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

|共83篇|

蠶食澳洲自主的中國因素

「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一旦警戒鬆懈、政治天真,需付出的代價也許難以想像,澳洲的經驗正堪借鏡。澳洲著名知識分子 Clive Hamilton 所著的「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以經濟、僑務、間諜活動、文化滲透等方面研究,全面闡釋了中國因素如何蠶食、影響澳洲的自主,為澳洲的自由敲響警號。

海外高級市場崛起,日本食品業轉戰東南亞(下)

日本食品業往海外淘金,並不是近幾年的事情,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業者揮軍越南,但如同商場上不變的道理:「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跑太快的永遠要付出比別人更高的代價,以米果為主力商品的龜田製菓。雖然早在 1996 年就進入越南,但僅僅三年就被迫退出市場。

大學生生活費來源:賭錢?

老一輩香港人愛說:「搏一搏,單車變摩托。」這種以小博大的投機心態當然不限於父母輩。不少大學生都會「小試牛刀」,藉投資或賭博來賺筆快錢,而資本則是學生資助或學生貸款。近年在英國校園這類情況甚為嚴重,只是原因不盡相同,他們可能是為兩餐和水電房租。

買 Lego 避險,勝過黃金和股票?

丹麥積木王國樂高(Lego)近況欠佳,經營漸見困難,不過,綜觀全球二手市場,幾乎別有一番景象。在各個主要的網上拍賣平台,樂高積木不但奇貨可居,而且如其堅硬的外表那麼保值,有專家更表示,砌積木的實際回報率隨時好過黃金、債券和股票等傳統投資工具。

逆向思維:如何提高獲獎時獨中機會?

雖然六合彩共 49 個數字,頭獎機會只有 1,400 萬分之一,但中頭獎仍是不少人的橫財美夢。英國華威大學商學院戰略與行為科學副教授劉正威認為,即使彩票是純粹基於運氣的一回事,背後仍有策略提高贏得更高獎金的可能。而且,這套「行為分析策略(analytical behavioural strategy)」亦能應用於商業上。

怕蝕底更蝕底?停止追逐沉沒成本

有沒有試過買一張電影票,入場後卻發現是齣「爛片」,但因不設退票,為免蝕錢只好坐到完場?對於已經付出且無法收回的支出,經濟學稱之為「沉沒成本」。但小至日常生活,大至基礎建設,人們偏偏常犯經濟學家眼中的錯誤:繼續投放時間或資源。

殘酷現實:儲得了錢,儲不了購買力

清朝典籍「嶺南叢述」記載了一個白蟻食銀的故事:康熙年間負責鹽務課稅的官員發現,部分庫存的白銀突然消失,其後發現白銀為白蟻所食。儘管一些地方風俗誌,記載的事件未能確定真偽,但若放在現代人的儲蓄狀況上,卻是另類的「事實證明」:假如只把賺到的錢鎖進夾萬、低息儲蓄戶口,日子過後,存下的錢卻會一點一點地「消失」── 貨幣的購買力,往往隨著通脹而下降。

後 Bitcoin 年代,虛擬貨幣還有出路?

即使你對虛擬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沒有深入研究,但近年炒賣比特幣(Bitcoin)的消息從未間斷,對其最大印象,恐怕離不開價格波幅的急劇上落。面世多時,比特幣最弔詭之處,亦正正在於炒賣風潮之中,趨之若鶩的投資者可能都沒真正用過這種虛擬貨幣。它是賺錢神話,旁門左道或是世紀騙局,在今日的後比特幣時代,有人仍囤積居奇,冀望能再實現黃金夢。但同時,當比特幣成為投機分子的博奕工具,對於虛擬加密貨幣的真正發展前景,其意義或已喪失和脫軌,人們亦不表樂觀。

鷸蚌相爭,豐田得利?日本車企轉戰中國市場

中美貿易戰局勢緊張,全球經濟體系都陷入風雨飄搖的不穩定狀態。受加徵關稅的預期影響,日本對美國出口貿易轉趨疲弱,跌勢於 7 月進一步擴大至 5.2%,其中,日本汽車對美國的出口量跌幅達 12.1%。但在爆發貿易戰的同時,中國則繼續對美國以外的海外車企熱烈招手,自 7 月起大幅下調進口車及零件關稅,由 25% 降至 15%,此消彼長下,成為日本汽車製造商進入中國的最有利時機。

當「一帶一路」進入柬埔寨:無好帶挈,只有分裂

作為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吸引中國企業投資,柬埔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合作夥伴,期望發展成東南亞商貿路線的核心地域。其中,柬埔寨唯一的深水港口都市施漢諾(Sihanoukville),短短 2 年時間,市內已隨處可見正在施工的中資建設項目,而且,施漢諾正逐漸成為下一個澳門,在「一帶一路」的背後,中國賭業或已移師到鞭長莫及的施漢諾,進行著當地無從制止的洗黑錢活動。而這股日益熾熱的黑金風氣,亦累積了當地柬埔寨人對中國企業的不滿。

英擬加強審查,中資收購之路阻礙重重?

西方國家對中國企業的投資一直又愛又恨。愛者,皆因中國水頭充足,外國企業及政府見錢自然開眼。不過,中國資本注入當地企業的同時,亦可能藉此進行技術轉移,又或投資項目涉及國家安全,令人懷疑另有企圖。是以,歐美不少國家近年加強對中國的投資審查。日前,原被視為審查較寬鬆的英國,亦跟隨其盟友的步伐,提議大幅收緊監管外國的收購行為。

藝評:「資本.論」—— 當「警訊」變成犯罪教學

「資本.論」以劉炫銳發達並迷失的情節為主軸,表演形式混合了正劇、春晚風格的喜劇小品、觀眾參與的互動遊戲和百老匯式歌舞等,十分豐富。作為受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啟發的作品,編導淺白地向觀眾介紹泡沫經濟的形成過程,就是金融界怎樣利用大眾的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