過,香港其實並非個別例子,世界各地不少獨裁政權,都傾向聘請學歷和技術水平較低的人士作為他們的爪牙。

「做自己」的分寸

交友固然貴乎真誠,但在其他時候,高舉「忠於自己」的旗號,毫無顧忌直腸直肚,結果卻換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8 個大字。該在何時何地,如何「巧妙地」真情流露,讓對方樂意接受,為自己加分?心理學家試圖找出「坦蕩」和「掩飾」的平衡點,拿捏好「做自己」的分寸。

【Soul Monday】這間辦公室,讓自閉症患者自在地工作

自閉症為腦部發展障礙的一種,外表看不出端倪,即使出現如無法進行正常社交、偏執程度異乎常人、缺乏一般身體語言、無法理解他人的說話等病徵,旁人也會歸咎於性格有問題。這種隱形的缺憾,令自閉症患者自小一直吃虧,到了需要求職時,即使有才能,也難以被取錄。幸而近年開始出現專門聘請自閉症患者的公司,讓他們可以在職場上一展所長。

招聘危機:矽谷專才向 Facebook 說不

貴為矽谷龍頭之一,獲 Facebook 聘用的話,應該生活無憂,然而,對就讀頂尖學府的新一代電腦工程學生而言,他們普遍都不是這樣想。許多學生都表示,他們最不想在社交媒體企業裡工作,甚至點名將 Facebook 列入黑名單。這家幾年前還引領時代的網絡巨人,今日雖然在擁有超過 3 萬名全職員工,形象卻日益崩壞,更漸漸被年輕人視為不求創新、商業主導的腐敗企業。

應徵「客戶服務忍者」:何以要為職位另立新頭銜?

找工作時,不難發現高級職位較以往多,更有不少新職位湧現,但不免為「新瓶舊酒」,像肉檔檔販現稱肉類分割技術員,代客泊車現稱座駕管理專員,在美國出現更為另類職位頭銜,如「客戶服務忍者」、「銷售搖滾明星」,工作範圍與一般客戶服務員及銷售人員無異,那何以要從新為職位改名?

伍常: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專才?

自從筆者出來自立門戶後,這些都是我經常會收到的查詢:有的是對本來高薪厚職的工作感到「苦悶」,希望可以在看似「幾好玩」的花花世界藝術圈尋找新工作意義;有的則是完全「亂入」的以為或恃著有個文化研究/藝術史學位,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取得入行的資格;有的更搞笑的應徵者甚至是完全對藝術零興趣 + 少接觸 + 冇 sense 屎,但都夠敢走上來應徵的…… 真是乜人都有,大開眼界。

日本「失落一代」的職途冰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時,矢言政府將戰勝困擾日本多年的通縮問題。有意見認為,日本勞動市場緊張,但工資增長反而很少,應該推動工資增長,以擊退通縮。但對日本「失落一代」來說,要提升工資困難重重。他們初涉職場時,日本正處於經濟泡沫爆破時期,即使多年過去,這一代人的工資、前景亦比不上過去,甚至往後一代的在職者。

職業培訓:教育制度殘缺的環節

但是這種能力導向的理念,引起教師和家長的心理牴觸,他們認為這種分流,其實不是基於學生的個人能力,而是基於其社會經濟地位以及家庭種族背景,亦即隱含的歧視。因此到了 1950 年代末,公立基礎教育的名譽已漸蒙污,被視為是專門對甚少升上大學的少數族裔,勞工階層子弟的「彌補」而已。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從微軟招聘準則,看看求職者常犯錯誤

自微軟行政總裁 Satya Nadella 上任後,要求員工應有「無所不學」(learn-it-all)的好奇心,強調專業知識以外,亦要兼備各種非技術技能,並重視他們的情緒智商,所以在招攬人手的取向上,也有所改變。究竟這間每年收到 200 萬份求職申請的頂級電腦科技公司,會考慮些甚麼呢?負責微軟全球招聘的 Chuck Edward 提供了幾個小貼士,讓應徵者見工時更得心應手,同時鼓勵他們裝備自己。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張景宜:為甚麼畢業生首選跨國企業?

最重要的還有一點,不做過跨國公司不會明白的,就是管理層一般而言都非常鼓勵員工持續進修。直屬上司會不斷發電郵叫年輕下屬去上課,多報名參加業界的工作坊和交流活動。建立領導力、充實最新的業界知識和大趨勢,是公司管理層認為最重要的事。有些本地朋友經常問,為甚麼在跨國公司工作的人好像不用坐在辦公室?事實上,那個位置跟咖啡店、共享工作間或是街邊隨便一個位置沒分別,在大企業工作隨時隨地都是拼勁十足,隨時隨地都在吸納新知識,然後應用在工作上。

潘度琳:「何者」—— 獻給徬徨的大學生

「何者」要說的不只是朋友之間的競爭,還有年青人在「為找工作而討好別人,埋沒自己」一事上的心理掙扎。就讀不同學系的朋友本來各有理想,但時勢迫人,在大學最後一年要把愛玩的一面收起,明明內心不安又空洞,也要向別人推銷自己是個獨一無二的人。儘管如此,大學生在面試上還是不停受到拒絕和打擊。為了得到大企一職,他們還要與已畢業的校友打好關係,展現出那種「有如齒輪一樣低調而刻板地工作直到退休」的熱誠。

拒絕中伏:如何在受聘前看穿公司畸形文化

好東家可遇不可求,好的工作風氣更是千工難逢。說來虛無,但有人就是會為此不惜犧牲高薪工作,但求公司價值與文化貼合理想。可惜,往往事與願為,尋尋覓覓,每次轉職都恍如一場逃出遊戲。究竟如何看穿準東家的有毒工作文化,避免剛逃出這個火坑,又誤墮另一個火坑?

見工時最該問的 6 條問題

見工的過程當中,面試官通常都會給你提問的機會。這時最忌口啞啞,令僱主覺得你對這份工沒興趣,或者態度不夠積極。如何問出一道好問題,令自己突圍而出?Business Insider 整理出以下 6 條你可能漏掉的問題,助你提高獲聘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