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

|共9篇|

改革「駱駝小姐選舉」第一步:何謂美駱駝?

阿拉伯地區每年都會舉辦駱駝選美,今年沙特阿拉伯選美盛會就有近 30,000 隻駱駝參與,6 個競賽項目的勝出者,可各得約 2,000 萬沙特里亞爾(約 4,000 萬港元)獎金,獲加冕為「駱駝小姐」。豐厚獎金亦令舞弊猖獗,今年初就有 12 隻駱駝因注射 Botox 改善外貌,結果被取消資格。究竟阿拉伯人眼中,駱駝美在哪裡?要欣賞又應該從何入手?

異見記者失蹤:伊斯坦堡還是中東流亡者天堂嗎?

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日前於伊斯坦堡人間蒸發,懷疑已遭殺害,視他為眼中釘的沙特王儲,則被指為幕後黑手。雖然 Khashoggi「自我流放」的定居地為美國,但像他這樣來自中東的異見人士和流亡分子,多年來湧至這座土耳其最大城市。如今 Khashoggi 失蹤,對於這些「有國歸不得」的人,此事構成多大威脅?

當中東遇上太空

你可能認為中東盛產恐怖分子,但你曾否聽過中東的科學家或太空人名字?其實早在一千年前,阿拉伯文明的天文學成就曾經無出其右,即使進入近代,中東各國仍然熱衷太空科學,更有人主張要掀起「阿拉伯文藝復興」,以重建昔日的科學成就。其中阿聯酋便計劃 2020 年發射軌道衛星研究火星,志在 100 年後建立首座火星殖民城市。

「災難日」70 年:巴勒斯坦人何處為家?

70 年前的 5 月15 日,即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的翌日,大批巴勒斯坦人被逼逃亡流離失所,從此改變整個民族的命運。他們把這一天稱之為「災難日(Nakba Day)」,紀念數十萬名同胞痛失家園,包括現年 96 歲的 Mohammad Mahmoud Jadallah。這位快將百歲的老人直言:「我們過著災難的一生。我們從未擁有快樂或平安。」偏偏美國定於「災難日」前夕,將駐以大使館遷址耶路撒冷,更好比往其心頭再添一刀。

在告別紙張的年代讀「紙的大歷史」

在現今社會,日常通訊,讀書辦公,事無大小都走向全面電子化 ——「紙的大歷史」作者孟洛甚至斷然宣告:「紙張實際上已經輸掉和競爭對手的戰爭。」接下來,紙需要尋找一種與從前不同的方式,適應不可逆的數碼化潮流。踏進這個「告別紙張的年代」,或許是時候回顧紙的誕生、追蹤它如何普及至世界各地,並且思考:在未來,紙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兩個阿拉伯世界正合而為一

中東七國與卡塔爾斷交後,美國總統杜林普表態支持,鑑於國務卿蒂勒森正正出訪中東修補波斯灣國家的對外關係,而卡塔爾又有美軍基地部署反恐行動,有意見指此舉實屬外交失當,更有質疑杜林普的方針受其家族生意影響(杜林普旗下企業嘗試多年打入卡塔爾市場均告失敗,相反阿聯酋及沙特則素有生意來往)。卡塔爾面對多國圍堵,極有可能陷入亂局,金融時報外交事務評論員 Gideon Rachman 表示,波斯灣國家長年避過中東地區的衝突,經此一役,兩個阿拉伯世界恐防終將合而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