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

|共41篇|

反對

“Let us never forget that government is ourselves and not an alien power over us.”
—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the 32nd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千萬不要忘記,政府是我們自身,而不是牽制我們的外來勢力。
— 羅斯福(第 32 任美國總統)

伊朗應對客機墜毀事件,成國內局勢分水嶺?

還記得去年 11 月,伊朗民眾反油價觸發的示威浪潮嗎?經過伊朗政府強力鎮壓,加上近期「二號人物」蘇萊馬尼被美軍擊殺,群眾對政府腐敗的怒火被暫時壓下,並在葬禮上轉變為國家團結的力量。然而「紐約時報」報道,烏克蘭客機墜毀一事後,國民一致對外的矛頭,似乎已重新轉向政府。其後伊朗承認責任,國內再次爆發反政府示威。

美軍暗殺行動,揭開伊朗在伊拉克的權力網絡

美軍在伊拉克刺殺伊朗「二號人物」蘇萊馬尼(Qasem Soleimani),激發中東多國的反美情緒。事實上,蘇萊馬尼現身巴格達絕非偶然,有傳媒取得的伊朗間諜情報紀錄,揭露蘇萊馬尼如何利用擊退伊斯蘭國的機會,擴張伊朗在伊拉克的權力網絡。伊拉克國會日前要求駐伊美軍撤走,足見伊朗在伊拉克政壇的影響力。

如「戰」在弦,美國或復行徵兵制?

美國近日以「制止戰爭」之名擊殺伊朗軍官蘇萊馬尼(Qassem Soleimani),換來伊國上下揚言「報仇」,社交媒體瘋傳「第三次世界大戰」如箭在弦。額外關注事態發展的還有美國青年,擔心戰爭一旦發生便會被徵召入伍,皆因他們當中,不少人都是「迫不得已」才簽署「兵役登記」,成為預備兵。

獨裁國家的拿手好戲 —— 「電視認罪」即將廢除?

前英國大使館職員鄭文傑,接受 BBC 訪問,指自己西九龍站被捕後,遭中國「國保」虐待,以求迫他供出英國在反送中運動裡的角色。事隔一天,中國央視新聞發放鄭文傑所謂「嫖娼證據」,以及他「招認罪行」的片段。媒體「美國之音」今年 2 月就刊登文章,憂慮「電視認罪」近年已成中國式法治的一大特色。而在亞洲的另一角,同樣受獨裁政權統治的伊朗,一班議員正在體制之內醞釀革命,爭取立法將電視認罪廢除。

【運動涉及政治】伊朗人求制裁伊朗隊

國家做甚麼都要撐?體育不應涉及政治?伊朗人似乎並不這樣想。近日,一些對政權沮喪絕望的伊朗網民在 Twitter 發帖,要求伊朗被禁在國際體壇上參賽。在短短 24 小時之內,#BanIRSportsFederations 這個意味「禁伊朗體育總會」的 hashtag,已被用上逾 6 萬次,呼籲外界對「政權干預體育運動」的伊朗下禁賽令。

歐洲挽「伊朗核協議」於既倒,可能嗎?

週日,伊朗宣佈即將調高濃縮鈾提煉的濃度,超出 2015 年「伊朗核協議」的上限規定,並計劃在 60 天內提出其他違反協議條款的措施。觀乎美國退出協議逾年,加上伊朗開始違反協議內容,英國廣播公司記者 Jonathan Marcus 分析,情況並不樂觀。歐洲國家作為締結協議的另一重要力量,似乎難以挽救。

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有甚麼用?

美國與伊朗關係持續緊張。週一,杜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及數名高級官員。伊朗總統魯哈尼日前對此表示憤慨,斥責新制裁橫蠻愚蠢,更指白宮陷入「智障」所控。美國本已就石油禁運等項目制裁伊朗,但伊朗總有方法迴避制裁。「華盛頓郵報」報道分析,是次針對哈梅內伊制裁之舉,並非著眼於打擊伊朗經濟,背後另有原因。

方俊傑:片如其名,「人盡皆知」

時勢造英雄,伊朗導演 Asghar Farhadi 不是不好,但是否好到憑「伊朗式分居」及「伊朗式遷居」在 5 年間兩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利用伊朗人的身份攻擊杜林普可能是更大的意義。兩片之間,其實還有另一齣叫「伊朗式離婚」的法國片。今次,「人盡皆知」以西班牙作背景,用西班牙巨星作主角,無可能叫「伊朗式綁架」,又無理由叫「西班牙式綁架」,不如還原基本,直譯原有名字。

重返 1979 伊朗革命現場:這不是一場伊斯蘭革命(上)

伊朗早前慶祝革命勝利 40 周年,國際媒體幾乎無一例外稱呼這場為「伊斯蘭革命」,但其實自由民主派、馬克思主義者、伊斯蘭左翼都是革命中堅,他們合力推翻獨裁的巴列維王朝,以為會建立世俗化民主政權,但成王敗寇,「伊斯蘭政權」竟成為最終革命成果。究竟那些未竟實現的革命理想,描繪怎樣的伊朗未來?