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治療

|共5篇|

患上抑鬱是大腦的錯?吃藥有用嗎?

抑鬱俘虜全球 25% 人口,儼然是全球新疫症。基於「抑鬱由血清素分泌失衡而起」的前設,抑鬱治療普遍訴諸於血清素藥物,例如俗稱「百憂解」的氟西汀。然而到了這些抗抑鬱藥物投入主流後 30 年的今天,醫學界仍未找到血清素與抑鬱症之間的實質關係。如果說它對大部分患者真能藥到病除猶自可,事實卻是血清素療法效果時好時壞,證明現代醫學對此症根本未得要領。你以為你當真知道抑鬱症成因?恐怕不然。

痴漢:日本男性的悲歌

對於日本的電車痴漢,大部分人都在各種官能小說和愛情動作片「薰陶」下有了既定印象,但真正的痴漢究竟是怎樣的人?一名研究痴漢多年的精神保健工作者,出書道破電車痴漢在日本社會的真身:「多為大學出身、已有家室的普通上班族。」他的新書解構痴漢的犯罪動機,原來性欲以外,還隱藏著日本男子無處排解壓力的病態。

唐明:不快樂更好——馴服抑鬱的邱吉爾

我們印象中像一頭老虎狗那樣剛猛的邱吉爾,小時候蒼白消瘦,加上口吃,即使心比天高,卻十分自卑,即使成年之後也沒改善,根據邱吉爾私人醫生莫蘭男爵 Charles Wilson 的日記,邱吉爾初入政府幾年間狀態極差,充滿焦慮和絕望,一不留神就有自殺的念頭:「當一輛列車駛來,我不敢站在月台邊緣,最好有個抱枕之類的東西擋在我跟列車中間。我也不敢站在船邊往下看,下一個動作可能就會結束一切。」

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

記錄情緒 App 防諱疾忌醫

這種 App 對於男性幫助更大。據統計,男性自殺率偏高,而尋求心理輔助的比率很低。這主要是因為男性受到世俗規範的束縛:不願意面對精神困擾,更視求助為軟弱的表現。「男人自殺的可能高出女人三倍,原因多是感情破裂,或與工作有關,這難道不是精神問題嗎?要幫助這些男性,就必須用一種他們能接受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