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

|共5篇|

陶傑:「紅海行動」的幕後是非

吉布提港口的營運權,早在 2004 年由該國政府給予總部設在杜拜的「杜拜環球港務」,為期 30 年,包括由 DP World 設計並建造港口設施。2012 年,吉布提政府指責 DP World 賄賂吉布提官員取得協議,將協議訴諸倫敦仲裁,但未能成功。如此突變,當有中國在幕後發功。

杜拜公主與阿聯酋家庭虐待

2018 年,阿聯酋杜拜公主拉蒂法(Latifa Al Maktoum)逃離本國失敗。回到杜拜後的拉蒂法一直杳無音訊,直至上星期,一段公主向朋友發放的短片公諸於世。公主稱自己諸到父親,杜拜酋長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綁架,現囚於杜拜一棟別墅中。號稱性別平等領先阿拉伯世界的阿聯酋,上至公主尚且遭受囚禁虐待,是否真如官方所宣稱,推動國家實現性別平等?雜誌 Newlines 主編,Ola Salem 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批評阿聯酋虐待女性親屬的情況。

武肺與遊客的樂土:杜拜

武肺大流行下,杜拜是最先開放的旅遊地點,當地照樣舉辦盛事、慶祝節日、酒吧依舊人潮如鯽,成為各地 KOL 及名人的聚腳地。該城原本有望成為疫下理想度假勝地,藉此拯救疲弱經濟,可惜當地近日病例屢創新高,各國開始禁止旅客前往杜拜,使當地失去重大經濟收入來源。

儲夠錢退休?杜拜等你來買樓

當眾多大都會正為人口老化而愁,富甲一方的杜拜卻能獨善其身。推動經濟的外勞大都正值壯年,到了退休之齡便會回國;在夜店和沙灘尋歡作樂的遊客,也是年輕男女居多。「經濟學人」更指,杜拜政府甚至反其道而行,招攬全球長者移居當地。因為這個中東城市缺的不是勞動力,而是有錢老頭來買那一大堆吉屋。

當你的國家愈來愈多大白象和摩天大廈……

建築物高度一再刷新,或許值得媒體報道。但挪威奧斯陸大學政治學研究生 Haakon Gjerløw 和教授 Carl Henrik Knutsen 的研究,更關心不少摩天樓皆出自非民主國家的原因。二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專制領袖比民主領袖,更鍾情於造價高昂但低效的建築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