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

|共74篇|

【*CUPodcast】克服心理障礙 踏出改變一步

「如何改變一個人」一書,以心理學角度分析人類抗拒改變的原因,並就各種障礙提供合適的因應之法,促使改變出現。除了上集談及的抗拒心理,「敝帚自珍現象」、距離、不確定性,還有佐證,都是阻止人類尋求改變的障礙。要克服這些微小而實在的問題,不妨參考傳播學學家、行為科學家等等的做法和觀點,看看怎樣才可令人踏出變革一步,改變以往因循不變的行為。

【*CUPodcast】消除抗拒心理小技巧

日常生活中,總會遇到不少固執、不願改變的人。「如何改變一個人」一書,以心理學角度解釋人類心理機制為何抗拒改變,又如何可以令人克服慣性,從而改變行為。其中,「抗拒心理」是不少人尋求改變的障礙。了解抗拒心理,善用「提供選項」、「循循善誘」、「凸顯差距」和「由理解著手」這 4 個小技巧,便能大大改善溝通質素,讓一眾老頑固踏出改變的第一步。

如何讓孩子跟機械人相處?

各種家居雜務機械人大舉進駐不同家庭,為家居生活平添便利。小林強調,她關心的是那些正在生活上與人為伴的社交機械人(social robot)。為人提供同伴,正是社交機械人面世原因,但「同伴」意味人類容易將其擬人化。她引用大阪大學教授,機械人學學者石黑浩提出,假如人視機械人有靈魂, 機械人就有靈魂。問題在於,人們應否如此看待機械人。

1964 年東京奧運,如何創立我們今天的視覺語言

今年東京奧運開幕禮上,表演者以形體動作模仿 50 項運動的象形符號,為人留下深刻印象。原來這類鮮明的奧運標識,始於 57 年前的東京奧運會,耳目一新的視覺語言衝破文化界限,創新的圖示如男女廁、急救站、淋浴間等更啟發全球,設計幾經改良後,輾轉改寫了我們今日的世界。

【Soul Monday】疫下老人想聊天,年青人想學語文,一拍即合

武肺之下,線上計劃 ShareAmi 令老人得到慰藉,又令學生得到學習語言的機會。計劃現已安排全球 107 名學生與法國高齡人士配對聊天,目的是在當地實行嚴格封鎖措施期間,消除老人的孤獨感,同時為無法出國旅行的語言學生提供練習法語的機會。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四步:請求,明確、正向而具體

非暴力溝通的前三步(觀察、感受、需要)為我們理清自己的內心,助我們向其他人清晰表達自己的想法。最後一步「請求」(Requests),則是邀請他人協助,去滿足我們的需要。請求亦有技巧,應該明確、正向而具體地表達。一個恰當的請求,是可以讓對方拒絕的,彼此能在之後互相溝通,理解各自的原因與想法。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三步:需要,主導自己的情緒與行為

非暴力溝通第三步裡的需要(Needs),指的是人類共通的基本需要,如吃飯、喝水、睡覺乃滿足了「健康」之需要,而人與人之間亦有抽象的「連結」需要,如需要「歸屬感」、「相互依存」、「尊重」等。辨別人我需要的分別,以及恰當地表達這種需要,在任何人際關係中皆能獲益。

社交媒體下一站:Clubhouse

互聯網在過去三十年迅速普及起來,主宰了市民大眾的溝通模式。隨著時代變遷,科技不斷進步,人們有不同需要,由千禧年代初的 ICQ、MSN,再到 Facebook、WhatsApp,以及近期的 Signal 和 MeWe,互聯網已經催生了一代又一代的社交媒體。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預測,語音程式或會牽起下一波社交媒體浪潮。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二步:感受,勇敢呈現自己的軟弱

非暴力溝通的第二步,是感受(Feelings),指單純描述自己內心的狀態,直接講出當下感受。傳統華人家庭鮮少談及感受,對負面情緒更是避之不及,令如此環境下長大的兒女,對自身情緒相對陌生。要打開自己的心,首先要拿出勇氣,願意表露自己的脆弱。其次,要懂得分辨各種感受,如「開心」可以有「興奮」、「期待」等更加細緻的描述。更甚者,不少人將個人感受與主觀評論混為一談,例如「我覺得你很討厭」就屬於對他人的主觀感覺,不能當作個人感受看待。

【*CUPodcast】非暴力溝通第一步:觀察,而不評論

觀察(Observations)是非暴力溝通四步曲的第一步。所謂觀察,講求的是客觀平靜、如實陳述,避免加入個人評論,將事實與意見混淆。賴佩霞在「我想跟你好好說話」一書裡就提到,以平穩的情緒給予回應、不要以不耐煩的態度對待他人,需要有意識地反覆練習,例如避免使用「你一天到晚都⋯⋯」等主觀句式陳述事件。

【*CUPodcast】影響世界的溝通模式:非暴力溝通

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的創始人盧森堡博士(Marshall Rosenberg)是一位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年少時的他目睹造成死傷的種族衝突,加上在學校受歧視與欺凌的經歷,令他對研究人類心理充滿興趣,想解構人與人之間為何不能好好相處。畢業後的他繼續致力研究,直到 1960 年代完成一套影響世界的溝通模式:非暴力溝通。

【*CUPodcast】「唔瘦即係肥?」七種你我都有的不良思考

我們總會遇過某些人,往往只會以非黑即白的態度作判斷,或總以「我永遠是對的」心態與人爭辯。大多時我們會將之視為品格問題,但在心理學角度而言,這些並非不良品格,而是人人都會犯的認知扭曲錯誤,屬於不良的思考方式。

親愛的,可以讓我先把話說完嗎?

傳媒人 Kate Murphy 為出版著作,進行了兩年觀察。在那期間,她留意到人與人溝通時一個弔詭之處 —— 我們愈是感覺親密,愈是不太仔細聆聽對方的話。不等對方說完就搶著接話,嚷著「不用說了﹗我們認識多久了,我明白的啦」。這種親密溝通偏見(closeness-communication bias)若是久了,足以破壞甚至終結關係。

為何面對面時玩手機,會影響我們的交流?

一機在手,世界各種資訊觸手可及。手機改變了世界,也造就了許多低頭族,佔據日常的生活時間。也許你也遇過以下的場景:與朋友用餐時,各人默不作聲地按著手上的電話,甚至情侶之間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很好奇,手機如何影響我們的交流,使我們的社交關係變得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