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科技

|共45篇|

mRNA 能治武肺,也能治癌?

於 1961 年首次被發現的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其主要工作與郵差一樣,攜帶從 DNA 中複製的遺傳資訊,以產生建構及控制人體器官和組織的蛋白質。Uğur Şahin 夫婦認為,如果利用得當,mRNA 能充當免疫系統的交通督導員,可控制、調節和重新定向身體的資源,以對抗特定的癌症和病原體。

智能漁網及探測器,助漁業可持續發展

逢年過節,飯桌上少不了海鮮,但大快朵頤的背後,卻是商業捕魚造成的海洋危機。拖網漁船的捕魚速度,遠快於魚量的回復,海豚和海龜更被困於龐大的魚網中。一項調查指出,2017 年全球超過 3 分 1 漁獲被列為過度捕獲,以發展中國家最為嚴重。歐盟希望透過投資創新科技,如智能漁網和掃描技術,藉以解決問題。

再見矽谷:科技公司何以轉移陣地,逃離加州?

自從 1938 年,惠普(HP)兩名創辦人在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一間車庫創業後,矽谷從來都是雲集頂尖科技企業及人材之地。不過,甲骨文公司及從惠普分拆出來的慧與科技(HPE)接連宣佈,將把總部遷往德州,Tesla 創辦人 Elon Musk 亦表示經已移居當地。這波「出矽谷記」到底因何而起?

年長但不一定老?靠眼掃描檢測生理年齡

每個人年齡都會隨時間增長,但身體衰老的速度卻不一樣。科學界多年來都未能找到統一測量身體退化程度的方式。來自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團隊,近日研發出一種眼睛掃描器,只要對眼部晶體進行光學檢測,就能得出生理年齡,令追蹤活人的衰老過程變得無痛又簡單。

洗衣機學會「唱歌」,為人創造幸福體驗?

洗衣機經常都會發出「轟轟」聲,尤其是舊款洗衣機,一開機難免變得家嘈屋閉。但隨著科技進步,家電如洗衣機、微波爐、雪櫃變得更方便及人性化,電器運作時的噪音也隨之減少。最近,各家電品牌更推出會「唱歌」的家電,於是「大西洋」提問,家用電器真的能夠「唱歌」嗎?

菌種科技食品:生物製乳蛋白雪糕

如今科技發達,想吃不含牛肉的漢堡扒?植物製仿肉 Impossible Burger 滿足到你。要嚐一口不含牛奶的雪糕,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Perfect Day 也幫到你。該公司研發以酵母製作牛奶蛋白,在上週推出全球首款生物製乳蛋白雪糕,甚至開創名為「菌種科技食品(Flora-based food)」的全新食物種類。

日本商界何以吹起「京都熱潮」?

為京都著迷的人,除了遊日旅客,還有不少大型企業。從去年 6 月開始,即時通訊軟件 LINE、大型網絡廣告公司 CyberAgent、人力網站 Livesense、提供名片管理服務的 Sansan,陸續在京都開設辦公室。松下電器的家電設計部門亦駐紮京都。專營出租辦公室業務的三鬼商事表示,京都市內的平均空置率是 1.15%,明顯低於東京都的 1.88% 及大阪府的 2.83%。商界何以吹起「京都熱潮」?

Impossible Burger 2.0:更不可能的植物製漢堡扒

去年 4 月,植物製造漢堡肉 Impossible Burger 進軍本港市場,那如同真牛肉的色香味,令不少食客一試難忘。今年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Impossible Foods 再接再厲,推出全新植物肉 Impossible Burger 2.0,以大豆蛋白取代小麥蛋白,不含麩質及膽固醇,亦令肉汁及口感更加豐富。而從本月開始,這款「更不可能漢堡」正式登陸香港。

機械人 —— 人口老化困境的幫手?

南韓、德國和日本等國家,都面對著人口老化問題,需依靠更先進的機械協助填補勞動力。豐田研究所的行政總裁 Gill Pratt 被問及關於認知障礙症的問題時,就表示自己之所以身任此職,主要原因是因為公司對於衰老問題的關注:「人們都在變老,我們如何能夠利用科技改善生活質素,是一個與所有人相關的問題。」機械人將如何幫助人類面對此趨勢?

愛是要做出來:愛沙尼亞電子政府

說起電子政府,近年國際媒體不乏對歐洲「小國」愛沙尼亞的報道,標榜其為「科技大國」、「電子政府」之新星。2017 年,「紐約客」發表了一篇題為「愛沙尼亞,電子共和國 」的文章,金融時報,紐約時報和福布斯等主流媒體亦有對之稱讚。到底愛沙尼亞的「強」,強於哪裡?

「Q 幣」突然冒起,是否下一個 Bitcoin?

別誤會,「Q 幣」聽來雖有幾分國產味道,但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中國科網公司背景。近月突然冒起,受到全球財經媒體關注的 Initiative Q,簡稱「Q 幣」,迅速成為網絡虛擬代幣的新興熱話。大家心中的疑問都很明確,「Q 幣」會否取代江河日下,氣勢將盡的比特幣(Bitcoin),引發下一波淘金潮?

為盛名所累的 Amy Winehouse,真的想再巡迴演出嗎?

巨星隕落,想要再一睹其風采,全息投影可能是最佳方法,巨星昔日模樣得以重塑。而科技愈發達,巨星愈真實,愈能滿足觀眾。但在不能得到已逝者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將其虛擬現實化推到人前,又有否想過他們本人生前的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