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

|共31篇|

臨床心理治療前,先有情緒急救

在不穩定的時代,兒童及青少年身心靈備受衝擊,不單肉體需要醫治,情緒也需緊急支援。心理治療費用本就昂貴又耗時,療程要花上數月之餘,漫長的輪候時間亦是其中一大障礙。美國新聞網站 Vox 指出,心理學博士 Jessica Schleider 試圖解決問題,她在紐約石溪大學開設了實驗室 Lab for Scalable Mental Health,先以 30 分鐘為孩子提供「情緒急救」,當中並不需要臨床醫生的介入,期望填補輪候心理治療的真空時間。

呃 Like 生態如清教徒生活?

如今神已不再「介入」世俗生活,卻由社交媒體取而代之,導致了普遍的焦慮和恐慌,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成為全天候無間斷的監察領域,無論是思想或行為,信仰和外表,每一個人都無所遁形,可供所有人看見,拿去和其他人比較,甚至作為批判的理由。這種新的文化生態,其實和清教主義嚴密監察個人行為的風氣,異曲同工。

「數學焦慮」:學生資質太差,還是教育方法太差?

天賦各異,不同科目之中,有些人從小就特別不擅長數學,抗拒應付數字題目。但最近有教學研究表示,不擅長數學不只影響單一科目的學習,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小至 6 歲開始,就會因為「數學焦慮」對課堂產生畏縮、暴躁和絕望等情緒問題,甚至出現身體異狀。

【Soul Monday】英國學童新科目:正念課

成年人有壓力,孩子也有壓力。繁重的學業、同儕的欺凌、師長的期待…… 一個又一個重擔,年紀愈輕愈吃不消。本港高官似乎無動於衷,只會說深表遺憾或正在跟進。英國政府則已採取行動,宣佈將於多達 370 間學校引入「正念(mindfulness)」課程這個新科目,作為改善青少年精神健康的研究一部分。

學習呼吸法

緊張時深呼吸,幾乎成為勸人平伏情緒的陳腔濫調。不過,即使是陳腔濫調,似乎也能起減壓作用。法國精神科醫生及心理書籍作家 Christophe André 形容,適當的呼吸方法,就像取之不盡的力量,能為人提供動力、放鬆心情。

情緒化進食:愈傷心愈吃,愈吃愈傷心

網上流行的一張 meme 這樣說:你傷心所以你吃東西;你吃東西所以你肥;你肥所以你『又』傷心…… 這樣的惡性循環,往往是情緒化進食種下的果。有研究認為,當我們無法有效調節情緒,即情緒失調(emotional dysregulation),情緒化進食便成為紓緩情緒手段之一,亦是其中一項導致 BMI 上升的原因。

減少等候時的焦慮?你需要進入「俄羅斯方塊效應」

等待的感覺最磨人,小至等待遲到的人,大至等待公開試成績,到化驗結果報告,在等待的過程中,該如何緩解那種如坐針氈的焦慮?分心是一大方法,但如何有效地分心?玩俄羅斯方塊可能是對抗等待焦慮的好方法,甚至達到暫時忘記時間及空間的境界。

「新聞疲勞」的美國人

自從杜林普出戰總統大選,美國的新聞報道數量急速飆升。無日無之的嘲諷謾罵抹黑,非但令社會撕裂對立,更嚇跑了不少美國人。他們感到「新聞疲勞」(news fatigue),只好透過露營遠遊、翻修家居甚至回憶童年,逃離本地國際的大小報道甚麼脫歐、槍擊案、美朝峰會,都被這些男女拒諸腦外,徹底不聞不問,只為還生活一片平靜。

假消息和陰謀論為何暢行不衰?

「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恰恰反證謠言的盛行,為甚麼人類總是輕信謠言,面對確鑿證據依然選擇視若無睹呢?英國根德大學心理學教授 Karen Douglas 認為這首先植根於質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懷疑政府,或者極端不信任,從演化角度來看,為了保證自身安全,我們都傾向首先懷疑其他團體」。陰謀論的流行,反映出社會的分裂。如果科學、事實等毫無爭議的證據也不能令人達成共識,則面對重大議題很難做出正確決定。

習慣被大人擺佈的孩子,要怎樣為自己的人生做主?

父母代子女下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有一個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的願景。然而家長與學校出於好意的過度控制,可能也在不知不覺中扼殺孩子的成長機會,理想中優秀全能的孩子,最終長大成漫無目標、被動、不堪一擊的成人模樣。日前新書 The Self-Driven Child 就集中分析,兒童長期失去控制感的後果,以及家長要如何學會還孩子多一點自主權,才能成就他日後獨立自主。

又飛啦!但有飛行恐懼症怎麼辦?

對有飛行恐懼症的旅行愛好者而言,即使是短短個多小時的航程也是最難過的一道坎,旅行旨在片刻喘息,為何搭飛機偏偏叫人窒息?理性者如心理學家 Dr. Kevin Gilliland 會說:「這類焦慮源自不理性的極端悲觀設想,而密閉空間正好助長焦慮思緒。」繼而鼓勵乘客坐飛機時深呼吸、轉移注意力,放鬆再放鬆。道理不假,但怕飛機的人聽完還是會怕飛機,要真正擺脫飛行恐懼症,該如何是好?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觀其鞋,知其人,最易看錯一個人

如果你想暗中洞悉旁人的個性,有時並不需要透過實際交談,我們對於陌生人的第一印象,多數都是來自觀察對方所穿的鞋。穿一雙怎樣的鞋,既是展露個人特質的方式,亦是別人觀察對方個性的一大途徑。我們常假定了一個人只要鞋子 Keep 得好,其工作態度應該亦企理有責任,不會太糟糕。結果,研究認為兩者同樣沒有關係,反而指出,人們最容易因為一雙鞋子而看錯一個人。既定思維影響一個人的眼光,總有看錯人的時候。如果跟一個人初次見面,看到對方穿著一雙爆線、披口甚至連鞋底都快要掉出來的舊波鞋,不要太快皺眉,以為對方是「烏搲」、「俹簁」之徒。事實上,他們可能比想像中更穩重可靠,而且具有獨當一面的工作能力。

少年焦慮:被低估的情緒災難

少年年輕,本應不識愁滋味,但香港近兩年卻發生 74 宗學生自殺個案,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堪憂,而當中最令人渾然不覺的就是焦慮,總以為青少年那種無以名狀的擔心是「想多了」。但過去 10 年來,美國焦慮症患者已經超過了抑鬱症人數,也是大學生尋求輔導服務的最常見原因,「紐約時報雜誌」最近就此作出了深度調查,探討青少年焦慮問題急增的原因。正確做法是要保護他們,或是推動他們面對自己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